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剑道通神 > 第七十一章 冥榜新秀

第七十一章 冥榜新秀

  血珠在半空翻滚,阳光照射下绽放出夺目光芒,缓缓坠落。

  那身形却在刹那溃散,移形换位般的出现在不远处。

  林鹤鸣心有余悸,方才那一剑,太快,差点就被击中,虽然及时避开,但手背也被切开一道剑伤,洒出两滴鲜血。

  如此之际,对方还能够避开自己一剑,陈宗也不得不惊叹。

  重龙剑归鞘,斩岳剑出现在手中。

  斩岳剑比重龙剑更沉重许多,不过对陈宗整体而言,并没有多大的影响,相反,更沉重的重量所能够爆发出来的威力更强,并且斩岳剑是中品半圣器,有着中阶半圣级的力量,增幅更明显。

  看到陈宗换剑,那剑上弥漫而出的压力,林鹤鸣双眸微微一眯,忌惮之余,更是兴奋。

  只是手背些许受伤而已,毫不影响实力。

  双臂一抖,一道道光芒宛如飘羽般的飞旋而出,环绕双臂,凝聚为一副臂甲,臂甲连着手套,让林鹤鸣的双臂双手大变模样,一股惊人的气息随之弥漫而出。

  半圣器!

  而且,还是高阶半圣器!

  双臂飞扬,身形飞跃,如天鹤翔空,凌空扑杀而至,云鹤八绝手再次施展。

  高阶半圣器下,云鹤八绝手每一招的威力变得更加可怕更加惊人。

  但动用斩岳剑的陈宗,不破剑圈一施展,混元不破,五尺方圆,将林鹤鸣的一切攻击全部都抵御住。

  陈宗再一次诠释出不破剑圈的强大。

  心之域下的不破剑圈,更是可怕。

  不仅将林鹤鸣的云鹤八绝手完全挡住,更是循着薄弱之处反击,每一剑反击威力强横无匹,让林鹤鸣不得不出手抵御,连绵的攻势屡次被打断。

  “天鹤诀!”一声低吟,却似白鹤尖锐高亢的鸣叫,气息如焰,又化为白鹤虚影冲天而起,于高空一个完美转身,俯冲而下。

  轰!

  白鹤虚影入体,林鹤鸣的气势暴增。

  云鹤八绝手的威力,更加强横。

  “天晶战体!”陈宗也施展出秘法。

  天晶战体,已然小成,对自身实力的增幅愈发明显。

  十影十刃杀!

  刹那,以身化剑,十道身影十道剑光纵横八方,环绕林鹤鸣周身杀出。

  修为、武学、秘法,全部施展。

  林鹤鸣爆发出全力,陈宗也一样拿出本尊全力。

  战斗愈发激烈,武斗台四周观战诸人,震惊莫名。

  这名为陈宗之人,竟然能与林鹤鸣战斗到这种地步。

  “冥榜!”

  “此人绝对有冥榜实力。”

  “如果他能击败林鹤鸣的话……”

  一句话说出,顿时在众人心中掀起一阵风暴。

  冥榜一百零八位,已经有一年时间不曾发生变化,或者说,名次的变化,也只是限定在冥榜中人身上,并没有新人挑战成功名列冥榜。

  难道,一年以来的不变,今日就要被打破?

  想到这里,众人不免有些激动。

  林鹤鸣是否还能够获胜,继续保持在冥榜上的名次,这一点大家其实不是很关心,相对而言,若是林鹤鸣战败,会更让人激动,因为那意味着,又一个拥有冥榜实力的高手出现。

  一个个屏住呼吸,看着战斗无比激烈的陈宗和林鹤鸣,暗暗期待。

  林鹤鸣的仆人双拳紧握,暗暗为自己的主子鼓劲,希望他能再一次的击败对手。

  主仆荣辱与共。

  林鹤鸣若是被击败,他自然也会受到一些影响。

  一连番攻击,林鹤鸣神色愈发凝重,保持这种高强度的攻击对他而言,力量消耗很大,还要应对对方凌厉沉重的反击,心神消耗很大,和陈宗对比,在韧性上,林鹤鸣显然有些不足。

  当然,若是相对寻常的高阶半圣级,却是要胜过许多。

  林鹤鸣的实力很强很强,让陈宗感受到莫大压力,在不动用修罗分身力量的情况下,想要胜之,很难,甚至于现在只能保持不败。

  这是一场拉锯战。

  但陈宗也能感觉到,这种高强度的战斗下,自身的潜能被一点点的压榨激发出来。

  这也是陈宗所需要的,压榨激发自身的潜力,让练气一道百尺竿头更进一步,铸就完美的练气根基,届时,再行突破至半圣级,如此才能将自身的潜力和天赋充分发挥出来,淋漓尽致。

  陈宗能感觉到,和林鹤鸣这高强度的战斗,自己练气上的瓶颈也似乎松动了一丝丝,不知道是否错觉。

  战!

  不断的压榨自己的力量,不断抵御反击,尽可能的逼迫对方施展出更强的实力。

  磨砺!

