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六百八十八章 好处

第六百八十八章 好处

  庄珂最终还是没有去成菁华宫,虽然她也极想看一看庄贵妃曾经生活过的地方。

  先帝把菁华宫恢复原貌,她多多少少能在其中寻找到一些李宪成长的痕迹吧。

  只可惜,慈宁宫里有请,到底还是歇了别的心思,庄珂和杜云萝一道去拜见皇太后。

  吴老太君坐在下首的八仙椅上,身下铺着金钱蟒的坐褥,背后垫着引枕,按说是够厚实柔软了,但老太君的面色看起来并不好,透着几分疲惫和压力。

  杜云萝看在眼中,当着皇太后和皇太妃的面,还是按下了心中情绪,规规矩矩行礼。

  皇太后似也乏了,没留她们多说话,只说上元时让她们带着孩子们进宫来观灯,就让人都散了。

  庄珂和杜云萝扶着吴老太君出了慈宁宫,又一路送回了柏节堂。

  单嬷嬷伺候吴老太君歇下。

  杜云萝想问,话到嘴边,见老太君这般疲乏,到底欲言又止,和庄珂一道退了出来。

  妯娌两人站在庑廊下低声说话。

  “我瞧着祖母的气色,比早上起来时差多了。”

  杜云萝颔首:“今日是累,老太君身子吃不消也不奇怪,可我琢磨着又不像,似是……”

  庄珂抿着唇点头。

  她也是这么想的,吴老太君的疲惫绝不是身体上的,而是内心里的。

  慈宁宫里,皇太后到底与吴老太君说了些什么,以至于让老太君突然之间就如此了?

  她们是不可能从彼时在殿内的宫女内侍们嘴里问出话来的,若去问老太君,吴老太君不想说,那是一个字都不会透露的。

  “不管怎么样,回头还是问一句,”杜云萝斟酌着,道,“我们做孙媳妇的不好开口,晚些我让侯爷来探探口风。”

  庄珂应了。

  等穆连潇从宫里回来,杜云萝与他说了心中疑惑。

  穆连潇咬着饺子,沉沉看了杜云萝一眼,也不吭声。

  杜云萝心中了然,有些话大抵不好当着丫鬟婆子们的面说,待到夜里吹灯落帐,只剩他们夫妻两个时,才又问了一句。

  穆连潇扣着杜云萝的腰身,声音压低了:“我也是猜的,大抵是为了出兵蜀地和大姐的事情。”

  杜云萝一怔,出兵打仗和穆连慧有什么干系?

  八竿子也打不到一块去呀。

  再一琢磨,隐隐又有些明白了。

  “其实何必呢,便是没有大姑姐的事情,该出征还是要出征的。”杜云萝闷声道。

  皇太后看似是在晋环归家的事情上松了口,实则也是给穆连慧行了方便,不管穆连慧嘴上说得多好听,事情做得多周全,皇太后也不可能没有半点想法。

  慈宁宫里想不到穆连慧在姚八的事情上动了手脚,但肯定会想,出了事之后的这一环扣一环中,穆连慧会给自己谋好处。

  皇太后应允了穆连慧的好处,定远侯府也要对得起这些“好处”。

  征战西南蜀地,穆家兄弟们,谁都躲不开。

  杜云萝抬眸看穆连潇,夜色浓郁,初一的夜里更是没有半点月光,黑暗之中,视线不够清明,但并不妨碍她看清他的眼睛。

  黑且深,坚定且执着。

  便是没有任何所谓的“好处”,穆连潇几兄弟一样是浴血奋战的勇士。

  定远侯府的所有荣耀,都是鲜血换来的。

  “可能还有些别的要求,”穆连潇知道杜云萝在想什么,似是宽慰一般,他轻轻笑了起来,“现在不好猜。”

  杜云萝也没有继续猜,她有些困了,依着穆连潇,渐渐就睡着了。

  大年里总是忙碌的,要回娘家走动,要与姻亲们往来,往年定远侯府里还设宴请一请亲朋,今年吴老太君身子不适,就一概从简了。

  锦灵是初八那日进府来磕头的,她日子过得舒心,整个人看起来喜气洋洋的,叫锦蕊、锦岚好一通笑话打趣。

  洪金宝家的乐呵呵与杜云萝说:“跟锦蕊她们这些小丫鬟们打打闹闹的,哪里像是当了两回娘的人呀,一看就晓得,云栖把她当个小姑娘宠哩。”

  杜云萝闻言笑个不停,她还就喜欢现在这样的锦灵。

  “妈妈,”杜云萝偏过头低声与洪金宝家的说,“过些日子,连翘也嫁了,婚事是祖母掌眼的,肯定错不了,我身边剩下这几个,你帮我留个心眼,有合适的与我琢磨琢磨,我不想亏待了谁。”

  洪金宝家的晓得杜云萝待底下人亲厚,自是点头应下。

  初九落了一场雪,不大,下了一个上午也就停了。

  正要用午饭的时候,玉竹打了帘子进来,禀道:“夫人,锦灵来了。”

  杜云萝愣了愣,昨儿个锦灵才来过,今日下雪,怎地又来了?

  心里疑惑,嘴里便吩咐着传人进来。

  锦灵来得匆忙,在明间里去了身上寒气,到次间里时,杜云萝都能看到她额前发梢湿漉漉的。

  “没打伞吗?”杜云萝让锦灵坐下,“赶紧擦一擦,别着凉了。”

  锦灵垂首,道:“夫人,奴婢来寻锦蕊的。”

  锦蕊今日不当值,正在厨房里跟古福来家的说话,晓得锦灵来了,也是一肚子狐疑,匆匆就过来了,刚进屋就听见锦灵说话,忙道:“寻我的?”

  锦灵点了点头,没吭声,只是看了杜云萝一眼。

  杜云萝晓得锦灵是想暗悄悄与锦蕊去说话,但她晓得锦灵的性子,能让她急着进府里来的,恐怕不是小事情,便道:“就在这儿说吧。”

  说完,又让其他人都退了出去。

  锦蕊的心扑通扑通跳,一个念头划过脑海,拉着锦灵的手,道:“是不是我家里出什么状况了?”

  锦灵深吸了一口气,道:“我早上在街上遇见瓶儿了,失魂落魄在雪里走,我唤她,她二话不说,抱着我就大哭了一场,我问她什么都不肯说,等哭完了一溜烟又跑了。

  我寻到她婆家,她嫂子说她没回去,但我看她嫂子头上戴着的簪子、耳坠子、镯子,全是我们夫人从前赏了你的。

  我瞧着不对,问了两句,她嫂子就不乐意了,说瓶儿又不缺银子,别说首饰布料了,便是银子都拿出来了也是应当的,又说我是看不得瓶儿孝顺公婆,瓶儿有十两还是三十两,都是婆家的银子。”(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