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七百零七章 孝心

第七百零七章 孝心

  端午之时,杜云萝依旧准备了粽子。

  她习惯了亲手给杜公甫和夏老太太包粽子,也少不了父母的份,如今做了媳妇,吴老太君和周氏那儿也是要送的,如此一来,数量倒也不少了。

  穆连潇这几日忙碌,去兵部也不仅仅是点卯,又经常入宫面圣,等出了御书房都已经三更天了,干脆歇在了衙门里。

  杜云萝就没等他回来包粽子。

  延哥儿对此兴致满满,顾不上他的小木剑了,坐在杜云萝怀里:“母亲,我也要包。”

  小小的孩子,与其说是包粽子,不如说是耍玩。

  杜云萝不想打击了延哥儿的兴头,便握着他的小手,一步一步地教,由她手把手地让延哥儿包了两只。

  模样算不得好,总归还是成形了的。

  延哥儿还想继续包,杜云萝转念一想,笑着与他道:“延哥儿,曾祖母吃得不多,两只粽子刚刚好,哥儿要不要亲自给曾祖母送去?曾祖母要是知道,这是我们延哥儿亲手包的,肯定高兴。”

  延哥儿的眼睛亮了起来,他很喜欢吴老太君的,想到老太君会高兴,立刻就耐不住了,从杜云萝怀里钻出来,催着彭娘子带他去柏节堂。

  彭娘子笑着领着延哥儿擦了手,柔兰把粽子装好,跟着彭娘子和延哥儿往柏节堂去。

  垂露抱着允哥儿在一旁看着,抿唇直笑:“还是夫人有办法。”

  “也是为了让祖母高兴。”杜云萝说道。

  延哥儿一心挂着吴老太君,小胳膊小腿的,跑得还挺快,彭娘子和几个丫鬟在后头跟着,就怕小祖宗摔着碰着。

  柔兰也快步跟着,等入了柏节堂,她把食盒交给了彭娘子,自个儿站在庑廊下喘气。

  有婆子凑过来,笑着道:“姑娘累着了?”

  柔兰笑了笑:“比不得我们哥儿,跑起来跟一阵风一样。”

  “这个岁数的孩子都这样,”婆子乐了,“昨儿个潆姐儿和洄哥儿过来,一点都不喘,后头跟着的反倒是够呛。”

  屋里,延哥儿一路喊着“曾祖母”进了东次间。

  吴老太君听见了延哥儿的声音,脸上霎时有了笑容,让秋叶扶着她坐起来。

  刚摆好了引枕,就见那小娃儿冲了进来,吴老太君伸手去扶他:“好孩子,慢慢走。”

  延哥儿嘿嘿直笑,想爬上罗汉床,却还差了些个头,秋叶扶了他一把,他才在老太君身边坐下了。

  “曾祖母,”延哥儿乌黑的眼睛看着吴老太君,脸上有两个小酒窝,“母亲包粽子,我也包了,给曾祖母送来。”

  吴老太君一怔,问道:“哥儿包的?”

  延哥儿重重点了点头。

  彭娘子跟着进来了,把食盒打开拿给吴老太君看:“是夫人教的,哥儿学着包的,刚包好,就给老太君送来了。”

  吴老太君欢喜极了。

  延哥儿还小,亲手包肯定也是让他母亲手把手包的,但就算如此,这份实实在在的心意,让吴老太君心里熨帖极了。

  这可是她嫡嫡亲的曾孙儿,他的孝心,比蜜都甜。

  吴老太君把延哥儿搂在怀里,亲了两口:“好孩子,曾祖母喜欢哥儿包的粽子,很喜欢。”

  延哥儿咯咯直笑:“下回,我再给曾祖母包。”

  吴老太君满口应下。

  单嬷嬷看在眼里,赶紧让秋叶把粽子去蒸了,吴老太君起来后胃口就不好,用得很少,而杜云萝包粽子,素来是小小巧巧的,对与老人来说,吃两个也不会嫌多,不会不克化。

  既然是延哥儿包的,她多多少少肯定能吃进去一些。

  延哥儿东一句西一句和吴老太君说话。

  稚子笑语,让人心情舒畅,等粽子送上来了,吴老太君在延哥儿期盼的眼神里用了。

  “好吃吗?”延哥儿问道。

  吴老太君点头:“好吃,很好吃。”

  延哥儿放下心了,笑得格外喜悦。

  吴老太君本想多留延哥儿的,只是精神实在不济,便让彭娘子带他回韶熙园。

  彭娘子牵着延哥儿的手走出来,站在庑廊下说话的几个小丫鬟们赶紧跟了上来,帮着照看延哥儿。

  “柔兰呢?”彭娘子看了一圈,没找到柔兰的身影。

  一个小丫鬟答道:“柔兰姐姐说,夫人那儿要人伺候,她先回去了。”

  彭娘子颔首,柔兰和这些小丫鬟不一样,她们是照顾延哥儿的,柔兰是夫人屋里的,只是帮着提食盒才走这么一趟,先回去也是情理之中的。

  回去时,延哥儿就不及来时一般急切了。

  花园里的两株石榴开花了,延哥儿说要看花,彭娘子就带他去。

  石榴花红艳,延哥儿抬头看了会儿,道:“院子里的好看。”

  话一出口,彭娘子就扑哧笑出了声。

  院子里那一片云萝花也开了,这两年细心打理,成片坠下来,怎么会不好看?

  夫人最最喜欢的,也就是那些云萝花了,到底是侯爷亲手种的。

  “哥儿喜欢院子里的云萝花,那我们就回去看花。”彭娘子道。

  延哥儿应了,一行人往韶熙园去。

  走到半途,彭娘子却见到了柔兰的身影,她心中不由疑惑,柔兰不是早就走了吗?怎么还未回到韶熙园?

  柔兰前脚进去,彭娘子后脚也回来了。

  让小丫鬟们带着延哥儿看花,彭娘子去问守在门房上的沈婆子。

  “柔兰刚回来?还是又出去了一趟?”

  沈婆子有些奇怪,嘴上道:“娘子与柔兰姑娘一道去的柏节堂,一道回来的呀。”

  彭娘子抿了抿唇,这才去问柔兰:“我们出来的时候,还以为姑娘早回来了呢。”

  柔兰笑容一顿,下一刻就拉着彭娘子的手,走到了角落里,好言道:“娘子,我就是闷得慌,在园子里走动透气,娘子帮我瞒下吧,说出去了,都当我躲懒。”

  彭娘子了然,道:“你若真闷得慌,和锦蕊姑娘说一声,不用偷偷出去转的。”

  柔兰颔首:“我今儿个不也是看到有机会,趁着送食盒的名义,走动走动嘛,下回不会了。”

  两人正说着话,就见锦蕊提着一只黑漆食盒,准备出去。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