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六百九十二章 明白

第六百九十二章 明白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薛瓶儿听出薛四家的口气软了,愈发不肯放过机会,抱着她大哭。

  薛四家的听不得哭声,一面念叨着“讨债鬼”,一面又喊着要跟金家没完。

  胖乎乎的薛宝更是双眼发红。

  薛瓶儿那是前街里的一枝花,笑起来时,天都敞亮了。

  这些年,薛宝没少赶走那些想巴结薛瓶儿的少年,在他看来,那些家伙谁都配不上他姐姐。

  大姐能干,二姐好看,就前街上这些混账东西,他一个都瞧不上。

  可最后薛瓶儿还是许给了金家,那金家二郎看起来人模人样的,却没想到,竟然是个混账东西。

  “娘,我们走,二姐不能给他们欺负,我们去报仇!”薛宝吼道。

  薛四站在一旁,脑壳痛得厉害,薛四家的是个爆裂性子,薛宝还火上浇油,这再不拦着,真要翻天了,他转头去看锦蕊:“爹一个人劝不住,你……”

  锦蕊咬着唇摇头:“我听瓶儿的,瓶儿说不回去,就不回去。”

  薛四憋气,来回踱步,最后跺了跺脚,道:“行行行,你们高兴就行,不回去,家里也就是多一双筷子,又不是养不起,可别去打打杀杀的,都是给府里做事的,出点状况,像什么话。【WwW.AiQuXs.coM】”

  锦蕊没应声。

  薛四的性子就是如此,他们夫妻两人一个温吞一个火爆,这样也好,要两个人都跟薛四家的一样动不动就挥菜刀,这前街上早就被他们打遍了。

  正好锦灵领着大夫来了,这才都止了眼泪,让大夫先给薛瓶儿诊脉。

  薛瓶儿的状况不算好,听大夫的意思,她起热不止一两天了,今朝下雪又受寒,别看现在人清醒,等天黑时怕是要糊涂的。

  一家人听得心惊胆颤,亏得是接回来了,这要留在金家,大半夜糊涂了,能指望金家去请大夫?

  薛四家的扬手打了薛瓶儿的手心:“差点儿真要去给你收尸了!”

  锦灵帮着去抓药,薛四怕薛宝在跟前又给薛四家的火上浇油,催着他跟着锦灵一道去。

  薛四家的把薛四赶回了里屋,和锦蕊一起要给薛瓶儿擦身子:“这么大人了,还要我跟蕊姐儿伺候你,你自个儿说说!”

  薛瓶儿赶忙说不用了,抓紧了领口不松手。

  锦蕊看她这幅样子,心里擂鼓,转头去看薛四家的。

  薛四家的一个激灵,顾不上薛瓶儿挣扎,让锦蕊按住了薛瓶儿的双手,自个儿强硬地解了她的领扣。

  冬天衣服多,薛四家的费了些劲才拉开,露出大片原本应当是白花花的胸口。

  白皙的胸口上布满了青紫发黑的印子,似是咬的掐的捏的。

  锦蕊难以置信,手上劲松了,薛瓶儿的双手自由了,却也没再遮,手背覆在眼睛上,死死咬着唇无声哭了。

  锦蕊的眼泪跟着啪嗒啪嗒往下落。

  她是没嫁过人,但伺候主子屋里,很多事都晓得些。

  可她从未在杜云萝身上见过这种惨状,穆连潇宠着杜云萝,留在身上的印子是有,都是粉的红的,连青的都没有,更别说紫到发黑的。

  这是下了多大的劲啊!

  那个连劈柴都没多少力气的金家二郎,论手劲,能比得过将门出身的穆连潇?

  薛瓶儿这幅样子,分明是金家二郎不怜惜她,死命作弄她。

  薛四家的踉跄着连退了两步,撞到了桌子,险些打翻了上头的水盆,她尖声骂道:“薛瓶儿!你嫌命长是不是!你活腻了是不是!

  你为什么不说?为什么刚才不说?为什么这一年你什么都不说!

  去他妈的银子!你就值三十两吗?

  别说是他金家拿了你三十两,就算是你拿了他们三百两,也不能受这个罪!”

  薛四家的气得浑身都在抖,她冲进内室里,喊道:“薛四!薛四!我跟你说,你别拦我,我不把他金家砸了我不做人了!老娘生的姑娘,让他们欺负成这个样了,我不管府里说什么,我要劈了他!”

  薛四在里头,不晓得状况,见薛四家的突然又激动起来,也有些慌:“怎么回事?”

  薛四家的比划了一下胸口位置:“青的!紫的!都黑了!我去他娘的!肯定不止胸口,成那样了,能不起热吗?能好起来吗?我姑娘被人折腾成这样子了,我不打上门去,我有脸在这前街上做人?了不起同归于尽!”

  饶是薛四性子再温吞软和,闻言也愤怒了,扬手重重抹了一把脸:“去跟府里说,这亲家不能有了,我去求主子。”

  里屋的声音传出来,锦蕊在薛瓶儿身边坐下,抹着泪,道:“我以为你是明白人……”

  “做姑娘的时候明白,嫁了人了,心里明白,也不知道要怎么办了。”薛瓶儿颤着声道。

  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

  就算她跟薛四家的来诉苦,薛四家的去金家闹一场,她还是金家的媳妇,处境无法好转,反而会更恶化。

  和离太难,她只是一个家生子,嫁的也是家生子,就算她什么都不怕,她也要顾着家里的名声。

  薛宝以后还要娶媳妇的。

  而她终究是天真了,以为再差也就这样了,人的恶总有底线,可惜,其实根本没有底线。

  锦蕊何尝不明白薛瓶儿的意思,她捧着妹妹的脸,道:“我这些年做事、攒银子是为了什么?我大把大把给娘银子是为了什么?是为了让你过得舒坦些,你怎么能本末倒置?你苦成这样,我做事还有意思吗?

  瓶儿,我绝对不会让你回金家去了,你以后反悔了我都不会由着你了,你就跟着爹娘过,跟着阿宝过,咱家有银子,你还怕阿宝娶不到媳妇?

  我的银子养着家,阿宝娶回来的媳妇敢给你脸色看,我让阿宝休她!

  阿宝跟我一样,舍不得你委屈啊!”

  薛瓶儿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搂着锦蕊的脖子直点头。

  她不回去了,绝对不反悔,她也受够了。

  锦蕊一面哭,一面跟她说话:“别觉得和离丢人,侯府里,我们允哥儿的奶娘就是和离了带着女儿回娘家的,夫人很是器重她,说她有骨气,叫人欺负了,就该如此做……”

  (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