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七百三十章 交代

第七百三十章 交代

  第七百三十章  交代

  杜云萝有孕,穆连潇和周氏欢喜不已。

  最近府里不平顺,能添一桩喜事,自是再好不过。

  随着穆连诚回京,宫里的赏赐追着来了,慈宁宫里晓得杜云萝又有了身孕,也没有落下她。

  练氏对那些金银绸缎恨得牙痒痒的。

  这些有什么用?能让穆连诚站起来?能让她的金孙活过来?

  风毓院里,练氏气闷了好几日,好不容易能宁神歇个午觉,就听见院子里此起彼伏的惊叫声,闹得她脑门子都痛了。

  “老朱!”练氏唤道,“出去看看,到底怎么一回事,这院子里还有规矩没有?大呼小叫的,看我不中用了,连规矩都不知道了!”

  朱嬷嬷赶忙应了,撩了帘子出去,见穆元谋住的书房外头乱作一团,她不由也冒了火气。

  “怎么回事?青松呢?”朱嬷嬷沿着庑廊走到书房外头,低声喝道。

  一群丫鬟婆子面面相窥,胆大的出来回话:“朱妈妈,不好了!老爷厥过去了,叫人抬回来的,刚刚送进屋里。”

  朱嬷嬷听了前半句,刚想骂人,又被后半句话给噎着了。

  穆元谋厥过去了?

  这算什么事儿!

  朱嬷嬷顾不上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的心,推开面前的人,抬脚入了书房。

  青松站在床边,闻声转过头来,一副吓得快要哭出来的模样:“妈妈,怎么办呀!叫不醒老爷呀!”

  “慢慢说!”朱嬷嬷沉声喝她,几步到了床边,一看穆元谋脸色廖白、嘴唇发青躺在那儿,她眼前也是一黑。

  青松颤着声哭了:“老爷刚在屋里用了午饭,才走了没一会儿,又叫人抬回来了,说是在园子里厥过去了。妈妈,好端端的怎么会这样啊!我怎么跟老太君、太太交代啊!”

  朱嬷嬷被青松哭得心里越发乱了,咬牙道:“叫大夫了没有?”

  青松猛一阵点头。

  等了没多久,大夫背着药箱进来,又是诊脉又是翻眼皮,半晌道:“二老爷这怕是不太好。”

  朱嬷嬷浑浑噩噩回去禀练氏。

  练氏惊得一口气不顺,憋得她重重咳了起来:“昨儿个还好好的,怎么今天就不好了!我不信,我要去看看!”

  朱嬷嬷也不敢拦练氏,跟前回似的,依样画葫芦,背着练氏过去,亏得就几步路,也算不上吃力。

  练氏到了书房,几乎是扑在了穆元谋身上:“老爷!老爷!”

  朱嬷嬷喘着气,解释道:“大夫说,老爷是郁结攻心,这两年一直咳嗽,心肺损了,又突遭二爷的事儿,闷在心里,突然迸发出来,冲倒了。”

  听起来是这么个理,但练氏一时半会儿根本受不了。

  她刚刚经历了儿子重伤,儿媳失了金孙,如今丈夫又不好了,这日子还怎么过?

  练氏越想越悲戚,郁结的岂止穆元谋,她难道不是?她也胸闷,也心痛,她也挨不住了啊!

  脑袋晕晕乎乎的,练氏两眼一翻,晕过去了。

  屋里愈发乱了。

  消息传到韶熙园里时,杜云萝惊讶极了,再三确认婆子没有传错话,她起身往柏节堂去。

  风毓院里乱糟糟的,两个主子都晕着,不肖她去凑热闹,反倒是吴老太君跟前,杜云萝怕老人家吃不消。

  秋叶在屋外拦住了杜云萝,低声道:“夫人,老太君不大好,流了不少眼泪,这会儿睡着。”

  这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单嬷嬷蹑手蹑脚出来,道:“夫人屋里坐会儿吧,双身子别操劳了,您替奴婢守着老太君,奴婢去看看二老爷和二太太。”

  杜云萝自是应下,进了暖阁一看,吴老太君气色很差。

  前几天请平安脉的时候,大夫悄悄与杜云萝说过,老太君已经是强弩之末,未必能撑到过年。

  这一点,长房上下心知肚明,前回邢御医来的时候也是这么说的,可事到临头了,舍不得依旧是舍不得。

  便是过年,原也还有两个月,人若有心挺着,兴许能挺过去,再多挺些时日。

  杜云萝一直觉得,吴老太君是那个能挺得住的人。

  哪知道突然就出了穆元谋的事儿,这是老太君唯一的儿子了,对老太君的打击定然不轻。

  吴老太君睡得极不踏实,但也睡到了日头偏西,才幽幽转醒过来。

  杜云萝扶老太君坐起来,垫好了引枕,伺候老太君倒水漱口。

  “阿单呢?”吴老太君嗓子喑哑。

  杜云萝道:“单妈妈去风毓院了,两刻钟前,母亲使人来说过,她也在风毓院,让祖母您放宽心,有了消息就回来报。”

  吴老太君垂着唇角,她老了,皮肤松了,眼角唇角都往下垂,即便笑起来的时候,也很难扬起来了。

  “连潇媳妇,”吴老太君示意杜云萝在身边坐下,手掌附在她平坦的肚子上,道,“老婆子怕是看不到孩子出生了,连你这肚子是圆是尖,可能也看不到了。”

  吴老太君的声音平静,可就是这样的平铺直述,让杜云萝的眼泪生生往下掉。

  “祖母,您答应我了的,等姐儿出生,您要抱抱她,您还要给她取名字……”杜云萝抽泣着道。

  “肯定是个姐儿,又可爱又机灵。”吴老太君笑了起来,却差点岔气,她缓了缓,又道,“趁着我精神还不错,我再跟你说一说,你和元策媳妇都是拎得清的,旁的事儿我无需交代,就剩一个连慧,我应了她的,只怕来不及兑现,你晓得内情,给她一条路。”

  杜云萝抹着眼泪点头,老太君一副交代后事的口气,说什么她都要应了的。

  “这辈子,我清清白白地来,也想清清白白地走,我想给定远侯府的几代荣光添砖加瓦,若有灰尘蒙珠,老婆子抬手擦去。”吴老太君说着说着,泪水顺着眼角滑落,没入银白鬓角,“只是老婆子老了,留给我的时间太少,我的背也太弯了,力气不够,只能做到这一步了,我带来的好,留在这儿,我带来的不好,我带走了。好孩子,不哭了,让秋叶伺候你擦把脸,老婆子歇一歇,也再想一想,想姐儿的名字。”

  :。: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