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七百三十四章 故去

第七百三十四章 故去

  天色大亮之时,吴老太君过了。

  单嬷嬷从暖阁里退出来,静静看着秋叶。

  秋叶似有所悟,眼泪涌出,没有问也没有说,站起身来理了理衣摆,顶了一把油伞,匆匆去了风毓院。

  风毓院里头,静悄悄的。

  练氏已经不哭了,朱嬷嬷守着她。

  穆连诚坐在轮椅上,整个人疲惫不堪,蒋玉暖没出小月子,还是咬着牙下了床,里里外外裹得厚重,帮着穆连慧递东西。

  穆连慧在替穆元谋收拾。

  原本该是儿子来做的,现在指望不得,由穆连康和穆连潇两个做侄儿的收缀了,余下的事情由穆连慧操持。

  杜云萝没在书房里,站在庑廊下,吩咐底下人做事,往各处发讣告,搭建灵堂,准备做白事。

  正忙着,秋叶过来,抬头看向杜云萝,福了福身,道:“夫人,老太君过了。”

  哐当一声,杜云萝手里的手炉砸在地上,险些砸了脚。

  锦蕊蹲下身子捡起手炉,默默交还给杜云萝。

  杜云萝接过来,咬了咬牙,站在窗户边,对着里头的人抬声道:“秋叶来了,祖母过了。”

  本就悄无声息的书房里越发静了,落针可闻。

  直到青松耐不住,咽呜哭出了声,众人才回过神来。

  穆连潇走出来,握住了杜云萝的手,指尖微微用力,稳着气息,道:“过去柏节堂吧。”

  风毓院里,交给二房众人自己操持,余下的都往吴老太君那儿去。

  穆连潇一路沉默,杜云萝抬眸看他,他的眼角通红通红的,杜云萝收紧了手指,十指相扣。

  柏节堂里哭声一片。

  饶是杜云萝忍着,也禁不住这连片的哭声,眼泪簌簌往下落。

  暖阁里,周氏、徐氏和陆氏替吴老太君收拾,擦身、梳头、更衣。

  庄珂带着几个孩子,杜云萝要忙的事儿极多,延哥儿和允哥儿也一并交由庄珂带了。

  “怎么这般突然?”庄珂低声询问秋叶。

  秋叶垂头,道:“刚醒的时候还好,哪知道二老爷过了,老太君一时没抗住……”

  庄珂长叹了一口气。

  吴老太君的身子骨,府里众人都有准备,却是没有想到,竟然这般突然,一早上就接连着……

  中午时,练氏被一辆马车送出了府,单嬷嬷亲自送出去的,对外头说,穆元谋和老太君前后脚没了,练氏挨不住吐了血,府里要治丧,不适合养病,就送去庄子上。

  洪金宝家的跟杜云萝说,她亲眼看见了,单嬷嬷动的手,一碗汤药喂下去的。

  穆连诚和穆连慧也是心知肚明,可事已至此,还能如何?

  二房败了,吴老太君就是这么安排的,他们这时候就算想掀起风浪来,也要掂量掂量轻重。

  谁也不干净,真的闹起来了,定远侯府伤筋动骨,谁能置身事外?

  鱼死网破?

  即便练氏留在府里,都不敢打这样的主意,何况是穆连诚和穆连慧。

  败了,就要有败了的样子。

  按照自己想的,按照老太君和穆元谋为他们安排好的路,继续往下走。

  杜云萝是双身子,依着规矩,无论是风毓院还是柏节堂,都只到院子里,并不进屋里,府里摆了灵堂,她也不进去,在外头放了垫子,跪下来磕了头。

  至于穆连慧,她的肚子见不得光,自然避不开,她也不甚在意,这些规矩礼数,她真要在乎,日子也就没法过了。

  做法事的和尚们进府,整日整夜都是诵经的声音。

  慈宁宫里使人来上了香,族中众人、姻亲府中、簪缨世家,来往的人极多,嘴里都说,母子两人一道上路,黄泉路上,倒也有个搀扶的人手,又说吴老太君白发人送了那么多黑发人,挨不住了也是寻常。

  杜云萝听了不少,心里沉甸甸的。

  那时候闪过脑海却又没有想明白的事儿,突然之间就通透了。

  这便是吴老太君说的,她带来的不好,她都带走,就跟当初她想亲手送走穆元婧一样。

  这是吴老太君为她在考量。

  吴老太君当年几次劝说她,让她为了定远侯府对二房多加忍耐,图的不单单是表面上的平静,而是有些事,老太君不愿意让杜云萝沾手,也不愿意操之过急。

  从练氏受伤、青松调到穆元谋身边,直到穆元谋病故,老太君一环扣一环,费了两年光景。

  彼时穆元婧走了不久,穆连喻又战死北疆,若老太君当年下手太快,穆元谋早早病故,又送走“重病”的练氏,会被人说是家宅不宁。

  娶妻不贤,家宅不宁。

  蒋玉暖进门早些,又没人敢说庄珂的不是,只杜云萝这个当家的新媳妇,要受流言之苦。

  流言虽是流言,却也是刀子,割在身上的滋味,杜云萝前世品尝过。

  吴老太君说过,时间太短了,留给她的时间太少了,就是这个意思。

  老太君是真的挺不住了,否则她会拖得更长,如今,总还是短了些。

  杜云萝穿过庑廊回韶熙园,低声问锦蕊:“乡君病着?”

  “是,好几日没出满荷园了。”锦蕊答道。

  杜云萝心中了然。

  穆连慧不敢****去跪着,一来是怕身子吃不消,二来是怕叫人看出端倪来。

  四个月的肚子,亏得是秋冬衣服多才不明显,可也耽搁不了太久了。

  吴老太君也是为了穆连慧考虑了的,穆连慧的肚子是拖不得,不管她再如何称病隐瞒,平素里可以不见人,逢七是躲不开的,等断七的时候,穆连慧的肚子差不多六个月了,真是一日也耽搁不起。

  因着是冬日,天寒地冻的,也不缺冰,停过了五七才出殡。

  穆连潇是承重孙,规矩重。

  杜云萝支着腮帮子问他:“是不是累得慌?”

  穆连潇闭目养神,闻言低低应了声,隔了会儿,又道:“还好,也不是头一回。”

  杜云萝伸手抱住了穆连潇的腰身,两人都没再说话。

  永安十四年初,迎灵回京那次,才是真的压得人喘不气起来。

  老侯爷、穆元策、穆元铭的白事,穆连康的失踪,阖府上下都是哭声。

  穆连潇最是辛苦,对穆元策,他是独子,对老侯爷,他是嫡长房嫡长孙,穆元策不在了,他就是承重孙,一切以儿子的规矩办。

  杜云萝没有陪着穆连潇走过那段时光,如今想来,定是格外艰难。

  如今能做的,唯有在此刻,给他一些支持和助力。

  毕竟,他们都心知肚明,吴老太君为了定远侯府、为了他们两人,到底做了些什么。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