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六百九十章 金贵

第六百九十章 金贵

  锦蕊胸口憋着火。

  这样的雪天里,薛瓶儿还在街上抱着锦灵哭,锦蕊才愈发伤心。

  要不是被逼急了,她家瓶儿怎么会如此!

  锦蕊也懒得跟金查氏多说废话,快步往后走,一把就掀开了通往后院的帘子。

  金查氏沉了脸,探身想要拦她,只是人在铺柜后头,总归是慢了一步,又被锦灵一拦,眼睁睁看着锦蕊进了后院。

  “这是做什么?私闯?”金查氏叫了起来。

  锦灵哼笑一声:“私闯?你们金家也就是给府里看铺子的,怎么着,莫不是以为这铺子成了自个儿的了?”

  金查氏咬牙,诧异地看向锦灵。

  她和锦灵往来极少。

  锦灵是内院里的体面的大丫鬟,她是铺子里的媳妇子,抬头不见,低头更不见了,但杜家幺女身边最得宠的两个丫鬟的名号,各处是清清楚楚的。

  因着和薛家结亲,金查氏了解过,锦蕊是个牙尖嘴利的厉害人,一声“半个主子”让花婆子变成了推车上的猪,相反,早早嫁出去的锦灵模样好性子好,待小丫鬟们也很温和。

  金查氏没有想到,传言里柔柔的锦灵说起话来,竟然这般不给人留颜面。

  她想反驳,想说杜云萝都嫁人了,锦灵更是配出府了,根本没资格在杜家铺子里指手画脚。

  话还没出口,锦灵压根不理会她,转身撩了帘子,跟着锦蕊的步子去了,独留下她一人。

  金查氏也想跟进去,偏偏有客人登门,她不能晾着客人不管,只能恨恨咬牙,冲着后院大喊了一声:“娘,瓶儿她大姐来了。”

  其实不用金查氏喊,金家的也看到那一前一后进来的人了,薛瓶儿站在她身后,脸上红得厉害。

  锦蕊最是晓得薛瓶儿身子的,一言不发就走到她跟前,抬手摸了摸她的额头:“滚烫滚烫的,起热了怎么不去躺着,请了大夫没有?”

  薛瓶儿垂着头,没吭声。

  金家的干巴巴道:“瞧你说的,咱们这样的,起个热还要请大夫呀,又不是什么金贵人。”

  锦蕊横了金家的一眼,语气冰冷:“你们金家金贵不金贵,我是不晓得,可我们瓶儿从小都是金贵的。”

  金家的被锦蕊一冲,到底是有些虚。

  锦蕊看着薛瓶儿叹气:“你住哪间屋子,进去说话。”

  薛瓶儿瞄了金家的一眼,又看了看锦灵,拉着锦蕊回了屋里。

  锦蕊进去一看,屋里还算干净整齐,示意锦灵帮着看着外头,她耐心问薛瓶儿:“上午遇见锦灵,为什么哭了?”

  薛瓶儿猜到了锦蕊的来意,心扑通扑通直跳,咬着唇没说话。

  “瓶儿……”锦蕊握着她的手,叹道,“你大嫂身上的料子、首饰,全是我给你的东西,我家瓶儿是不小气,但也没有这么大方吧?她知道你手上有三十两现银,你跟我说实话,还剩多少?”

  薛瓶儿的心跳越来越快,被锦蕊死死盯着,到底有些挨不住,一把抱住锦蕊的腰,哇得哭了起来。

  见她哭了,锦蕊就明白,事情不会太好。

  但能哭出来,也不至于太坏,起码,薛瓶儿肯定愿意跟自个儿说。

  薛瓶儿哭了一通,到底是结结巴巴地一边抽泣一边把事情说清楚了。

  她嫁过来这小一年,起先丈夫待她极好,公爹婆母和善,妯娌处得也好,这让从小被薛四家的“忽视”的薛瓶儿很感动,以为是寻到了好人家了。

  没想到,所有的甜言蜜语、夫妻关怀,就是看在她的嫁妆份上,哄着她一点点拿出了首饰、料子、银子,等到她再也无利可图的时候,一切都变了。

  薛瓶儿从梦中醒来,却已经迟了。

  “姐,我就想他们待我好一点,你给娘银子,娘就待我们好,我以为……”薛瓶儿说着说着又要落泪。

  锦蕊听了就戳心。

  她给薛四家的银子,因为那是她的父母弟妹,付出即便不能有全然相等的回报,但他们不会害她骗她。

  薛瓶儿待婆家人再好,在别人眼里,也就只剩下“掏钱”的用处。

  锦蕊把薛瓶儿拥到怀里,低声问她:“你想过要怎么办吗?我能接济你一时,也没能力接济你一世,金家这样的就是无底洞,你能填上一辈子吗?”

  “我不知道……”薛瓶儿的声音有些颤,“别说都是家生子,我嫁给了金家,我还能怎么办?”

  锦蕊想起了垂露,垂露连孩子都生了,都跟咬牙和离,但薛瓶儿不是垂露,就因为婆家贪了她的嫁妆,就能让薛瓶儿和离吗?

  况且,往后呢?

  若是换作她,锦蕊定然是不管不顾的,她有底气闹,只要杜云萝护着她,她离了谁都能过日子,可薛瓶儿不一样。

  深吸了一口气,锦蕊拍了拍薛瓶儿的背,道:“不管如何,今儿个先跟我回家去,吃些药,退了热再说。我这么来一趟,说几句话又把你扔在这儿,金家上下岂不是把我们看扁了?”

  薛瓶儿哪里不清楚这些,只是一想到要回去面对薛四家的,她就慌得厉害。

  “别怕,总归是我们娘。”锦蕊道。

  薛瓶儿垂下肩,点了点头。

  屋子外头,金家的搓着手想从锦灵嘴里探口风,偏偏锦灵油盐不进,当作没听见,气得金家的牙痒痒的。

  金查氏好不容易应付完了客人,探身看着后院,大声喊话:“锦灵,再怎么说,我们金家也是替府里看这铺子的,你一个嫁出府的丫鬟,来闹腾个什么劲儿?”

  锦蕊拉着薛瓶儿出来,手中提着一个小包袱,刚才收拾东西时,她气得要命。

  薛瓶儿那么多陪嫁,就剩下这么点点东西,恨得锦蕊想冲过去把金查氏身上那些都扒下来。

  锦蕊咬牙道:“我带瓶儿回娘家去,我们瓶儿金贵,你们请不了大夫,我们自己去请去。”

  金家的缩了缩脖子,没敢拦。

  金查氏却不肯,想来夺包袱:“别把我们金家东西带回去。”

  锦蕊侧身闪开,眼神锐利上上下下扫了金查氏一眼:“你身上的首饰,是你自己摘,还是我来拔?”(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