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七百一十七章 秋日

第七百一十七章 秋日

  入了秋了,夜风吹在身上,带着几分凉意。;w

  杜云萝扶吴老太君回去,老太君走得慢,偶尔咳嗽两声,听得人焦心。

  “当真是不中用了,”吴老太君的声音沙沙的,仿若是秋风吹过的落叶一般,“老婆子年轻的时候,就是个倔脾气,做事都由着性子来,中秋算什么,重阳的时候,老婆子都让厨房里准备冰碗。

  现在就不成了,中秋就要摆炭盆了,这日子啊,当真就是一眨眼之间。”

  吴老太君说了几句,凉风吹过,似是一口气呼进去了,老太君的咳嗽声一下子重了起来。

  杜云萝赶忙替她抚着脊背。

  入了屋里,墙角的炭盆添了暖意,吴老太君缓了缓,这才舒坦了些。

  “回去吧,今儿个已经晚了,别仗着年轻不爱惜身子骨,”吴老太君说着说着,忽又笑了,带着几分轻松几分随性,“等年老了啊,别说三五年了,能多活三五个月,都跟菩萨跟前求来的一样。”

  杜云萝抿唇,垂着眸子,压住了起伏的心绪。

  她是明白的,老太君是知道身体状况,这些日子,才格外爱说这些,大概是怕现在不说,往后就没机会再说了吧。

  杜云萝回了韶熙园,允哥儿和延哥儿早就睡下了,月色皎洁,她一人站在窗边,静静看了会儿月亮,这才歇了。

  夜深人静,总有睡不踏实的。

  蒋玉暖一夜未眠,脑海里混沌一片,她是想睡的,只是肚子里的孩子太折腾了,闹得她无法安眠。

  内室里的灯点了一夜。

  要不是王嬷嬷坐镇,只怕守夜的陪嫁丫鬟都要作妖了。

  蒋玉暖吐得够呛,这个当口,哪里有心情去琢磨在乎丫鬟在动什么心思,反倒是王嬷嬷一肚子火气,在心里把蒋方氏送来的人骂了个狗血淋头。

  不管是不是存了想往上爬的心思,伺候好主子总是第一位的,这般本末倒置,当真是叫人看不过眼。

  这些话,王嬷嬷只能在心里想一想,不敢挂在嘴上,免得给蒋玉暖添堵。

  要她说,穆连诚不在也好,免得那两个陪嫁心思不纯,趁着蒋玉暖怀着身孕就兴风作浪,也免得蒋方氏又来逼蒋玉暖,那些所谓的劝解的话,她都听了几年了,越听越替蒋玉暖不值。

  若说这几个月里,有什么事儿是能让王嬷嬷开怀的,大概就是蒋玉暖日渐显怀的肚子了。

  府里上上下下,但凡是见过蒋玉暖的肚子的,都说这一胎准是个儿子。

  王嬷嬷变着法子做些蒋玉暖能咽得下去的吃食,嘴里一遍遍道:“奶奶,看在哥儿的份上,多吃一口是一口。您瘦了好多了,等二爷回来看见了,心都要痛死了。奴婢知道您牵挂什么,只要能生下哥儿,只要生下来的是个哥儿,什么都不用担心了。”

  许是人人看好,蒋玉暖勉强打起精神来,逼着自己吃东西,即便吃了就吐,也要吃下去。

  如此一来,等过了重阳时,虽然没有长胖些,但好歹没有再瘦下去。

  西南的战事胶着,但背后依托的是蜀地,即便远离京城,蜀地的繁华远胜岭东,时隔半月一月的,就有家书送回来。

  杜云萝记挂着日子。

  九月中旬了,按说又该有家书送回,只是等待了几日,都没有书信送回来,她不禁有些心焦。

  锦蕊不当值,拿着对牌要回一趟前街,杜云萝便让她去云栖那儿问一声。

  前脚刚进柳树胡同,身后就传来马嘶声,锦蕊本能回过头去,待看清翻身下马的人时,她的眸子倏然一紧。

  那是疏影。

  几月未见,疏影晒黑了一些,风尘仆仆的,鞋子上沾了不少泥泞。

  四目相对,两人都有些诧异。

  “来寻云栖他媳妇?”疏影先回过神,问了一句。

  “怎么回京了?不是随侯爷去西南了吗?”锦蕊问完,想起此番来意,赶忙道,“刚从蜀地回来?侯爷有没有家书送回来?夫人念着呢,让我来问问云栖是不是有爷的消息。”

  高头大马跑了一路,哼哧哼哧出着气,马蹄子一点儿也不安分,在地上刨着。

  疏影安抚似的拍了拍马脖子,道:“我跟爷一道回来的,刚刚进城,爷进宫去了,晚些就回府,你跟夫人说一声。”

  一听穆连潇回来了,锦蕊悬着的心也落了大半。

  原是想再说几句的,问这一路是否安好,战事是否平顺,也说薛宝这段日子练功刻苦,可话到了嘴边,到底还是都咽了下去。

  一个是侯爷的亲随,一个是夫人的大丫鬟,加之在岭东的规矩不似京中森严,两人的关系问一问说一说也不突兀,更不碍事。

  可锦蕊猛得就想起了锦灵那时候说过的话,饶是她并没有那等意思,都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了。

  说了怪,不说也怪。

  眼神下意识往远处一瞟,再收回来时,垂在身前的手不由自主就捏紧了,锦蕊讪讪道:“侯爷有消息了,那我就不进去了,夫人那儿还等着信呢。”

  话音落下,锦蕊就转身走了。

  疏影瞥着那快步走远的身影,不禁抿紧了唇。

  他不傻,锦蕊在回避他,他看得一清二楚。

  只是,这是什么缘由?前回在茶楼外说话时,并没有这样的感觉。

  疏影想起了那日鸣柳说过的话,莫不是有些风声传到了锦蕊耳朵里了?

  他们爷们说话,总是欠妥当的,锦蕊是姑娘家,要脸面,更损不得名声……

  按说,那天雅间里就只有他和鸣柳两人,怎么就传了些出去呢……

  锦蕊把银子交给了薛瓶儿,记挂着杜云萝的事儿,片刻也不敢耽搁,匆忙回府。

  杜云萝歇了午觉起来,正梳着头,锦蕊便打了帘子进来。

  “夫人,”锦蕊笑盈盈道,“在柳树胡同遇见疏影了,他说侯爷刚进京就进宫去了,晚些就回来。”

  杜云萝自个儿动手描眉,手上一滑,黛色划到了太阳穴。

  她顾不上怪异的妆容,扭过头来,忍不住就笑了。

  听见他回来了,就足够让她开怀的了,比什么事情都高兴。(未完待续。)>!!本站重要通知: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无错误、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文字大小调节、阅读亮度调整、更好的阅读体验,请关注微信公众号appxsyd(按住三秒复制)下载免费阅读器!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