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七百一十章 年老

第七百一十章 年老

  云华公主有孕在身,自是留在京中安养;穆连慧闭门寡居,起码这几年间,连进香都不方便去了;南妍县主依旧随行,她与诚王世子妃一道,而杜云萝身边,冒出来的是黄婕。(wWW .)

  圣上有心抬举叶毓之,慈宁宫里也是这么个意思,现今叶毓之去了蜀地,做水陆道场的事情,便没有落下黄婕。

  口谕送去景国公府的时候,小关氏是没什么反应,景国公老夫人气得说不出话来,缓了半天,才咬牙切齿地骂“小人得志”。

  黄婕嫁过去之后,有廖姨娘照应和调/教,举手投足,少了闺中女子的扭捏,添了几分年轻妇人的气息。

  她不排斥与杜云萝说景国公府里的事情。

  那些好的坏的,总要有人说,而杜云萝是最合适的人选。

  府里现在最操心的是叶瑾之的婚事,她年纪不小了,早就该说亲定亲了,再收拾收拾,连出阁都够了。

  只是一直没有说到合适的人家。

  景国公府前些年窥视皇后娘娘的娘家,这事儿在京中不是秘密,结亲不成,反倒成了笑话,又因为景国公府不得圣心,还有哪家愿意来结亲?

  一来二去的,就耽搁了。

  不但是老公爷夫妇着急,作为外家的关家也着急,亏得是小关氏当家,关家挑不出错来,若换了旁人家的姑娘,准要被冠上填房刻意打压原配留下来的子弟的罪名了。

  叶熙之是男儿,再等两年无妨,叶瑾之是真的等不住了,小关氏原本不掺合,也被关家那儿催着,替她相看起来。

  “估摸着是从姻亲里头挑一家,最有可能的还是关家那里沾亲带故的。”黄婕叹道。

  杜云萝也明白,这个时候,不沾亲带故的,谁愿意娶叶瑾之呀。

  叶毓之都去西南了,明眼人都看着,就等着他功成名就回京来,往后离了景国公府,一样能在京中立足。

  杜云萝柔声问黄婕道:“大公子如何了?有收到家书吗?”

  黄婕一怔,耳根子都有些红了。

  见她如此,即便不开心,杜云萝也晓得答案了。

  “听说不好打,”黄婕皱了皱眉头,道,“我父亲说的,西南蜀地的状况与中原不同,与岭东、北疆也都不同,兵士很不适应。这次去的,好些都是从前打鞑子的,受得了北疆风雪,却叫蜀地的潮热给折腾惨了。

  原本,父亲是要领军令坐镇中军的,圣上也是考虑到他对蜀地状况不熟悉,才没有让他去。

  他是个固执的,为此,这半年多,都闷在书房里,整日里翻看蜀地的风物志和地图。”

  杜云萝莞尔:“我们爷也一样,他书房里就挂着蜀地地图,空闲时就琢磨。”

  两人相视而笑。

  国宁寺去年才修缮过,与杜云萝印象里的没有什么不同。

  等安顿好了,她去了一趟天王殿,站在廊下,回忆起那年她在此处把打好的络子给穆连潇烙上的事情,忍不住又笑了起来。

  连前世经历,不少都历历在目,又何况是几年前的温馨事儿呢。

  她舍不得忘掉,一点细节都不想忘。

  水陆道场顺利,皇太后和皇太妃却有些吃不消了。

  尤其是皇太后娘娘,一整日下来,几乎起不来身来。

  杜云萝过去请安,皇太后歪在榻子上,苦笑道:“真的是老了,才几年光景,撑不住了。”

  这话,杜云萝也不知道怎么接了。

  皇太后不怎么在意,什么千岁万岁的,嘴上念归念,心里都明白,人生呐,多少人连一甲子都走不完,多一年就乐一年吧。

  毕竟到了她这个岁数,还有什么想不清楚的。

  “你祖母的身体也不行了吧?”皇太后咳嗽了两声,问道。

  提及吴老太君的身子骨,杜云萝有点儿低落。

  邢御医说得很明白,吴老太君熬不了多久了,现在看着是还能吃能睡,但底子亏了,损下去的时候,跟西去的流水一般,止不止不住。

  “不太好,前些日子礼佛,跪了会儿就吃不消了。”杜云萝答道。

  皇太后勾了勾唇角,皱纹舒展了些:“也不知道哀家和她,哪个先上路,人啊,就是这么一回事,镇国公夫人不也动弹不得了吗?”

  杜云萝是知道这回事的。

  镇国公夫人前个月开始就站不起来了,这个月头几天,连坐都坐不了了,御医也去瞧过,开了方子,却没有什么效果。

  杜云萝还记得,那年从国宁寺回去,镇国公夫人不肯坐皇太后安排的软轿,一定要一步步走出宫,几年一过,就是等死的命了。

  皇太后见杜云萝眉头微蹙,不禁笑出了声:“好了,不与你说这些了,你还年轻,不懂我们这些老婆子,白白添了烦恼,我们是最晓得自个儿身子骨的,哀家与你说,就哀家这样,最多两三年。”

  “皇太后……”杜云萝低呼一声。

  皇太后笑容不减,却摆了摆手,示意她推下去。

  杜云萝从厢房出来,站在庑廊下,晒着六月灼热的阳光,身体里那股寒意才慢慢散去。

  她做了几个深呼吸。

  皇太后其实说得不对,杜云萝老过,她是懂老婆子的,活到了那把年纪,的确是能弄明白自己的身体状况,一如她当时。

  可皇太后有一样是说对了的,她老人家真的只有两三年了。

  也就是一眨眼之间。

  杜云萝站了会儿,远远瞧见南妍县主过来。

  “皇太后累了。”等人走到了跟前,杜云萝道。

  南妍县主往厢房方向看了一眼,道:“随我去大殿拜一拜吧。”

  两人一前一后,到了大殿里。

  “前回就是在这里,我们爷问我,对婚事到底是怎么想的,”南妍县主声音低沉,示意杜云萝走近一些,“这些年的选择,我一点儿也没后悔过,还有两年,我搏一把,若搏赢了,我想再添个儿子。”

  杜云萝垂眸,露出两个浅浅的梨涡:“是啊,还有两年。”

  盼着蜀地大捷,盼着皇太后薨逝之后瑞王莫要起兵,盼着能与两世倾心之人安稳渡过余生。

  仅此而已。(未完待续。)

  本书来自http:////x.html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