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七百二十四章 快意

第七百二十四章 快意

  第七百二十四章快意

  掌心掐出了月牙印,杜云萝都不自知。

  她只是看着蒋玉暖,面上还算平静,心里翻滚一片。

  和蒋玉暖打了两世交道,杜云萝知道,蒋玉暖骨子里是个柔弱之人。

  即便是前世靠着穆连诚的支持,一步步蜕变,本性依旧难易。

  杜云萝原本想着,今生起伏,蒋玉暖自己就能把自己逼得喘不过气来,可事实上,她还是想错了。

  所有人都想错了。

  以为蒋玉暖是扛不住蒋方氏的那些话,情绪起伏,动了胎气。

  可事实上

  刚刚在外头,医婆悄悄与杜云萝说,蒋玉暖用了堕胎药,若不然,不会那般凶险。

  杜云萝霎时就惊呆了。

  蒋玉暖是绝对不会做这种事情的,这个当口,府里上上下下,又有哪个会下此毒手?

  不可能是吴老太君,老太君再防备二房,也不可能对蒋玉暖的肚子下手。

  会是谁?

  杜云萝想弄明白,急匆匆进来,听王嬷嬷那几句话,她心里多少有数了,医婆没有诓她,那是事实。

  “连潇媳妇?”周氏似有所感,低低唤了她一声。

  杜云萝回过神来,附耳与周氏说了一句。

  周氏的眸子一缩,亦是难以置信,但她很快就平静了下来:“王妈妈,出去说话。”

  王嬷嬷舍不下蒋玉暖,也舍不下那团布包。

  周氏没工夫跟她磨蹭,让苏嬷嬷带着人进来,两个婆子架着王嬷嬷到了外间。

  “连诚媳妇今儿个吃了什么?”周氏沉声道。

  王嬷嬷打了个寒颤,东一句西一句的,从早上起来说到了蒋方氏来访,她不是糊涂人,起先是突遭变故没缓过神来,这会儿一面说,一面也冷静下来了。

  嘴里的话不停,心却冷得跟冰窖里冻了一个月一样。

  周氏和杜云萝不会好端端问这些,王嬷嬷逼着自己细细去回忆,目光却最终落在了罗汉床上。

  上头摆了几子,不久前,蒋玉暖和蒋方氏就坐在几子的两边,蒋方氏训斥了一通,蒋玉暖一言不发,低头吃茶。

  是了!

  吃茶!

  桌上本是摆了茶水点心的,而现在,只剩下了点心盒子,茶壶不见了。

  王嬷嬷踉踉跄跄地走过去,一屁股坐在了罗汉床上:“茶壶呢,茶壶呢”

  刚刚还在这儿的,蒋玉暖喝了好几盏呢,然后肚子就突然痛了起来,当时屋里乱成一团,谁还会有心思去收拾茶壶茶盏?

  “谁收的?谁收的?”王嬷嬷大喊起来,噗通跪倒了周氏和杜云萝跟前,“茶水,定然是在茶水里!”

  王嬷嬷说得颠三倒四的,周氏和杜云萝还是听懂了。

  蒋玉暖的屋子,能进来的也就这么几个人,周氏雷厉风行,一通问话,还没动刑,就有人狗咬狗一般都咬出来了。

  舒玉和舒清,蒋家陪嫁来的两个丫鬟。

  舒玉说,茶壶是舒清收走的舒清说,茶里的东西是舒玉下的。

  哪个都不是好东西。

  练氏醒来的时候,刚巧听见问话,一口气没上来,险些又要厥过去了。

  蒋方氏爬起来,冲上前去拳打脚踢:“疯子!都是疯子!”

  舒玉被打得嗷嗷叫,大喊道:“奶奶自个儿几年生不了蛋,又拦着爷不让爷收用我们,太太你压在头顶上,奶奶也没胆子放我们出府,我们就这么夹在中间,左右都不是人了。

  谁拿我们当人看了?我今年二十二了,舒清二十三了,真让我们做一辈子丫鬟?

  都不活了算了!”

  蒋方氏手上的劲儿一下子泄了。

  苏嬷嬷上前,一把捏住了舒玉的下颚,冷声道:“堕胎药哪里来的?谁给的?”

  舒玉嗤嗤笑了起来,明艳得仿若二八年华的女子,乌黑的眸子里全是笑意,还有几分嘲弄和讥讽,余下的是快意,扭曲的快意。

  她抬起了手,指尖四处摆了摆,最后落在了杜云萝身上。

  “夫人。”舒玉笑着道。

  霎时鸦雀无声。

  蒋方氏突然寻到了发泄处,想朝杜云萝扑过来,半途就被两个婆子给阻了。

  杜云萝半步都没有挪,她只是皱眉,深深看着舒玉,哼道:“我?我有这个必要吗?”

  练氏咬着后槽牙,盯着杜云萝。

  她知道的,背后的人不可能是杜云萝,因为根本没有必要。

  爵位已经是穆连潇的了,杜云萝又有两个儿子,这个时候,她朝蒋玉暖动什么手?又不是脑袋被驴踢了。

  这个侄媳妇,远比她从前以为的要厉害,断不可能自毁长城。

  舒玉笑容更盛,分明俏皮又灵动,却也叫人胆战心惊。

  “夫人,”舒玉又说了一遍,而后补充道,“夫人身边的柔兰妹妹。”

  杜云萝的心跳慢了一拍。

  苏嬷嬷把舒玉甩开,骂道:“血口喷人!”

  杜云萝深吸了一口气,朝锦蕊抬了抬下颚,锦蕊会意,快步出去了。

  “柔兰?”杜云萝舌尖顶了上颚,拧眉,开口道,“那就带过来问问。”

  不能不问,她掌着中馈,这么大的事情,不能推开了不管,况且柔兰还是她韶熙园的丫鬟。

  此刻问明白了,远比拖着强。

  若不是柔兰,那还好说,要真是她,即便杜云萝没有害蒋玉暖的心思,也要落得个管教无方的罪名。

  杜云萝心底里隐约有些感觉,舒玉讲的怕是真的,柔兰牵扯其中了。

  柔兰爱慕穆连诚,因此妒恨蒋玉暖?

  锦蕊回到韶熙园时,柔兰正伺弄庑廊下的几盆菊花。

  “二奶奶小产了,是个哥儿。”锦蕊走到柔兰背后,冷不丁开口。

  柔兰被吓了一跳,半蹲着的人跪到了地上,半晌,慢慢爬起来:“这样啊”

  “舒玉说,是你给了她们堕胎药。”

  柔兰缩了缩脖子:“胡说的,我为何要”

  “因为你爱慕二爷,不是吗?”锦蕊打断了柔兰的话,声音平得没有半点儿起伏,她在问,却也笃定。

  心思被人说破,柔兰不由慌了神,支吾着说不出话来。

  锦蕊让高嬷嬷搭把手,把柔兰架到了尚欣院。

  柔兰抬头见了那么大的仗势,各个都恨不能生吞活剥了她,她越发乱了。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