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六百八十九章 护着

第六百八十九章 护着

  锦灵虽没有全部点破,但意思已经明明白白了。

  她看得出来,薛瓶儿是叫婆家人给欺负了,偏偏有苦说不出,只自个儿闷在心里。

  锦蕊狠狠捏了捏手指,深吸了一口气,转头看向杜云萝,道:“夫人,奴婢今日不当值,等下能不能领了对牌出府去看看瓶儿。”

  杜云萝直直看着锦蕊,她很清楚,在锦蕊心中,薛瓶儿这个妹妹,比她弟弟都摆在前头。

  无论是从前,还是现在,锦蕊把所有好的都一股脑儿地给薛瓶儿了。

  杜云萝的目光扫了一眼锦灵,这才又落在锦蕊身上,道:“去吧,打听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锦蕊颔首,立在原地,心里跟刀割一样:“瓶儿的嫁妆里,奴婢娘给了十两现银,是写在册子上的,奴婢私底下塞了她二十两压箱子,连奴婢的老子娘都不知道。她嫂嫂开口就是十两、三十两,可见那二十两没瞒过人。”

  杜云萝听了,心里不舒坦极了。

  女子出嫁,陪嫁都是自个儿的东西,什么时候轮到婆家指手画脚了?

  薛瓶儿的婆家是铺子里的管事,饿不着冻不着,根本不需要用上陪嫁银子来补贴。

  毫无疑问,人家觉得薛瓶儿好欺负,伸手伸过头了。

  思及此处,锦蕊心里跟火烧一样。

  薛瓶儿看着挺机灵的一个人,怎么就会被欺负了呢?

  前回薛四家的生辰时,她就瞧出来薛瓶儿不对劲了,只是出府不易,那天没逮到人问,耽搁了小两个月,她家瓶儿就只能在街上抱着锦灵哭了。

  也不对,要不是遇见了锦灵,薛瓶儿怕是连哭都不知道跟谁哭去。

  明明从小到大,在薛四家的跟前,薛瓶儿游刃有余,进退分寸都拿捏得好,怎么嫁了人了,就稀里糊涂起来了……

  “她嫁人的时候,我还说过她,受了委屈一定要说……”锦蕊心中乱,低低喃了一句。

  锦蕊再是聪慧晓事,也忘了一件事,婆家和娘家是不一样的。

  薛四家的再怎么偏心,那也是他们的亲娘,不会真的出狠手对付薛瓶儿。

  杜云萝见锦蕊眼眶都发红了,胸口也堵得慌。

  有那么一瞬,她想起的是从前的锦灵,前世被婆家欺压,又不想给她添麻烦,一直忍耐着的锦灵。

  而那样的忍耐,等到的是一尸两命的结局。

  杜云萝不知道薛瓶儿的婆家会不会跟赵管事一家一般心狠手辣,不把媳妇当人看,但她的脑海里挥之不去的,是锦蕊哭着回来的样子。

  锦蕊是去看锦灵的,她一路哭回来,眼睛肿成了桃子。

  除了前世她把锦蕊嫁出去的时候,两世为人,她从未见过锦蕊哭成那样子,哭得仿若是天都要塌了一样。

  对着锦灵尚且如此,若吃亏的是薛瓶儿,锦蕊的心会有多痛?

  今生醒来之后,杜云萝一直放不下的是锦灵,想给锦灵最好的,直到出了花婆子背后嚼舌根的事情,她才意识到,锦蕊一样需要她护着。

  只是锦蕊太坚强也太能干了,杜云萝真正出手护她的时候很少。

  杜云萝站起身来,走到锦蕊跟前,望着锦蕊发红的眸子,道:“我知道你顾及什么。

  瓶儿是别人家的媳妇了,你替她闹一场,往后她在婆家还是举步维艰;又或者是你强出头,回头你老子娘又不高兴,说你坏了瓶儿夫妻感情;要么就是我现在是定远侯府的人了,瓶儿婆家是杜家下人,你去教训,我跟我娘家那儿交代起来麻烦。”

  锦蕊的眸子动了动,抿着唇没说话。

  “锦蕊儿,”杜云萝柔声唤她,抬手捧着她的脸颊,“你听好了,你什么都不用想,什么都不用顾忌,只要你认为对瓶儿好,你要做什么就去做,你把整个铺子砸了也就砸了,我就护着你,你做什么我都护着你。”

  锦蕊鼻尖发酸,噙在眼中的泪水猝然落了下来,滴在了杜云萝的手指尖上。

  杜云萝想,要不是她还捧着锦蕊的脸,锦蕊大概会蹲下去大哭一场。

  锦蕊哭了,杜云萝却笑了。

  她就想护着身边这一个个的,见不得她们受半点儿委屈。

  重活一世,她自己有太多的收获,也有无可奈何,这就是公候伯府,就是世家勋贵,规矩礼数前后进退,她不得不考量,但身边人的事情,她扛得起,也扛得住,又何必让她们还忍着?

  她把锦灵嫁得好好的,而她能为锦蕊做的,就是当她的靠山。

  锦蕊哭得停不下来,这可能是第一次,她意识到,在主子心中,她和锦灵是一样的,没有高低没有先后。

  她刚才是考量了许多,自己做人再硬气,做下人的也怕给主子惹事,而她家主子直接告诉她,惹事也就惹了,没有什么了不起的。

  应该说,杜云萝更怕她不惹事,委屈着忍耐着,不帮薛瓶儿,不帮她自己争一口气。

  锦蕊带着哭腔,道:“夫人,奴婢等下就去看瓶儿,奴婢不叫她稀里糊涂的。”

  杜云萝这才放开她,叫人打了水进来,让锦蕊净面梳洗,又与锦灵道:“你陪着锦蕊去。”

  锦灵听了杜云萝那番话,眼角也泛红。她们是命好,才有这般好的主子。

  锦蕊收拾好了,就和锦灵一道出了定远侯府。

  到了铺子外头,一眼就瞧见了花枝招展的薛瓶儿的大嫂金查氏,锦蕊眼尖,金查氏那些首饰果真都是杜云萝从前赏下来的。

  彼时杜云萝还未出嫁,用的都是闺阁小姑娘们喜欢的款式。

  她们底下人没那么多讲究,薛瓶儿刚及笄,嫁了人也能戴,但金查氏快三十了,那些东西在她身上,根本不合适。

  锦蕊啐了一口:“披了袈裟就想念经了。锦灵,你还有没认全的你,她身上那料子,是我买给瓶儿的。”

  锦灵皱了皱眉头。

  两人走进了铺子,锦蕊开门见山,道:“我来寻瓶儿说话。”

  “瓶儿她大姐,”金查氏撇了撇嘴,白了锦灵一眼,“我上午还跟锦灵说呢,瓶儿不在家呀,大雪天都往外跑,谁知道在闹腾些什么。”(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