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六百九十九章 归家

第六百九十九章 归家

  相较于平阳侯府众人面上的欢喜,穆连慧面无表情,无喜也无悲。?

  杜云萝猜想,也许穆连慧根本都没有记住这个被过继来的孩子的名字,因为这对她根本不重要。

  等一切结束,孩子被世子夫人牵着回去了。

  穆连慧起身,缓缓走回自己的小院。

  杜云萝与她一前一后,没有人说话,进了屋子里,丫鬟婆子们也没有跟进来。

  穆连慧自个儿解了斗篷,随手扔在了八仙椅上,又把手腕上的金镯子给褪下,淡淡道:“这里的事儿了了,我下月初就回定远侯府。”

  杜云萝丝毫不意外,颔道:“风毓院的东跨院一直空闲着,二婶娘卧床许久,那院子到是一直有人收拾的。”

  闻言,穆连慧转身抬眸看着杜云萝,良久,才道:“我不住风毓院,另寻个院子与我。”

  杜云萝勾了勾唇角,笑了。

  二房这一对母女是纠结也好,烦恼也罢,那都是她们母女的事情,杜云萝才不愿意去蹚浑水。

  “这是乡君的事儿,”杜云萝直视穆连慧的眸子,言语里丝毫不退让,“乡君不想住哪儿,又想住哪儿,等回府之后,自个儿与二婶娘商量去,总归府里空着的院子就那么几个,乡君和二婶娘选好了,找人收拾了就好。”

  穆连慧皱了皱眉头,张口想再说些什么,见杜云萝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扑哧就笑了:“是了,如今的我是使唤不动你了,罢了,你是侯夫人,我往后在娘家过日子,还要仰仗你和阿潇。”

  等杜云萝回府,使人去风毓院里传了个话,只说穆连慧下月回来,压根不提她想另住。

  练氏得了信儿,握着朱嬷嬷的手,难得有了笑意。

  “慧儿要回来了,总算要回来了,”练氏合掌念了句佛号,“我这日夜盼着,老朱,最后的日子最难熬了,你听听,我的心扑通扑通直跳。”

  朱嬷嬷见练氏开怀,不由也添了笑容:“是啊,等乡君回来,太太也就不烦闷了。”

  “谁说不闷的?慧儿就会拿话堵我,就没一句好听的!”练氏没好气地道,话说完了,自个儿反倒是又笑了,“不好听就不好听吧,我是她母亲,我哪里会真与她计较,有她陪着,有她给我出出主意,这就够了。”

  朱嬷嬷忙不迭应声。

  练氏算着日子,要等穆连慧回来。

  眼瞅着入了三月,越急切起来,恨不能日日使人去平阳侯府里问一声,到底还需几日。

  好不容易得了准信,穆连慧还有两日就回来。

  出嫁的姑奶奶归家寡居,实在不是什么好听的事情。

  穆连慧没有大张旗鼓,带着嫁妆回到了定远侯府。

  箱笼一抬一抬搬入了风毓院,就像她出嫁时一抬抬搬出去一般。

  穆连慧径直去了柏节堂。

  吴老太君坐在罗汉床上等她,见穆连慧撩了帘子进来,老太君仔仔细细打量了好几眼。

  穆连慧清瘦了,一身素净,都赶上她这个老太太了。

  吴老太君长长叹了一口气。

  秋叶摆了垫子,穆连慧跪下磕了头:“祖母,孙女回来了。”

  不管性子如何,到底是嫡亲的孙女,又是年轻守寡,吴老太君对穆连慧本有七分怜惜,可一想到单嬷嬷意外听见的练氏和穆连慧的对话,那七分就只剩下三分了。

  总以为穆连慧还小,却是没有想到,在她更小的时候,就已经做出了对不起列祖列宗的事情。

  “老婆子从前应过你,只要宫里松口,就许你回来,你既然回来了,就好自为之吧。”吴老太君招了招手,示意穆连慧往前一些,她伸出手去,粗糙老迈的手掌抚着穆连慧的脸庞,叹道,“不必去各处请安了,早些回去歇了吧。”

  穆连慧垂下眸子,应了一声。

  单嬷嬷送了穆连慧出去,再回来时,就见吴老太君在独自出神。

  她暗暗叹息,柔声劝道:“老太君,乡君现在也是个清醒人。”

  吴老太君嗤笑:“她不清醒还能如何?”

  从来就不是清醒了,只不过是选了自己最想走的那条路而已。

  穆连慧不疾不徐走到了风毓院,才一进院子,就被朱嬷嬷迎了进去。

  练氏翘盼着,要不是伤腿落不了地,她也想迎出来。

  “慧儿,”练氏抬声唤着,连唤了三声,才见穆连慧进了内室,她的眼底闪过一丝欢喜,“快来母亲这儿坐。”

  穆连慧一言不,还是依言坐了。

  练氏一把握住了穆连慧的手:“瘦了,这些时日,没少苦恼吧?往后就不用担心了,归家来了,一切好说。”

  一切好说?

  穆连慧挑眉,她实在不觉得自己的未来有什么好说的,她想要的东西,只迈出了一小步而已,往后要经历的麻烦还多着呢。

  见练氏一脸喜气,穆连慧的话到了嘴边,还是忍住了。

  “娘一直盼着你回来,你回来了,我们母女有个依靠,你父亲那儿,我是不知道怎么办了……”

  一说起穆元谋,练氏就关不住话夹子,絮絮叨叨说着穆元谋对她的不信任,说她这些时日的苦闷,说长房、三房的得意。

  穆连慧听了半截就不想听了,要不是朱嬷嬷一个劲儿使眼色求她忍一忍,穆连慧早就翻脸了。

  练氏好不容易倒完了苦水,问道:“慧儿,你看看现在的局面,要怎么办?”

  若只是听也就罢了,还要开口评说,穆连慧哼了一声,神色漠然:“怎么办?母亲问我,我又问谁去?我是归家孀居,不是来兴风作浪的。”

  “怎么就成了兴风作浪?”练氏诧异极了。

  穆连慧斜斜看着练氏:“东跨院那儿是我出阁前住的,我现在是寡妇了,就不住那里了,满荷园还空着,我琢磨着住那里去。”

  练氏大惊失色。

  穆连慧赶在练氏开口之前,又道:“我不在乎姑母和秋柔死在满荷园,我又没对不起她们,寻也寻不到我头上来。”

  “浑说什么!”练氏连啐了三口,“你不是嫌弃你姑母荒唐吗?”

  穆连慧嗤嗤笑了:“荒唐?她是荒唐,我又能好到哪里去?”

  整个二房又能好到哪里去?(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