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七百零五章 习惯

第七百零五章 习惯

  垂露回了韶熙园,把这一番话对话告诉了杜云萝。????·

  杜云萝抱着允哥儿,脑海里混混沌沌的,想了很多。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话是这么说的,可要是镜花水月,又要如何应对?

  穆元谋这一年多的举动,别说是她和穆连潇没有看明白,便是练氏那儿,大抵都没琢磨透丈夫到底在想写什么。

  唯一可知的,是柔兰这个丫鬟不能大用了。

  杜云萝没想直接撵人出去,寻不到理由的撵人,反倒是叫二房起疑,不如就摆一颗自己心知肚明的棋子。

  四月在萧萧瑟瑟的雨里慢慢过去,京城里已然是压抑气氛。

  春闱的皇榜早就下来了,去年圣上抓过科举,这一回春闱,学子们具是摩拳擦掌,等皇榜放下来,有人喜有人忧,也有闹的。

  而把春闱的话题彻底结束的,是兴兵的消息。

  西南再也平静不了了,圣上当朝点将,兵马、粮草、物资,都往蜀地去。

  定远侯府不在其中,这叫杜云萝都有些意外,毕竟元月时慈宁宫里的意思,这一回是少不了穆家子弟的。

  杜云萝问过穆连潇。????·

  穆连潇笑了笑,答道:“云萝,你觉得这一场战事会打多久?”

  杜云萝怔了。

  朝廷与鞑子在北疆的战事,前前后后打了几十年,定远侯府四代军功,都是在和鞑子的战场上攒回来的。

  同样山高皇帝远,又是难于登青天的蜀地,又要历经多少年?

  长远的不说,便是短的,起码也不止是这么一两年的事儿。

  “早晚要去的。”穆连潇沉声道。

  杜云萝抬眸看着他,熟悉的容颜,熟悉的五官,她看懂了穆连潇眼底的情绪。

  那是跳动着的火焰,对于一个习惯了战场的将领来说,即便有妻儿的牵挂,他也舍不了征战的豪情,舍不了为朝廷效力的心。

  杜云萝没想过拦着他,她只是放软了身子,靠在穆连潇怀里,抬手搂住了他的腰身。

  穆连潇的手掌沿着她的脊背上移,落在了杜云萝的后颈上,他指尖微微用力,按压之余,也让杜云萝越发放松下来:“别担心,我应了你的事情,这一回不会食言。”

  杜云萝弯着眼睛笑了。

  穆家兄弟们不走,叶毓之却是??·

  从中军都督府调了出来,任了先锋,随着大军往西南去。

  黄婕给杜云萝下了帖子,没有请她去景国公府,而是约在了东大街临街的一家茶楼,日子是大军出发的那一日。

  杜云萝去的时候,雅间里烧着香片。

  不浓郁,淡淡的,有些甜,混着炉子里的茶香,莫名就让人静心。

  黄婕给杜云萝添了茶,坐在临窗的榻子上,看着底下熙熙攘攘的百姓。

  “夫人还记得吗?”黄婕突然开口,声音不轻不重,也没有什么情绪,“好些年前,我曾经和夫人说过,我父兄皆是武人,我早已经习惯了送他们出征,我是将门女儿,我是习惯了的。”

  杜云萝浅浅笑了,往事一点点泛上心头,她当然是记得的。

  那时她和黄婕并不熟悉,她还未出阁,黄婕觉得她可惜了,好好的书香姑娘要嫁给一个舞刀弄枪的人,他们的生活原本截然不同。

  一个吟诗作对,一个拳脚生风。

  黄婕说,杜云萝这样的女子是无法习惯丈夫在战场上生死不知的。

  外头街道一下子喧闹起来。

  杜云萝走到窗边,低头看着下方,见百姓被衙役们阻拦着,中间的大道被清空,出征的大军出现在视线里。

  她在黄婕身边坐下,叹道:“你看,无论是书香出身的我,还是将门出身的你,其实都是一样的。”

  一样会牵挂,会不舍,会担心。

  习惯?

  这种事情,哪里能习惯。

  黄婕苦笑,她在大军的前头寻到了叶毓之的身影,那人总是那般抓人眼睛,让她一眼就能看到,然后就移不开目光,只能随着他的身形而动。

  “是啊……”黄婕低低应了一声。

  直到叶毓之真的要走的时候,她才清晰地感受到,她没有习惯,无论是以前的父兄,还是现在的丈夫,不是她压着不去想,那些作祟的情绪就不存在了的。

  大军从茶楼底下过,叶毓之就这么抬起头来,他仿佛是知道黄婕在这里,直直迎上了她的目光。

  四目相对,黄婕愣着,而叶毓之笑了。

  笑容里有世家公子的矜贵,也有沙场儿郎的爽利。

  大军行远,黄婕的眼眶红得一塌糊涂,却没有哭出来。

  “有些闷,却不知道怎么哭,明明我以前可会哭了……”黄婕自嘲一般叹着。

  大军离京,街上又恢复了之前的情境。

  两人坐在窗边,东一句西一句,絮絮说了不少事情,说的又偏偏都是别人家的事情。

  黄婕不提景国公府,杜云萝不提定远侯府。

  直到中午时,两人才别过。

  这一日,穆连潇直到天大暗了才回到府里,走到半途,却遇见了穆连诚。

  或者说,穆连诚就站在廊下等他。

  “二哥。”穆连潇唤了一声。

  这些时日,兄弟两人表面上依旧如常,但穆连潇提防着穆连诚,他也不是擅长做功夫的心机之人,多少会流露出几分疏离,穆连诚不傻,也能感觉到。

  有那么点起疑,许是穆连潇对二房的动作有所察觉,但心中也有另一个答案。

  毕竟都是成了亲当了爹的人了,即便是兄弟,也不可能像儿时那样耍玩了。

  穆连诚靠着柱子站着,低声问穆连潇:“什么时候轮到我们?”

  “圣上没明说。”

  “大哥回来没多久,他又是郡主仪宾,若府里有人要留京,大抵是大哥留下,”穆连诚沉默片刻,又道,“下一批出征,若还轮不到我们,你帮我在圣上跟前说一说,我想去。”

  穆连潇压着声,道:“圣上的心思,我也不好琢磨。”

  穆连诚笑了起来,抬手按在了穆连潇的键盘上,重重拍了两下:“阿潇,二哥说真的,想去蜀地,想去军营里。”

  “好。”穆连潇应下了。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