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七百一十四章 真心

第七百一十四章 真心

  一片蝉鸣。

  祠堂内院高耸的大树遮蔽了日光。

  杜云萝和穆连慧却都站在日头之下,没有谁避开。

  穆连慧也是依着封君品级着装,乡君的服制不比侯夫人的冠服复杂厚实,但较之穆连慧平日里那素得跟清水芙蓉一般的装束,还是显得隆重了许多。

  也沉了许多。

  冬日里也就罢了,正好是七月半,又在日头下晒了会儿,两个人脸上都是一层汗水,更不用说衣服下面了。

  热,闷,沉得透不过气来。

  杜云萝如此,穆连慧也如此。

  谁也不比谁好受。

  想明白了这一点,杜云萝开口时,语气平缓了许多:“你呢?你希望他回来吗?”

  穆连慧的眉梢一动,偏转过头去,望着祠堂内一层又一层的牌位,笑容里透着几分苦涩:“云萝,你掌家,我反而能随心所欲一些。”

  这句是真心话。

  杜云萝嗤笑一声,没反驳她。

  穆连慧想要的从来都不是顺顺利利归家,离开平阳侯府是第一步,她想要一个孩子,一个她十月怀胎落下来的亲骨肉。

  若是练氏掌家,二房上下计较得多了,可不会让穆连慧得偿所愿。

  唯有杜云萝当家,只要能在表面上一床棉被盖过去,不损了颜面,不丢了里子,她才不会理会穆连慧那些乌七八糟的事情。

  “云萝你看,我们两个,再加上南妍,三个人把这一辈子搅得和从前完全不同了,”穆连慧压低了声音,语气里几分嘲讽几分无奈,又有几分疑惑,“可事到如今,又到了这一年的七月,我们三个,谁也不知道,今生到底和从前还会不会叠在一起。”

  杜云萝抿唇,猛然间她想到的是国宁寺大殿里南妍县主说过的话。

  “我在乎这一年,”杜云萝的声音沉沉,“县主在乎的应该是永安二十七年,乡君你……你又在乎哪一年?说到底,我们三个人,还是不同的。”

  说完了这些,杜云萝冲穆连慧淡淡笑了笑,转身离开。

  穆连慧听着那渐行渐远的脚步声,她没有回头,心里却一点点空了下去,那脚步声就如一只勺子,慢慢的,一下下把她的心挖空了。

  眼角低垂着,她吸了吸鼻子,良久,长长叹了一声。

  同样都是再来一次,杜云萝和南妍有那么在乎、那么念念不忘的东西,而她呢?

  她追求的似乎飘渺了一些……

  在乎哪一年?

  她好像哪一年都不在乎。

  她想要孩子,她在乎孩子,可她却连他的笑容、他的声音都记不得了。

  不是不想记,是不敢去想。

  从一开始她就知道,她这一生不会再和李栾牵扯上干系,她不会嫁给李栾,不会把自己的命运押在瑞王父子那根本不可能成功的谋逆上。

  离了李栾,她还怎么拥有前世的她和李栾的那个孩子?

  这一生终究是得不到的,能有的孩子也不是前生的那一个,那就别去想,不要去想……

  不想,就真的都忘了,反正过了几十年了,在皇陵之中的半辈子,她连儿子活着还是死了,都不知道。

  穆连慧以为自己无所谓,却终是在这一刻,被杜云萝逼得哑口无言。

  没有回头路可走了。

  下意识地,穆连慧抬起了手,覆在了小腹上,动作轻缓又温柔,她在等,等一个属于她的孩子。

  杜云萝回到韶熙园里,锦蕊和锦岚伺候她换下冠服,又备了水给她梳洗。

  穆连潇出征在即,底下人晓得杜云萝情绪不高,做事越发仔细小心。

  杜云萝收拾了一番,披着湿漉的长发,打开了箱笼,没让旁人动手,自个儿一件件给穆连潇挑衣衫。

  压着脑海里乱七八糟的心绪,翻了一遍,又只能罢手了。

  屋里这些箱笼里收着的都是上好的衣衫,在京中生活时穿的,满满都是勋贵簪缨世家公子的贵气,却不是战场儿郎披挂上阵的。

  那些衣料,多收在前头书房里,大抵这个时候,得了信的九溪几个已经在准备了。

  杜云萝让锦蕊把箱笼盖上,只挑了一些内里的亵/衣足袜,而后坐在东次间里,继续纳前些日子还未纳完的鞋垫。

  穆连潇进来的时候,杜云萝手上的针线还没走几针。

  四目相对,杜云萝想说些什么,穆连潇的眉心就皱了皱。

  锦蕊赶紧带人出去了,留那两夫妻自己说话。

  穆连潇进了内室里,再出来的时候,还拿着块帕子,他在杜云萝身边坐下,细心擦着她的长发。

  “还有些湿,”穆连潇一面擦,一面道,“好了伤疤忘了痛。”

  杜云萝想反驳,话到嘴边又忍不住咯咯笑了起来。

  她偶有几次,没擦干头发就睡下了,第二天醒来,脑袋痛得厉害,就抱着穆连潇撒娇,穆连潇嘴里哄手上柔,两人各有各的乐趣,但他也舍不得让她头痛。

  杜云萝闭着眼睛享受了会儿,到底是把帕子接过来:“我自个儿来,你赶紧换身衣服。”

  穆连潇火气旺,为了接圣旨换上那么一身,一两个时辰下来,早就粘得慌了。

  他去净室里收拾了一番,换了常服,浑身爽利。

  “云萝。”穆连潇揽了杜云萝的腰身,下意识地紧了紧。

  接圣旨前,他就察觉到了妻子的情绪,只是时间紧蹙,由不得他当时就细细安抚,等接了旨,又与传旨的内侍说了会子话,就耽搁到了现在。

  只听他唤她的名字,杜云萝的嗓子就有些涩了,她吸了吸鼻尖,压住了那点儿小心思,回抱着穆连潇,在他胸口处重重地吸了一口气。

  呼吸之间,是穆连潇身上干净的皂角味道。

  杜云萝抬头,眼角微微有些红:“西南的异族总不会比鞑子还凶吧……”

  其实,她想说的还有很多,只是那些话,翻来覆去的,在前几次他出征时就已经说过了,连威胁他不守寡要改嫁的话都在奇袭古梅里前说过了,杜云萝也变不出花样来了。

  再说了,穆连潇都知道她的“黄粱一梦”了,她再威胁什么,也骗不了人。

  杜云萝努力勾了勾唇角,声音软糯:“我等你回来。”

  唯有这句话,她每一次都会告诉他,是她的真心。(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