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七百零四章 心意

第七百零四章 心意

  这场和离闹得轰轰烈烈,谁都能看出来杜府对薛家的偏袒。

  就算嘴巴多的,想叽叽咕咕的,也只能闭嘴,免得招惹了薛家,一并倒霉了。

  有人收敛,还是会有多嘴之人。

  当着薛家人的面,自然不敢胡言乱语,背后却兴风作浪,说薛瓶儿长,锦蕊短。

  薛四家的听说了,暴脾气当即就上来了,提着柴火棍就冲了出去,与人大打了一架,薛四想拦都拦不住。

  薛宝也听不得旁人说姐姐们不是,抡着胳膊就跟着薛四家的上了。

  街坊邻居们打架,凭的都是蛮劲,薛四家的再彪悍,气势不输,但也不能碾压了粗胳膊粗腿的婆子。

  一通闹下来,谁也没占着好,但这么闹过了,背后嘀咕的人就少多了。

  锦蕊今日回去,薛四家的和薛宝都没提这事儿,还是薛瓶儿悄悄说的,姐妹两人说着说着眼眶子就红了。

  可这还不是全部,薛瓶儿说,自打那天之后,薛宝就经常往外跑,天黑了才回来。

  锦蕊听了心里打鼓,背着薛四家的,偷偷去问薛宝,薛宝支支吾吾的,什么都不肯说。

  有了薛瓶儿的事情之后,锦蕊最怕的便是这样的支支吾吾,要是去年薛四家的生辰时,她从避左右而言他的薛瓶儿嘴里逼出了真话,哪里还会有后头的事儿了?

  锦蕊逼了薛宝一通,薛宝却硬气,愣是一个字不说。

  没有办法的锦蕊只能去寻锦灵,请锦灵让云栖帮个忙,请云栖的人手盯一盯薛宝,看看那小胖子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锦灵自是满口答应,当即与云栖提了。

  云栖一脸古怪,犹豫了半晌,只冒了一句话,让锦蕊寻疏影问去。

  锦蕊愈发疑惑了,晓得今儿个前头书房里是疏影当值,便匆忙回府,特特去寻了一趟。

  疏影的答案让锦蕊险些就哭出来了。

  他说,薛宝一直缠着他,想学功夫,想知道怎么能打得别人闭嘴,打得别人爬不起来。

  薛宝是被薛四家的捧在手心里长大的,从小到大没吃过什么亏,又是“心宽体胖”的那一种,整日里笑哈哈的,原本就不是爱与人挥拳头的性子,现在却突然变了,变得想打到别人服了。

  其中缘由,不用问疏影,不用问薛宝,锦蕊自己就明白。

  薛宝是为了她们两个。

  前回与金家大打出手时,薛宝见识了疏影和九溪那种一拳头蒙下去,对面就再也不敢胡说八道的场面,那与他的胖拳头是截然不同的,当时就缠着疏影问,还去扎马步,锦蕊只当他是一时来了兴致,转头就忘了,谁知道薛宝竟然真的上心了。

  九溪常年在府里走动,薛宝找不到他,又觉得年纪长些的疏影更厉害,就三五不时去缠着疏影,一定要学学。

  疏影起先总是拒绝,一来他不是教人的料子,二来薛宝总归是锦蕊的弟弟,一看就是没吃过苦的,真让人练功,吃苦受罪了,他交代不过去。

  疏影不肯教,薛宝转头又跟疏影的娘去说好话。

  几次下来,心软的母亲被说动了,反过头来劝疏影。

  “又不是让你教他上阵打仗,你就当是让他强身健体,这孩子心善,便是手脚厉害了,也不会随便去欺负人。

  他说家里两个姐姐,姐姐们待他好,自小就什么好的都归了他,辛苦攒的银子也都给了家里了,他见不得姐姐们被欺负。

  那些胡乱嚼舌根的,拳头不能让她们明理,起码能让她们闭嘴……”

  母亲絮絮叨叨替薛宝说了不少好话,到了最后,疏影都不知道怎么拒绝了,等薛宝再来的时候,从强身开始,多少指点他一些。

  疏影对锦蕊开口便是道歉。

  锦蕊平复了许久,出口的是谢意。

  她不会也不能拦着薛宝,这是薛宝的心意,她不能以练功夫苦来阻拦,她不能践踏弟弟的心。

  从前院回来,锦蕊在自个儿屋里冷静了很久,直到眼睛不会再泄露她的心思,这才来寻杜云萝。

  而另一厢,垂露从娘家出来,便去老地方寻清涧。

  清涧依旧在饮茶,他的鞋子边上还有些泥泞,垂露想,他大概才从山上下来,他去给穆连喻上香了。

  主仆一场,倒也不叫人意外。

  垂露静静饮了茶,捏着茶盏,似是随口一般:“我瞧着柔兰那丫鬟,时不时会发呆出神,不晓得在想些什么,你前回说她心大,我倒是没看出来,只觉得迷糊。”

  许是清明缘故,清涧有些低落,话却也比平日里多些。

  听垂露这么一说,他笑得有些讥讽:“发呆?出神?寻常丫鬟到了夫人屋里做事,哪个不是打起精神来,想得夫人信任,可她走神走得你都看出来了,岂不就是心大?她的心思根本不在韶熙园里。”

  “那在哪儿?”垂露追着问了。

  清涧撇了撇嘴,没说。

  垂露抿唇,话既然问出了口,就没有半途而废的道理:“莫不是也跟着二老爷做事了?”

  清涧斜斜睨了她一眼,唇角一抿:“也?垂露,你觉得老爷让你做什么了?”

  垂露的眸子动了动。

  她觉得她什么也没有做。

  她每一次透一些不轻不重的韶熙园里的消息给清涧,连她自己都觉得是种敷衍,可清涧从来没有表达过穆元谋对此有什么意见,似乎无论垂露传过去什么消息,穆元谋都不甚在意。

  垂露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接清涧的话了。

  是的,穆元谋和清涧从来没有明明白白地说过,让垂露要如何如何。

  垂露起先以为是穆元谋对她还有所防备,留了后手,但现在看来,似乎也不是那么一回事。

  她深吸了一口气,道:“那二老爷希望我做什么?或者说,柔兰在做的,可有我能帮得上忙的?”

  清涧沉沉看着垂露,眸色浓得发黑,带着几分与他年纪不相符的深沉和缄默。

  垂露以为他什么都不会再说了,良久之后,清涧却开了口,他道:“其实,我也说不上来老爷到底在想些什么,真的不知道。”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