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七百二十章 恍惚

第七百二十章 恍惚

  第七百二十章恍惚

  吴老太君倚着引枕,犹自出神去了。请大家看最全!

  单嬷嬷看在眼里,不敢出声打搅,蹑手蹑脚在一旁的杌子上坐下。

  伺候了老太君这么多年,若说有谁最了解老太君,肯定就是单嬷嬷了。

  她能看明白,老太君什么时候是伤心,什么时候是痛苦,什么时候是喘不过气来

  尤其是,她还知道,吴老太君这些日子到底在经历一些什么。

  唯有她知道。

  单嬷嬷有时候想,若是不清楚那些,许是她也能轻松些,可转念又觉得,要是连她都不清楚,只剩老太君一人扛着,对这位老人实在太艰辛了。

  好在,还有她懂,即便不能添上助力,起码能陪着老太君说说话,解解闷。

  吴老太君回过神来,她看了一眼透过窗户洒进来的日光,自嘲一般地笑了起来:“我还以为我呆坐了很久,原来,也就只有一瞬。”

  单嬷嬷的心倏然就紧了。

  “阿单,”吴老太君的声音低沉得几不可闻,“这滋味可真不好受,连诚往后”

  单嬷嬷上前握住了吴老太君的手,似是安抚老太君,又像是在说服自己:“好歹活着,好歹能活下去”

  吴老太君的眼前模糊了,她的肩膀颤着,张了张嘴,却只剩下苦笑。

  穆连诚重伤的消息传到了各处。

  徐氏与陆氏一道在小佛堂里诵经,听了底下丫鬟们的话,一时之间都怔住了。

  陆氏叹了一口气。

  徐氏捏着手中佛珠,心神恍惚。

  她没有忘记她和二房的那些恩怨,是穆元谋和练氏害得她年轻守寡,丈夫枉死,母子分离,险些阴阳两隔,她恶毒地想过,要让二房遭受报应,要让那两夫妻也尝一尝失去儿子的滋味。

  这个当口,她应该说些什么?

  徐氏抬眸,望着眼前的坐莲观音像,她沉默良久,出口时,只余下一句“阿弥陀佛”。

  事事自有因果轮回,当着菩萨的面,她还是攒些口德吧。

  陆氏看了徐氏一眼。

  “四弟妹,”徐氏感觉到了,淡淡道,“我分得清好恶。”

  陆氏微怔,而后垂下眸子,低低应了一声。

  就算是为了打发漫长的寡居生活,并非是一味向佛,如今也都是诵了半辈子经的人了,何况,徐氏寻回了儿子,又做了祖母,只会比她更信赖佛缘,也更愿意替儿孙积福。

  何况,都晓得好恶。

  将门出身之人,会厌弃穆连喻与穆元婧之间的关系,视为耻辱,但却不会抹去穆连喻战死沙场的果敢和功绩。

  为朝廷征战,马革裹尸,亦或是身负重伤,皆是荣耀。

  穆连诚也是这般,无论她们与二房有多大的仇怨,心里想着的是牢牢压制住二房,以求能过“太平”日子,但落井下石的心思,是半点也没有的。

  消息传到风毓院里时,穆元谋并不在后院。

  朱嬷嬷听完了传话,脚下发软,几乎是一屁股就摔坐在了地上,她本能地回头去看正房方向,却不知道要怎么去跟练氏开口。

  董嬷嬷想拽她起来,手上也使不上劲来,最后摔作了一团。

  院子里的丫鬟婆子们没听见那传话之人说了什么,见两位嬷嬷这么个反应,也晓得事情不好。

  有胆大的上来问:“是不是二奶奶出了什么状况?”

  朱嬷嬷背后发凉,打了个寒颤,一把拉住传话的人,道:“快,快去尚欣院,这事儿不许告诉二奶奶,千万不能告诉二奶奶!”

  传话的人木讷点头,转身就跑了。

  朱嬷嬷手脚并用爬起来,浑身颤着,摁着董嬷嬷的肩膀:“老董,我去禀太太,太太跟前瞒不得,你去看看二奶奶,我怕、我怕”

  董嬷嬷也醒过神来,她是知道蒋玉暖的身子骨的,别人怀孕发胖,她们奶奶却瘦了许多,再受刺激,肯定要出事。

  她顾不上说什么,连滚带爬就往尚欣院去。

  朱嬷嬷提着千斤重的双腿进了正屋,屋里烧着炭盆,可她依旧觉得冷得慌,就跟站在了冰窖里似的。

  练氏抬头看她,啧了一声:“外头怎么回事?老朱,你怎么失魂落魄的?我还没死呢,哭丧着脸给谁看!”

  朱嬷嬷垂下了头,闭上了眼睛,木然道:“太太,蜀地传了消息来,二爷坠马了,命是保住了,人、人是站不起来了,瘫了”

  脑袋里像是鞭炮炸开了一样,嗡嗡的。

  练氏嘴唇嗫嗫,目光游离,四处看了一圈,最后又落到了朱嬷嬷身上:“呵,老朱,你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

  朱嬷嬷复述了一遍。

  只说到一半,一个引枕迎面砸在她脸上,打断了她的话。

  “胡说八道!”练氏喝道,“谁传的乱七八糟的消息!别拿连诚说事儿!”

  朱嬷嬷咬紧了后槽牙,狠着心又说了一遍,却还是没有说完。

  练氏厥过去了,歪在了床上。

  早就傻了的珠姗此刻才跳了起来,冲过去掐练氏的人中:“太太、太太!”

  练氏是一口气憋着了,好不容易顺过来,她死死拽着朱嬷嬷,心脏痛得她说几个字都喘:“胡说的,胡说的”

  “太太,是疏影回来报的信,听说老太君那儿也知道了。”朱嬷嬷看着练氏那煞白的脸,几乎要哭出来。

  “老太君?是啊,老太君”练氏喃喃,一把甩开了朱嬷嬷,她掀开被褥,翻身下床。

  这一刻,她忘记了,她是一个断了腿的人,她根本站不起来。

  练氏直直摔在了地上,胳膊撞在了椅子上。

  若是平日,她早就喊痛了,但这会儿,她似乎是什么都没有感觉到,挣扎着要爬起来。

  试了几次又都摔回去,练氏不管了,只靠手臂撑地,拼了命地要爬出去。

  她要去问老太君,她要亲自问明白,她便是爬,也要爬到柏节堂。

  朱嬷嬷和珠姗哪里敢让她爬。

  珠姗哇得一声哭了,一面抹泪,一面去扶练氏:“太太,您别这样,奴婢给您安排轿子去,您等一会儿”

  练氏片刻不肯等,咬着牙关往外头爬。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