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六百九十四章 算账

第六百九十四章 算账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锦蕊披着衣服照顾薛瓶儿,没多时,薛四家的也醒了,出来一看,又是气又是急。

  母女两个折腾到了天快亮的时候,薛瓶儿才慢慢安稳了。

  薛四家的累得够呛,实在没心思弄早饭,让锦蕊去街上买一些。

  锦蕊买了包子、馅饼,刚走回到前街口,一眼就看见了九溪。

  九溪蹲在边上,嘴里还塞了个馒头,一见她,眼睛就亮了。

  “怎么在这儿?”锦蕊疑惑地问他。

  九溪咧嘴要笑,转念想到锦蕊现在大概笑不出来,又赶紧板着脸,道:“夫人气坏了,怕你们打架打不过,爷让云栖给你们寻帮手。

  云栖手下那些人不认得你,就干脆让我来了。

  锦蕊姑娘,你们去的时候招呼我一声,疏影在金家对面的茶楼里等着,怕我跟你们错开了。

  要不是云栖还要帮爷做事,他自个儿就打上门去了,说金家欺负你妹妹,就是欺负他小姨子。”

  九溪话多,说到哪儿就是哪儿。

  锦蕊听着,鼻子直发酸。

  夫人竟然还怕她打架吃亏,让人来当帮手。

  云栖说薛瓶儿是小姨子,似乎也没错,她和锦灵是姐妹,瓶儿不也是锦灵的妹妹吗……

  只有遇到事情的时候,才会真正知道,会站在你身后的到底有几个人。

  锦蕊想,她很幸运,能有杜云萝这样的主子,三生之幸。

  招呼了九溪一块到了薛家,锦蕊跟薛四家的说了一声。

  薛四家的瞪了一眼睡着的薛瓶儿,低声啐道:“自己笨,还要夫人给你操心!”

  薛宝听说来了帮手,越发急切了,囫囵吞了早饭,咋咋呼呼要提着棍子去寻金家算账。

  没多时,锦灵过来了,替薛家人照看薛瓶儿。

  锦蕊一行人直直出了前街。

  前街上,左右邻居们都起来了,一看这架势就知道薛家出了事儿来,昨日薛瓶儿和锦蕊回来,竟然是一夜没回去。

  薛瓶儿年节里归家,不止不见丈夫相陪,还留宿娘家,这也就算了,锦蕊却是在侯府里当差的,大年里忙碌,哪来的连休两日。

  “这是怎么了?”有好奇的胆大的就问了一句。

  锦蕊也没打算全瞒着,道:“瓶儿叫金家欺负了,讨个公道。”

  话音一落,冷风吹过,唬得人一惊一乍的。

  金家刚把铺子门板卸了,金查氏看见锦蕊,张口就道:“呦呵,昨儿个才领了瓶儿回去,今天是怎么了?要想回来啊,让她自个儿给爹娘认错磕头,看看爹娘还认不认这么个没规矩的媳妇。”

  还没等锦蕊说话,薛四家的冲上去扬手就给了金查氏一巴掌,捏住她耳坠子,用力拉扯:“这是我们瓶儿的陪嫁,轮得到你戴?”

  一动起手来,顷刻间就乱套了。

  薛瓶儿的公爹、大伯和丈夫,男人出手,力气远胜女人,亏得是九溪跟着来了,疏影又匆忙过来,锦蕊这里才不会吃亏。

  两个练家子,就算只挥拳头也比普通人厉害,局势瞬间翻过来,打得金家人没有还手之力。

  这么大的动静,府里很快就收了信,杜家的盛大管事匆匆来了。

  原本铺子里起冲突,也不用盛大管事出马,可一听说是锦蕊带着人打的,又有穆连潇身边的亲随做帮手,他一个头两个大,往杜怀平那儿报了一声,赶紧来了。

  “锦蕊姑娘,锦蕊姑娘!”盛大管事在主子跟前有几分体面,可也不想轻易得罪锦蕊,道,“你们也是亲家,大过年的,怎么就打起来了?”

  锦蕊此刻也有些狼狈,顾不上收拾收拾,道:“盛大管事,我们薛家可不敢跟这样黑心眼的人家当亲家。”

  “这话怎么说的……”

  “我们瓶儿嫁过来的时候,整条前街看见了,十六台箱笼,三十两现银,都叫他们掏空了,”锦蕊瞪了一眼躺在地上想反驳又痛得说不出一句完整话的金家人,道,“连媳妇的嫁妆都拿得这么顺手,平日铺子里的银钱没少收口袋吧?大管事,他们的帐清楚吗?”

  盛大管事一听这话,心肝肺都痛了。

  虽说水至清则无鱼,铺子的管事们多少会在账目上动动手脚,但吃香肯定不难看,否则主子跟前交代不过去。

  可金家连媳妇的嫁妆都拿得这么彻底,盛大管事还真不能开口帮腔了,干巴巴道:“姑娘呦,嫁妆算不清,那也别动手呀,慢慢算一算,缺的让他们给补了,都是一家人,还要过日子的,传到主子们耳朵里,这像什么呀!”

  “不用算了,他们一家以后也别留在府里做事了。”锦蕊才不盛大管事的惊讶,道,“被赶出去的家生子能带走什么东西?那时候不就留下来了吗?有多少我拿回多少,反正卖了他们也补不齐。大管事别瞪我了,这事儿我们夫人知道,您不好跟二老爷开口,我去说。我们瓶儿跟他和离,这几个滚出京城。”

  明明是大冬天,盛大管事冒了一头大汗。

  他也是糊涂了,没有杜云萝点头撑腰,锦蕊能有胆子光天化日冲过来打人吗?

  都说五姑奶奶护短又不好惹,都说锦蕊姑娘眼睛顶在头顶上,却没想到,竟然真的这般强硬厉害了。

  盛大管事也不是傻子,事情成这样了,也就是杜云萝跟府里的一句话,那是神仙打架,底下人又凑什么热闹。

  他搓了搓手,道:“既然是五姑奶奶的意思,姑娘你就跟二老爷去说一声,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趴在地上的金家人这会儿才有些缓过来。

  几个男人都是疏影、九溪打的,根本动弹不得,薛四家的和薛宝对付了金查氏和金家的,虽然下了狠手,但力气总归小些,金查氏哼哼唧唧的,刚要开口,又被薛四家的捶了一通。

  “叫你们欺负瓶儿,老娘的姑娘轮得到你们欺负?”薛四家的气得厉害,想起薛瓶儿身上的伤,抬脚就去踹金家二郎,“禽兽不如的东西,你怎么下得去手!你怎么下得去手!”

  锦蕊红着眼睛拦了薛四家的,道:“娘,别打死了,我进府里去磕头。”

  薛四家的喘着气,道:“主子们仁善,你跟二太太、三太太仔细说说。”(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