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六百九十七章 愧疚

第六百九十七章 愧疚

  从屋里退出来,锦蕊便瞧见了抱着允哥儿过来的垂露。

  垂露听说了一些,经过锦蕊身边时,抬头与她道:“过去了就好了,日子总是好的。”

  说完,也不等锦蕊开口,撩了帘子进去了。

  锦蕊看着她的背影,忍不住莞尔。

  上元佳节,府里挂了些花灯,看起来也算热闹。

  吴老太君精神欠妥,让杜云萝把家宴的时辰提前了半个多时辰,说是早点开席,早点散席,她也好早些歇了。

  既然是老太君的意思,自然是依着办了。

  只有练氏缺席,她认定了吴老太君在折腾她,说什么都不肯来露面,干脆借口下不了地,继续在床上躺着。

  穆元谋依旧咳嗽不断,许是天冷了,倒是比夏日里还更厉害了些。

  吴老太君听他咳,一阵阵的,听得心烦意乱,也没什么胃口。

  华灯初上,娢姐儿被穆连诚抱着去看灯了,他担心蒋玉暖的双腿受寒吃不消,嘱咐她早些回尚欣院。

  蒋玉暖扶着王嬷嬷的手,慢吞吞往回走。

  远远听见孩子笑声,她循声望去,隔着半个园子,遥遥看见了洄哥儿和潆姐儿,还有一个娉婷身影。

  蒋玉暖不由就顿了脚步。

  王嬷嬷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心里暗暗叫苦,怕蒋玉暖突然提起穆连康来,干脆心一横,说了旁的:“他们姐弟玩得挺热闹的。”

  蒋玉暖笑了,淡淡的:“显哥儿还小,等大些,玩得更热闹。只娢姐儿形单影只,与兄弟姐妹都不亲近。”

  王嬷嬷想说,不是一个娘胎里蹦出来的,肯定不如人家嫡亲的亲近,可她不敢说。

  年节里,蒋方氏来看蒋玉暖,说的那些难听话还在耳边呢。

  王嬷嬷其实也闹不明白,蒋玉暖和穆连诚的感情不错,以前怀娢姐儿的时候也不艰难,怎么这些年就是没有动静呢……

  按说各种调养方子用了不少了,亏得就蒋方氏来一回念一回,练氏和穆连诚两人倒没为难过蒋玉暖,要不然这日子都不知道怎么过了。

  尤其是蒋方氏挑出来的两个陪嫁丫鬟,原本就盼着能被收房,蒋玉暖压着,穆连诚也不理她们,这才老实了。

  这两年看蒋玉暖肚子没反应,仗着蒋方氏那点鸡毛,就想当令箭了,话里话外都不好听。

  偏偏蒋玉暖要顾忌蒋方氏,根本不能打发人走。

  蒋玉暖不知道王嬷嬷在想什么,她的目光落在了庄珂身上。

  小的时候,她以为穆连康待她很好,照顾她关心她,那份温暖她至今未忘,但直到看到了穆连康对庄珂的态度时,她才恍然大悟,原来穆连康把一个人捧在手心里时是这个样子的,和以前对她完全不同。

  蒋玉暖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她曾心心念念盼着穆连康能活着回来,可真的回来了,她又要避着躲着。

  她嫁给了穆连诚,就不该把视线落在穆连康身上了。

  况且,她也不知道要用什么态度去对待穆连康。

  像小时候那样?

  那些记忆只在她心中,穆连康已经全部都忘记了,又提什么幼年呢?

  她曾要嫁给他,若不是他失踪,她大概已经嫁给他了……

  只是这些都必须埋藏起来,穆连康不知,庄珂也不知。

  府中所有知道旧事的人,是绝不会在穆连康和庄珂面前提起来的,仿若根本没有那些往事。

  蒋玉暖更加不会提及,她如今在妯娌之间已经够尴尬的了,再把旧事翻出来,她只有在尚欣院闭门不出一条路了。

  只是,在她遇见庄珂时,偶尔会冒出那么一丁点念头,她会仔仔细细悄悄观察庄珂,看看穆连康最喜欢的样子。

  然后在穆连康出现之前离开。

  只有家宴、祭祖之时,蒋玉暖才会遇见穆连康,也仅仅只是遇见而已。

  想到对穆连康失踪一事的怀疑,她根本无颜去面对他,她愧疚,抬不起头来。

  王嬷嬷见蒋玉暖走神了,柔声道:“奶奶,回去吧,吹了风,腿痛了,爷又要心疼了。”

  闻声,蒋玉暖摇了摇头:“我也想看花灯,去寻爷和娢姐儿吧。”

  王嬷嬷拗不过她,便扶着她往回走。

  穆连诚见蒋玉暖寻来,关切地看了一眼她的膝盖:“阿暖,身子要紧。”

  蒋玉暖转眸问娢姐儿:“姐儿喜欢哪盏花灯?”

  娢姐儿伸手去指,小巧的指尖落了一片雪花。

  下雪了。

  连翘刚从柏节堂里出来,她下个月就要出府嫁人了,吴老太君舍不得她,留了她说了会儿话。

  雪不大,连翘也顾不上去找把伞,小跑着想从游廊上穿过花园,回韶熙园去。

  她抬眸瞧见了穆连诚他们。

  花灯下,穆连诚替蒋玉暖整了整雪褂子,低声细语不知道在说些什么,眉梢眼角似有笑意,而后一手抱着娢姐儿,一手牵着蒋玉暖,不疾不徐往尚欣院方向去了。

  连翘收回目光,偏转过头时,突然寻到了柔兰的身影。

  柔兰站在那儿,视线追着穆连诚和蒋玉暖。

  隔了些距离,又是夜里,连翘看不清站在暗处的柔兰的神色。

  待连翘走到近前,柔兰才留意到,她弯着眼笑了起来,挥了挥手中的伞:“听说姐姐留下来陪老太君说话了,我看天色要落雪,怕姐姐没拿伞,就送伞来了,果真如我所想,真下雪了。”

  连翘接过了伞,道了一声谢,又问:“看到二爷和二奶奶了?”

  柔兰一怔,听连翘问得随意,便答:“是呀,我犹豫着要不要上前问安。姐姐,二爷待二奶奶可真好。”

  连翘反问她:“我们侯爷待夫人不好吗?”

  “自然也是好的,”柔兰赶忙道,见连翘走了,她匆忙跟上,自言自语般嘀咕了一句,“又不一样的……”

  夫人好,所以侯爷待她好,可二奶奶又不好,哪里值得二爷这般待她……

  这些是柔兰心里想的,不敢说出来给连翘听。

  连翘略略收了步子,走得慢了些,她想起吴老太君对她的照顾,便道:“柔兰,等我出府之后,你就是一等了,能教你的我都教了,你一定要仔细做事,侯爷、夫人待我们和善,你不能躲懒……”

  柔兰点头应着。(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