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七百一十一章 喜事

第七百一十一章 喜事

  从国宁寺回来,天气愈发炎热了。

  练氏动弹不得,心中郁郁,更加受不了热,催着要添冰盆。

  杜云萝听了底下人禀,一口就答应了,她不在这些琐碎事情上折腾练氏,没那个必要。

  练氏看着婆子们搬进来的冰盆,虽然凉爽,可心底里依旧不痛快,正琢磨着让人去厨房里问一问,可有消暑的饮品,就见董嬷嬷快步进来了。

  风毓院这些日子不太平,伺候的丫鬟婆子们也没有什么笑容,董嬷嬷更是尽量避着练氏走,就怕一个不小心,又招惹了练氏。

  可这会儿董嬷嬷进来,脸上的笑意凝都凝不住,一张老脸都生动起来。

  练氏瞥了她一眼,嗤笑道:“老董,怎么了?”

  董嬷嬷上前,福了福身子,笑着道:“奴婢给太太贺喜了,太太,大喜呀!”

  “呸!”练氏啐了一口,道,“我躺了一年多了,你倒是说说,我还能有什么喜事?能让我站起来了吗?”

  练氏这话说得阴阳怪气的,朱嬷嬷心里也忐忑,不停给董嬷嬷打眼色。

  董嬷嬷不敢再卖关子了,赶忙道:“风毓院里传了消息来,早上的时候请了医婆来诊脉,二奶奶有喜了。”

  话音一落,屋子霎时安静了,连抽气声都听不见了。

  朱嬷嬷的面上满是喜色,眉飞色舞的,她转头去看练氏,对上的却是练氏愣怔的样子。

  练氏的确是愣住了。

  她不是没盼着再添孙儿,尤其是穆连诚膝下只有一个娢姐儿,练氏做梦都想抱金孙。

  可这几年里,蒋玉暖的肚子一丁点动静都没有,就跟一滩死水一样。

  要不是知道蒋玉暖头一个月子坐得不错,练氏都要以为,儿媳妇是生娢姐儿的时候伤了身子,自此再也不能生了呢。

  蒋玉暖是能生的,来开方子给她调理身体的大夫们也是这么说的,但……

  练氏心急归心急,嘴里是从未催促过的。

  生孩子这等事情,若是靠做婆母的嘴巴动一动催一催就能有效果的,还不如去拜菩萨。

  练氏不催,等了一年又一年,已然是心宽得不想管了,哪知道,突然就有消息了。

  “这都五年了吧?”练氏的声音有点儿发颤,带着几分诧异几分质疑,“我没听错吧?不对,是医婆没诊错吧?”

  董嬷嬷道:“瞧太太说的,这等大事儿,还能有诊错的?二奶奶确确实实有喜了,小两个月了,听说已经去老太君那里报喜了。”

  练氏又问了一遍,这才算确定了,心里的大石头嘭的就落了地。

  压在心尖上的那点儿郁郁,瞬间就散了。

  她挑眉,难得有了笑容:“老朱,你去一趟尚欣院,好好交代交代连诚媳妇,辛苦才得来的一胎,一定要慎之又慎,可惜我这腿啊,不能去看看,对了,让刘孟海家的看好娢姐儿,不许冲撞了连诚媳妇的肚子。”

  练氏笑了,底下伺候的人也精神了起来,纷纷贺喜。

  韶熙园里也得了信。

  杜云萝正在纳鞋垫,穆连潇贴身用的东西,多数还是她亲手做的,她习惯了,也没打算加以他人手。

  听洪金宝家的来禀,杜云萝茫然抬起头来,良久才又点了点头。

  从前蒋玉暖也有儿子,又不是只娢姐儿一个,今生,她与穆连诚依旧好好的,这些年没怀上,杜云萝心里还打鼓呢。

  该来的总归是会来的。

  杜云萝起身往柏节堂里去。

  吴老太君这儿已经收到消息了,她一时之间,不知道是不是要笑。

  家里要添孩子了,分明是大喜事,可压在她心头上,又是那么沉甸甸的。

  二房图谋爵位,这个好不容易到来的孩子,会不会又一下子把平衡打破了?

  单嬷嬷伺候老太君用茶,道:“您莫要担忧,才刚两个月,离生产还早,何况,未必是个哥儿。”

  吴老太君苦笑:“他作孽也就算了,何苦要把连诚都牵在里头?连诚当时才多大?连慧又多大?好好的孩子,都……”

  提起这些,吴老太君就心疼,晓得杜云萝过来了,她长长叹了一口气,不说那些了。

  杜云萝进来与吴老太君请了安。

  “你替我去看看连诚媳妇,”吴老太君拉着杜云萝的手,交代道,“我今日吃不消过去,等过几日精神些了,再去看她。”

  杜云萝应下。

  尚欣院里,氛围有些诡异。

  蒋玉暖歪在榻子上,王嬷嬷坐在一旁,眼眶通红。

  “总算是怀上了,奶奶您听奴婢一句话,放宽心,什么都能好起来。”王嬷嬷抹着泪,道。

  蒋玉暖动了动嘴皮子,她想说,她其实真的放下了很多,话到嘴边,又觉得说出口了,王嬷嬷都未必信,又咽了下去。

  她知道自己放不开的是什么。

  抬手覆着平坦的肚子,她扯了一个笑容,真正压在她心头的这些年怀不上孩子,是蒋方氏的催促,是那两个陪嫁丫鬟的虎视眈眈。

  而这一切,现在也应该都过去了吧。

  朱嬷嬷过来,脸上满满都是欢喜:“二奶奶,太太走不了,就让奴婢过来了,太太说了,让您千万养好身子,其余事体莫要操心,肚子是最最要紧的。”

  蒋玉暖颔首。

  “奴婢见小厨房里已经在备安胎的汤药了?”朱嬷嬷又问,“医婆怎么说的?”

  蒋玉暖的面色一僵,王嬷嬷清了清嗓子,道:“还未坐稳呢。”

  朱嬷嬷一看这状况,一下子就摸到一些底了,赶紧道:“这才两个月,是还未坐稳。”

  王嬷嬷送了朱嬷嬷出来,站在庑廊下,就见杜云萝来了。

  “祖母让我来看看。”杜云萝说完,就闻到了一股子药味,她看向王嬷嬷。

  王嬷嬷干巴巴笑了笑,压着声儿道:“也不是说胎不稳,是我们奶奶身子骨不太好,怀起来有些吃力,少不得多休养多调理。”

  朱嬷嬷心里跟明镜一样,蒋玉暖的身子肯定不算好,要不然也不会五年没个动静了,但怀上了就好,最多日日躺着,躺到生产。

  杜云萝道:“休养要紧,缺什么只管与我来说。”

  王嬷嬷赶忙应下。(未完待续。)

  本书来自http:////x.html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