  宝剑锋从磨砺出,不经磨砺,如何铸就绝世锋芒。

  林鹤鸣竭尽全力,他也想寻得突破的契机,陈宗,无疑是一个很不错的对手,或许,可以进一步的激发出自己的潜力,进而让自己寻得突破的契机。

  两个人各有目的,却都一样,竭尽全力。

  战战战!

  拳与剑的碰撞,力量激荡八方,犹如风暴四溢。

  力量急剧消耗,白烟袅袅不断从两人的身上冒出,升腾而起。

  “云鹤八绝手……鹤凿空!”

  林鹤鸣神色无比凝重,短袍鼓动,黑发狂舞,犹如大风咆哮吹袭一般,最后的力量在刹那毫无保留的爆发,这一击,也是最后一击,一击之力,再无力。

  这一击若是无法击败陈宗,便没有力量再战。

  这,也是林鹤鸣所掌握的最强一招,是这半年内所领悟出来的一招。

  右手五指并拢,一切力量尽数汹涌汇聚而去,一只白色虚影展翅而起,长长的脖子弯曲,尖锐的嘴巴往前一探,似乎融入右手之中。

  轻轻一动,便有无比尖锐高亢的声音响起,穿金裂石般,令武斗台四周众人面色大变,只感觉耳膜似乎被刺穿撕裂一样,疼痛不已。

  首当其冲的陈宗面色无比凝重,那尖锐至极的声音刺入耳膜内,似乎要将自己的头脑绞碎。

  好在陈宗的灵魂十分强大,精神意志也无比坚韧,识海稳固,这等程度的音波冲击,不足以影响。

  林鹤鸣仿佛白鹤天降般的一击杀至,这一击,尖锐无比,似乎世间无物可以抵挡,任何一切坚硬,都会被生生击碎。

  超强的感知下,陈宗能感觉到这一击的威力,的确比之前的鹤翼斩更强横许多。

  哪怕是排除掉秘法和高阶半圣器的增幅,也比之前的鹤翼斩强大,起码强出三成。

  实力达到这个层次,三成的实力提升,无疑十分可怕。

  这一击,不仅威力强大,更有一种信念、一种绝然,如同置之死地而后生,这样的攻击,最难以抵御。

  那是一种,哪怕你是入圣境强者,我也要一击将你创伤的绝然。

  一击杀至,陈宗神色无比凝重,心之域催发到极致,心神之力疯狂消耗,仿佛被烈火焚烧般。

  这,也是陈宗第一次如此激发心之域,五米方圆内的一切,似乎变得更加清晰,隐约之间,陈宗有种把握掌控五米方圆内一切的感觉。

  那犀利尖锐无比的一击杀入心之域内,速度骤减,这一击的威力,却让陈宗更加震惊。

  不过与此同时,陈宗也发现其中的破绽。

  这一击,林鹤鸣并未完全掌握,因此威力虽然很强很强,但在心之域下,其破绽比鹤翼斩更加明显。

  循着破绽之处,陈宗爆发出全力,血光一闪,卷动八方。

  一剑飙血!

  杀!

  破空声尖锐到极致,一抹血光似乎将长空撕开。

  林鹤鸣惊世一击在刹那一顿,即将击中陈宗的刹那,却如烟雾般的消散。

  斩岳剑带着余波杀出,直接将林鹤鸣击飞,吐血不止。

  不顾一切施展出鹤凿空一击,林鹤鸣本身就已经没有什么力量了,自然无法抵御陈宗那一剑的余波。

  “主子!”林鹤鸣的仆从惊呼。

  林鹤鸣倒飞出百米,落地后双足滑退几米方才站稳,抹掉嘴角血迹,脸色苍白,双眸暗含疲惫。

  陈宗一剑在手,背脊挺直如剑,身上有一丝惊人的气息弥漫,冲天而起。

  看起来,陈宗还很强,仿佛开锋后的宝剑,但陈宗自知,自己一身超灵力几乎消耗殆尽,心神之力也消耗了七成之多。

  这一战,相当艰难。

  当然陈宗还有再战之力,那就是炼体实力。

  修炼到火狱篇,陈宗的炼体实力很强,足以击败寻常的低阶半圣级。

  看着气势依然很强大的陈宗,林鹤鸣不禁露出一抹苦笑,他不知道陈宗现在是外强中干还是依然有余力,但自己确实竭尽全力了,根本就没有再战之力。

  此战,只能认输,唯一可惜的是,自己并没有如愿以偿的寻得突破的契机。

  拱拱手,林鹤鸣转身走下武斗台,他的仆人立刻冲上来搀扶。

  四周寂静,鸦雀无声,旋即炸开,声势如潮似海啸。

  林鹤鸣被击败了,而且不是被冥榜上的人击败,而是被一个新人击败,这意味着,林鹤鸣的名字要从冥榜上消失,陈宗这个名字,将取而代之。

  冥榜的规则就是如此简单如此直接,被击败者,不管你之前排名在第几,都被会取代,若是被同为冥榜上的人击败,那就是名次的互换,若是被新人击败,名次就会被新人取代,而自己的名字,自然是从冥榜上排除,想要重新列入冥榜,便要重新挑战。

  从现在起,陈宗这个名字列入冥榜第一百零五名,如同掀起一场风暴,正式扬名玄冥城。

看过《剑道通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