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七百一十八章 心疼

第七百一十八章 心疼

  杜云萝让人去吴老太君和周氏那儿禀了一声,又让厨房里备了些穆连潇爱吃的菜。???·

  延哥儿听说父亲回京了,时不时就往屋子外头跑,等了会儿,又垂着头进来,拉着杜云萝问“父亲何时回府”。

  允哥儿跟在哥哥后面,迈着小腿儿,也是进进出出的。

  杜云萝说不上来,只能跟儿子一道等。

  眼瞅着快到哥儿们歇息的时候,穆连潇还没出现。

  允哥儿小,等不住了,让垂露抱了回去。

  彭娘子想带着哥儿去睡了,延哥儿不肯,紧紧扒着杜云萝:“父亲说了回来的。”

  杜云萝拗不过他,知道他回去也睡不着,就让他睡在罗汉床上。

  依着母亲,延哥儿起先还叽叽喳喳说话,过了两刻钟,慢慢就闭嘴了,迷迷糊糊的。

  锦蕊拨了拨灯芯,把屋里的光线弄暗了些。

  等到了二更,外头有了些动静,杜云萝蹑手蹑脚趿鞋子要迎出去,睡着了的延哥儿揉着眼睛就醒了。

  杜云萝抱起延哥儿,起身出去。

  穆连潇入了中屋,正好与他们母子遇上。

  见到那一大一小,心神骤然间就静了下来,他不由地就扬起唇角笑了。???????·

  延哥儿清醒了,挣着要穆连潇抱。

  穆连潇在面圣前简单梳洗过,扫去了风尘仆仆,只余下些许疲惫,他从杜云萝手里接过长子,轻轻拍了拍他的背。

  延哥儿搂着穆连潇不肯松手,直到又犯了困,这才让彭娘子抱回去。

  穆连潇坐在罗汉床边,抬手按了按眉心。

  “厨房里温着粥,要不要用些?”杜云萝柔声问他。

  穆连潇伸手扣住杜云萝的手,指腹摩挲着,脑袋往她肩膀上一靠。

  呼吸之间是熟悉的胭脂香,几乎就是一瞬,就能让绷着的精神松弛下来,恨不得沉溺其中。

  穆连潇眯着眼睛喟叹道:“不饿,就是累得慌。”

  他想到刚才回来时的那一幕,娇妻、幼子,比什么都让人踏实,连日夜兼程赶了千里的路,都不算什么了。

  杜云萝忍不住勾了唇角,她很少听到穆连潇叫累,就算是真的累了,他也不挂在嘴边的。

  这会儿出口,不知怎么的,让她有一种对方在撒娇的味道。

  她想笑的,眉眼却又垂了下去。

  心疼,心疼得?·

  不说在军营里如何,单说千里回京,一抵达又进宫去,直到这会儿才回来,不用听穆连潇细说,杜云萝都能想象得到,这一路有多辛苦。

  又怎么会不累呢。

  穆连潇倚着杜云萝靠了会儿,怕她吃力,没有把全部的重量都压上去,歇了会儿,也就坐直了。

  “圣上盯着蜀地那些事情,我回来报信的。”穆连潇解释了一句。

  这场战事,不仅是打压西南异族,更是为了跟蜀地的世家清算,只不过,这个真实目的不能摊在台面上,圣上没有加以他人手,依旧让穆连潇盯着,御前回话自也少不得穆连潇亲自赶回来。

  “什么时候走?”杜云萝咬着唇问他。

  眸子清辉微凉,浮着一层很浅很浅的亮光,穆连潇笑了起来,眸底笑意灿然:“后天一早。”

  后天……

  这也太快了些,太急了,都不够缓缓精神的。

  可转念一想,杜云萝又自嘲一般地撇嘴,总比他说明儿个一早就走要强多了,不是吗?

  夜已经深了,让人去柏节堂和敬水堂里禀了一声,穆连潇就没有连夜过去,免得打搅了吴老太君和周氏歇息。

  韶熙园里也吹了灯,杜云萝缩在穆连潇怀里,想依着性子手脚都往他身上扒拉,又怕紧箍着他让他睡不好,犹豫着只拿手搭在了穆连潇腰上。

  她小心翼翼着,穆连潇却不领情,仗着手长脚长,整个人缠过来,交织的呼吸旖旎,杜云萝愣是没瞧出来,这个嘴上说了“累得慌”的人,到底是怎么累了。

  翌日起来,穆连潇去给吴老太君和周氏请安,又把穆连诚的家书送到了二房那儿。

  这一日也没空闲下来,没用上午饭,又进宫去了,再回来时,依旧是二更天。

  这夜,两人倒是说起了战事。

  异族强悍,占着地利,让大军吃了不少苦头,但毕竟兵力悬殊,这场战事,便是今冬收不了尾,来年开春时,也该结束了。

  至于蜀地那些世家,从前仗着山高皇帝远,如今大军就在蜀地,便不好随意动弹了。

  穆连潇此番进京,圣上拿定了主意,让他回去之后就依着办了。

  具体怎么办,穆连潇自然是不能与杜云萝讲的,他也等着一切收场,早些收兵回京。

  天亮时,延哥儿过来请安,见到穆连潇又要走,整张脸上全是低落:“说好了教我练功的。”

  “爹爹记着的。”穆连潇安慰了延哥儿两句,又抱了抱允哥儿。

  允哥儿走路还摇摇晃晃的,弄明白了是父亲又要远行,眼泪鼻涕就往下掉,被杜云萝喂了一小口米糕,才止住了要咧着嘴嚎出来的哭声。

  母子三人一道送穆连潇走。

  王嬷嬷等在二门上,把蒋玉暖写的信交给了穆连潇,让他给穆连诚捎去。

  穆连潇这一趟走后,京城里连续下了几场秋雨,别说吴老太君有点儿吃不消,蒋玉暖那里也摆了炭盆了。

  最不好受的其实是练氏。

  她躺了这么久,即便是有丫鬟按压双腿,小两年下来,两条腿也比不得从前了。

  使不上劲,连没有受伤的那只脚落地,都觉得小腿肚子打颤。

  这也就算了,在天气凉了之后,练氏感觉到腿骨头发痛了。

  十月末,还远远不到烧地火龙的时候,许是夏日里贪凉,摆久了冰盆,冷气伤了腿了,这几日练氏就有些受不住了。

  朱嬷嬷赶紧让人摆了炭盆,屋里暖和了些,练氏的腿只是缓解,并没有尽消。

  请了大夫来看,开了些方子,但毕竟是“旧伤未愈”,一时半会儿也好不起来。

  朱嬷嬷站在庑廊下和董嬷嬷抱怨,说这么下去,还不如干脆就落雪了,天气冷透了,早些烧了地火龙,可能会舒坦些。

  两人嘀嘀咕咕说话,听见对面书房里穆元谋的咳嗽声,不禁交换了一个眼神。

  冬天,不止练氏难熬,穆元谋也是一样的。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