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六百九十六章 处置

第六百九十六章 处置

  苗氏发了话,自然是干脆利索的。

  金家管的铺子收回来,重新安排管事,在那之前,让盛大管事先把账册重新理了。

  薛瓶儿和金家二郎和离,往后桥归桥、路归路,再无关系。

  金家那一家子,杜府都不会再留,等账目算好了,直接远远发卖。

  锦蕊得了准话,这才安心了。

  苗氏瞥了甄氏一眼,想敲打锦蕊几句,最后还是咽下去了。

  总归是杜云萝由着锦蕊闹腾,她这个娘家伯娘还多什么话。

  盛大管事得了令,跟锦蕊一道又往铺子里去,根本顾不上吃午饭。

  铺子外头已经收拾干净了,金家人被丢在后头的院子里,薛宝守着他们,九溪怕他吃亏,也一道陪着。

  薛宝见识了九溪和疏影的手段,知道自己的胖胳膊没多少劲道,心下有些发闷。

  他这样是护不住姐姐的,他要厉害些。

  九溪看起来不比他大几岁,薛宝想了想,还是去找疏影,想求教怎么打人痛。

  疏影被个小胖子问得一怔一怔的,教也不是不教也不是,干脆就一句话,让薛宝去扎马步。

  薛宝平日里没少听街上说书,晓得练功不是一蹴而就的,都是几年十几年的积攒,倒也不嫌弃扎马步不威风,站在院子里自个儿练去了。

  薛四家的还憋着气,没管薛四,去翻各个屋子。

  薛瓶儿的陪嫁从金家老两口和金查氏夫妇的屋里翻出来,气得薛四家的直发抖,一面骂薛瓶儿笨,一面骂金家人黑心。

  后院里缓过气来的金家人又要开骂,薛四家的火气一下子窜上来,冲出去又要撸着袖子干架。

  疏影给锦蕊他们开了门,一道进后院时,就见到薛四家的坐在金查氏肚子上,扬手又是几个巴掌。

  盛大管事看得眉心直跳,跟来查账的两个小管事唬得一愣一愣的,心说这薛家人真是够彪的。

  地上那几个想说话,还没张口,盛大管事就摆了摆手:“今儿个就半天工夫了,谁也别耽搁,赶紧查完帐,把事情办妥当了。”

  和离的文书,盛大管事提笔写了,金家二郎不肯按手印。

  九溪才不跟他废话,抓过他的手,掏出后腰的匕首,明晃晃的,众人还没看清楚,就听见金家二郎鬼叫一声,手指被按在了文书上,留下一个血印子。

  查账也就走个流程,就像锦蕊说的,这一家子什么都带不走,便是中饱私囊了,也补不上。

  盛大管事麻溜地让小管事们解决了,又让薛四去请了人牙子来,掏出契书要发卖。

  薛四家的不会让他们占半点便宜,指挥着薛宝把金家人的外衣、首饰都被扒拉了。

  人牙子一看这状况,就知道是做错事得罪了主家,又是一身伤,能不能养回来不落下病根都说不好。

  盛大管事也不在乎价格,只要求卖远了,很快就办好了。

  等薛四家的和锦蕊一起收拾好了薛瓶儿的东西,一家人回到前街时,邻居里早就传遍了。

  “蕊姑娘,以后瓶儿怎么办啊?”有胆大的出声问了一句。

  锦蕊还未答,有嘴碎的就哈哈大笑。

  一个破鞋还能怎么样。

  薛四家的暴跳如雷,顾不上还抱着包袱,全塞到了锦蕊怀里,冲过去就要打。

  锦蕊也不拦,论和一个婆子单打独斗,薛四家的打遍前街无敌手,况且还有薛宝在。

  她清了清嗓子,道:“怎么办?家里不愁吃不愁穿的,姑娘我高兴宠着瓶儿。”

  简简单单一句话,让原本闹腾腾的街口安静了下来。

  薛四家的收拾了嘴碎的,理了理衣摆,哼了一声,便往家里去。

  之前还有回不过神的,等他们走远了,慢慢也就醒过来了。

  那是锦蕊呀,是杜云萝身边最体面得宠的,说砸就砸,说打就打,把金家直接发卖赶出京城了,事情闹得这么大,听说都去府里走了一遭了,愣是没遭半点罪。

  便是金家的确有亏欠,府里偏心的意思也明明白白了。

  再说了,锦灵这两日都在薛四家里呢,去金家时还有穆连潇身边的亲随撑腰,锦蕊和锦灵两个能使唤得了穆连潇的人手?

  就算锦灵嫁给云栖,也是不成的。

  说到底,这事儿穆连潇和杜云萝都一清二楚,就由着锦蕊了。

  “呦,还真是半个主子了,嚣张成这个样子。”花婆子站在门边啐了一口。

  众人都听见了,却没有谁搭腔。

  别管是真的主子假的主子,总归锦蕊风光,真要不长眼再胡说八道,薛四家的提着刀子冲过来,她们被砍了还没地方喊冤去。

  话又说回来,薛瓶儿在前街上人缘好,薛家这么闹,肯定是薛瓶儿吃了大亏了。

  不说心疼不心疼,光是这份肯替自家姑娘撑腰的脾气,就叫多少小媳妇心里羡慕不已。

  有一个厉害的娘,一个护短的姐姐,家里又不缺银子,谁愿意嫁去婆家受罪。

  回到家里,锦蕊和薛四家的一道给薛瓶儿涂了药膏。

  待收拾妥当了,锦蕊没在家里多留,起身回侯府。

  薛四家的送了她出来,撇嘴道:“蕊姐儿,瓶儿拎不清,你可机灵点。”

  锦蕊晓得薛四家的性子,堆着笑,道:“娘,瓶儿就劳您费心了。”

  “什么话?”薛四家的摊手,道,“瓶儿是我生的,费个什么心了!费的是银子!那三十两,还有瓶儿以后吃穿用,什么不要铜板啊!”

  “您放心吧,不会让您捉襟见肘的。”锦蕊宽慰道。

  “真捉襟见肘了还来得及?”薛四家的跺脚,“早知道都给金家占便宜,夫人赏下来的好东西就不该给瓶儿,我留着多好!”

  薛四家的嘴上叨叨一番,越说越是气不平,转身就回去了。

  锦蕊看着合上的大门,长长舒了一口气。

  回到韶熙园里时,天色眼看着要转暗。

  锦蕊进屋里寻杜云萝。

  杜云萝急着问她:“都处置得当了?吃亏了没有?”

  锦蕊摇摇头,把今日的事情说了,道:“奴婢谢夫人恩典。”

  杜云萝浅浅笑了,她所求的也就是这么些东西,能解决比什么都重要,回头还要让洪金宝家的回一趟杜府,给苗氏道了谢。

  (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