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剑道通神 > 第二十三章 那一剑的风情(六)

第二十三章 那一剑的风情(六)

  (回了乡下老家一趟,现在才赶上来,赶紧更新)

  青云宗以剑立宗,宗内弟子练剑者数多。

  外宗十强席内,练剑者高达七人,这徐幕也练剑。

  徐幕的剑法一展开,便如同一片雨幕般的,密不透风、连绵不绝,让对手只能不断的招架和后退,丝毫找不到任何反击的机会。

  久守必失,是至理,当然,若是足够强,也可以守到对方力竭再行反击,可惜此人不能,徐幕击破对方的防御,迅疾无匹的剑光飞速刺杀在对方身上,直接留下九道剑孔。

  不过这是宗门大比,并非仇敌撕杀,要留手,因此那九道剑孔看着惊人,实则只是皮表之伤,就算是不撒药粉也能够在短时间内自愈。

  两战,徐幕和许玲分别保住了自己的席位,不过这只是开始,难保不会有人再来挑战他们,不容松懈。

  第三战,挑战者是煞血剑单元龙。

  单元龙一步迈出,落在演武台上,冰冷犀利的眼眸横扫而过,众人纷纷屏住呼吸。

  毫无疑问,单元龙的名声很响亮,展现出来的实力也十分惊人,哪怕是现在的十强席也不得不重视。

  那么,单元龙会挑选谁作为对手?

  当单元龙冰冷犀利的目光扫过自己时,徐幕面色微微一变,肌肉紧绷,没来由的感到紧张。

  单单从单元龙之前几场战斗展现出来的实力而言,徐幕觉得,自己全力出手未必能够胜过他,有可能会被对方击败。

  不过在不得连续挑战同一人的规则之下,自己刚刚才被挑战,就算是单元龙想挑战自己也不行,想到这里,徐幕不由松了一口气,他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的心境已经受到影响了。

  许玲也有些紧张,没办法,她的名次是比徐幕高,但实力却高出不了多少,而她已经间隔一场了,可以被挑战。

  “你。”单元龙的目光最终落在名列第七的阴风刀尹冲身上。

  “挑战我,你会后悔的。”尹冲阴阴一笑,不见作势,身形却冲天而起,凌厉的破空坠落。

  “区区第七,说什么狂言。”单元龙的反驳十分犀利。

  “找死!”尹冲一怒,人还未完全坠落之际,腰间长刀便已经出鞘,凌空劈杀。

  尹冲的刀是灰色的,上面有一丝丝的纹路,看起来十分诡秘,当刀身破空时,伴随着一阵呜呜的声音,让人头皮发麻。

  阴风袭来!

  单元龙面色冰寒,眼眸深处似有一点寒芒绽放,凝视凌空劈落的一刀,不闪不避,右手却不知道何时已经扣住剑柄。

  真气奔涌,血色的气息弥漫,煞气升腾,尽数往腰间长剑奔涌而去。

  感知敏锐的人都可以感觉到,一股可怕的煞气力量正在单元龙腰间长剑内凝聚,等待爆发。

  阴风刀尹冲首当其冲,面色不禁一变,被血红色气息弥漫的单元龙竟然给自己带来明显的威胁。

  真气全开,极速奔涌之间,纷纷灌入手中长刀,刀身颤鸣、呜咽之声如鬼泣,黑色的真气覆盖刀身,化为可怕的刀芒吞吐不定,阴风更加强烈,吹袭四周,温度急剧下降,让人仿佛置身于阴寒深夜。

  阴风三绝斩!

  只在一息不到的时间,尹冲身形坠落的同时,手中长刀便全力的劈出三刀,每一刀刀芒长达数米,全力施为,没有半分留手。

  单元龙的威胁很强,尹冲不得不改变主意,全力出手,力求一下子将对方击败,以免时间长了多生变故。

  阴风三绝斩,便是尹冲的拿手绝招。

  刹那,一束血色光芒带着惊人的犀利和滚滚煞气,自剑鞘内喷射而出,其势无匹、无坚不摧。

  当那血色剑光出鞘的刹那,惊人的煞气便冲击在尹冲身上,让尹冲面色惊悸。

  尹冲的确很强,然而,他所杀的人不如单元龙多,更何况单元龙得到的奇遇,那功法和剑法和煞气有关系,煞气越多威力就越强,相辅相成之下,那威力更加可怕。

  而尹冲杀人所积累的煞气,只是单纯的煞气,无法将之有效的应用起来。

  差距很明显。

  强烈的煞气冲击下,尹冲纵然没有畏惧,但一身皮肤也感到发麻,运行的气血也受到些许影响,这完全不受他自己控制。

  血色剑光刺眼万分,将眼前的空间刺穿,疾杀而至。

  “斩!”暴喝声,壮大声势,似乎让阴风三绝斩的威力更进一步增强。

  众人纷纷瞪大双眼,完全没有料到,单元龙和尹冲两人一出手就是绝杀,直接要分胜负。

  那一束血色剑光势如破竹般的,将第一道刀光击碎,接着,又击碎了第二道刀光,杀向第三道刀光,硬碰硬,没有半分取巧。

  不过每击碎一刀,自身都会有不小的消耗,与第三刀碰撞的刹那,双双溃散开去。

  “杀!”尹冲再次一喝,身形落地,双足猛然一蹬地面,整个身子怪异的扭动,腰身发力,长刀横切。

  这一刀的角度十分精妙,速度更是惊人。

  但单元龙的反应极快,刺出的一剑不曾收回,而是顺势斩落,如同违背常理。

  刀剑交击!

