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六百九十一章 火气

第六百九十一章 火气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这话一出,金查氏连连后退。

  锦蕊没继续逼她,和锦灵一道,带着薛瓶儿回了前街。

  前街上也算热闹,见了她们三个,纷纷招呼着,因着是年节里,只当锦蕊和薛瓶儿是回来看爹娘的,锦灵是来拜年的,倒也没觉得稀罕。

  可总有眼尖的,看出薛瓶儿状态不对劲。

  三人进了薛家大门,薛宝坐在庑廊下,咬着一串冰糖葫芦,抬眼道:“今儿个初几?”

  “别闹,”锦蕊冲薛宝努了努嘴,“爹娘呢?”

  “爹歇午觉,娘在里头缝衣服。”薛宝答道。

  话音一落,听见动静的薛四家的推开了窗户:“瓶儿怎么和蕊姐儿一道回来的?呦,锦灵姑娘也来了呀,进屋里坐。”

  锦灵唤了一声“婶子”,晓得他们一家要说话,道:“我去给瓶儿请个大夫。”

  “请大夫?”薛四家的莫名其妙,扫了薛瓶儿一眼,“瓶儿你是不是有了?”

  薛瓶儿身子一僵,头垂得更低了。

  锦灵先去了,锦蕊拉着薛瓶儿进去,哄她躺下,与薛四家的道:“瓶儿起热了,金家不给她请大夫,我就把人带回来了。”

  “啥?”薛四家的拉长了脸,先摸了摸薛瓶儿的脑袋,又训锦蕊,“金家不给请,你请了大夫去金家不就行了?把人带回来像话吗?我说你啊你啊,你在夫人身边横惯了,你当瓶儿跟你一样啊?她是去给人当媳妇的,不是去当姑奶奶的!”

  锦蕊没搭腔,先安抚了薛瓶儿,这才拉着薛四家的到了外头,细细把事情说了。【WwW.AiQuXs.coM】

  薛四家的听完了,整张脸黑成了锅底的碳。

  “你说我给瓶儿那么多抬嫁妆,就剩下那一小包袱了?”薛四家的叫了起来,一面说一面回头看里头放在桌上的那包袱,胸口几个起伏,骂了一句粗话,“银子呢?十两银子也没了?”

  锦蕊怕薛四家的不重视,说了实话:“是三十两,我还贴了她二十两……”

  薛四家的差点一口气背过去!

  三十两啊!够他们一家子好吃好喝好几年呐!

  她抬手就拍锦蕊额头:“你想气死我是不是!我……我怎么就没看出来,你还会私藏了啊!

  你跟着夫人这么多年了,该精明的时候你多精明啊蕊姐儿,怎么傻起来就这么傻!

  你给瓶儿?你给她不如给我!你看看啊,你给她的她给人骗的半点儿都不剩了,留在我手里能出这事儿?

  你就是自个儿收着,我都不信你能给别人骗了去!

  哎呦,气得老娘心肝肺都痛死了!”

  薛四家的心头火消不下去,又去说薛瓶儿:“你在家的时候我给你吃太好了是不是?满脑子猪油蒙住心了啊!

  蕊姐儿攒那么点银子容易吗?仔仔细细伺候主子们一个铜板一个铜板给你存下来,你三言两语就被人给骗了,你对得起蕊姐儿,对得起我吗?

  你嫁过去的时候,我交代过你,有什么事儿你回来跟娘讲,这话蕊姐儿肯定也跟你说过,你怎么就没听进去呢!

  要不是今儿个锦灵姑娘遇上了,你是不是想起热死在金家,让我给你收尸去啊?

  你说说你,怎么就不争气!”

  薛四家的越说越急,想糊薛瓶儿两下,看她烧得脸通红,到底狠不下心去。

  自家两个姑娘,打小起,她骂归骂,也没怎么动过手,更没让她们做过什么粗活,说句实在话,这前街上养姑娘,也没别人家养得跟锦蕊和薛瓶儿这样细皮嫩肉的了。

  薛四家的骂了一通,没朝薛瓶儿撒气,只能去骂金家:“那姓金的,当初想娶瓶儿的时候说得天花乱坠的,娶过去了就是这么算计我们薛家的?

  骗光了嫁妆不算,还不给请大夫,我家姑娘轮得到她作践?我去她娘的!

  等着,都给我等着,看我不劈死她!”

  薛宝在一旁偷听,见薛四家的一副要去厨房里拿刀子的模样,也赶紧跳了出来:“娘,大姐,我去我去,敢欺负二姐,跟他们没完!”

  薛四从里屋出来,拦住了人:“闹什么呀?”

  “都被人欺到脑袋上了!”薛四家的吼道,“你边上去,没指望你给瓶儿去出气,别拖后腿就成了。”

  薛四在里头也听明白了,他也生气,但他不像薛四家的这么爆脾气,道:“先等大夫来看过瓶儿再说。大过年的,别劈不劈了。瓶儿是金家媳妇,等金家那里来人接了,敲打敲打几句,就把瓶儿送回去,不然以后怎么过日子?”

  薛四家的怔住了,道理不就是这个道理吗?娘家给撑腰,却不是要弄得姑娘在婆家过不下去。

  薛瓶儿咬着下唇不吭声。

  锦蕊偏过头看薛瓶儿,想听一句她的真心话。

  反倒是薛宝,年纪最小,心也最直:“做什么还跟金家过啊!他们这么欺负二姐,凭什么二姐还跟他们过?他们就是看中二姐的银子,难道把大姐的银子都给他们吞了?”

  一听银子,薛四家的就肉痛得要命,可不跟金家过,还能咋样啊?

  锦蕊没想到薛宝会冒出这样的话来,冲薛宝笑了笑,她问薛瓶儿道:“瓶儿,你想好,你要不要跟金家过?”

  薛瓶儿的眸子倏然一紧,愕然看着锦蕊。

  “疯了呀你!”薛四沉声道。

  “没疯。”锦蕊答了薛四一句,又与薛四家的道,“娘,你还要瓶儿吗?你要瓶儿,她吃穿用的银子,我一分不少贴给您。”

  薛四家的撇了撇嘴,说是贴给薛瓶儿的银子,可锦蕊每个月月俸都拿回家来,其实还不是一样。

  这厢薛四家的还没开口,那头薛瓶儿哭得梨花带雨,她之前没主意,不敢想,听了薛宝和锦蕊的话,突然就升腾起了那点儿希望来。

  “娘,我不想跟他们过了,全是骗我的,我不想过了,大姐给我的好东西,全被拿走了,还话里话外说大姐不是,娘!”

  薛四家的被她这一声声“娘”叫得心头发颤,这么多年了,什么时候见她家瓶儿这么哭过?

  她是宠薛宝,但薛瓶儿也是她嫡嫡亲的,这么一哭,怎么会不心痛。

  “我怎么摊上你这么个弄不清的!”薛四家的训了两句,眼睛也红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