  刹那,单元龙与尹冲两人身形交错而过,只有一抹血红剑光和一束黑色刀光错开,在空气当中徐徐消散。

  两人间隔两米背对,尹冲一动不动,单元龙长剑徐徐归鞘,剑身与剑鞘的摩擦声尤为刺耳。

  嘀嗒!

  那是一滴鲜血坠地发生的声音,很小,却很清晰。

  血是尹冲的血,从尹冲的手背滴落。

  收刀入鞘,尹冲一句话也不说,径自往演武台下走去,众人纷纷错愕。

  自己走下演武台,那就等于认输。

  绝大多数人不解,但少数人却大概知道尹冲为何这么做。

  尹冲与单元龙错身而过的刹那,挥动长刀十几次,速度极快,让实力不够的人根本就看不到。

  而单元龙却只出了一剑,就是那一剑,击溃了尹冲十几刀,刺向尹冲的心口,临危之际,尹冲扭转身躯,变不可能为可能,但还是没能够完全避开,被伤到了手背。

  避开那一剑,可以说是尽了尹冲全力,还带着几分运气成分在内,再来一次,尹冲自己也不敢肯定能否做到。

  这一点就能看出单元龙很强。

  不过若是要战,尹冲却还是可以一战,他却选择认输,估计是打算保留一些实力,也避免受创,在之后进行挑战吧。

  这,也的确是尹冲的想法。

  单元龙获胜,成为第一个击败十强席的弟子,坐上了尹冲的席位,暂列第七。

  第四战挑战并没有因此而停顿,立刻开始。

  “我挑战徐幕。”第四战的挑战者直接指名道姓。

  没办法,十强席当中,每一个都很强,就徐幕排名最低,实力估计也是最弱的,最有望击败,取而代之。

  基本上,名列第九第十者都比较危险,很容易被挑战。

  徐幕上台,一下子就爆发出全力,剑光如骤雨连绵不绝,密不透风,让对手只能招架,而后落败。

  至此,徐幕的实力高低就被人看得清清楚楚,之后有人要对付他,会更容易几分,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现在不爆发全力,只会被人击败,连第十都保不住。

  至于后面胜负如何,再看了。

  第五战开始,挑战的却是名列第八的晋侯。

  晋侯身形瘦小,一双眼睛乌黑,精芒四射,给人十分灵活的感觉。

  一上台,晋侯就展现出惊人的灵活,就像是一只在丛林中飞跃的猿猴一样,从容不迫的避开对方的一切攻势。

  抓住机会,双手成拳,以惊人的灵敏攻击。

  连消带打,劈头盖脸,让对手完全丧失了反击的可能,身上多处中招。

  晋侯的每一拳攻击威力不算很强,完全可以抗住,然而难就难在于很多拳,连绵不绝的击打,每一拳又都蕴含一种奇特的气劲,让被击中的部位瞬间乏力。

  当晋侯停止攻击时,挑战者身形摇摇晃晃脚步踉跄后退,好像喝醉了的汉子一样,不断的后退出十几步后,一屁股跌坐在地上,浑身酥软无力。

  晋侯身形一跃,灵活的落在十强席上,重新落座。

  “十强席果然没有一个好惹的。”

  “也就徐幕的实力最弱。”

  第六战开始,挑战的是许玲,最后却被许玲击败。

  后来者想要居上,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迄今为止六战,也就是单元龙获胜。

  第七战,上场挑战者,正是青芒剑柳真纪。

  和单元龙一样,柳真纪毫无疑问是一个实力很强的对手,让徐幕紧张起来。

  徐幕有种感觉,自己不见得是柳真纪的对手,因此若对方挑战自己,结果极有可能就是自己落败。

  只是柳真纪的目光在徐幕脸上一扫而过,并未挑选徐幕的意思,这让徐幕欣慰的同时,又很恼怒,被小瞧了。

  柳真纪的目光落在杨超凡身上,眼底闪过一丝犹豫,旋即又移开。

  其实他很想挑战杨超凡,只可惜,没有半分把握,而挑战机会仅仅只有一次,还是先进入十强席后再说。

  “你。”柳真纪指向十强席之一,正是名列第六者风行者谭烈。

  谭烈起身的刹那,便有风声响起,旋即仿佛乘风一般的落在演武台上,他的身形修长,尤其是一双腿更是修长得引人注目,而谭烈所修炼的武学,正是腿法,十分精湛,威力惊人。

看过《剑道通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