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剑道通神 > 第三十六章 剑帝东来(六)

第三十六章 剑帝东来(六)

  三道剑光,各自不同,却都威力强横惊人,可怕至极,相隔数千米上万米,也叫众人遍体生寒。

  难以想象,面对如此三尊剑道强者的联手攻击,那人还能活下来吗?

  能!

  事实告诉他们,陈宗不不仅可以活下来,还可以反击。

  左手双指夹住万裂剑芒,右手不知道什么时候扣住剑柄,沉夜剑在刹那出鞘,喷射出一道漆黑如墨的剑光,四周光线在刹那被渲染,仿佛黑夜降临。

  只是一剑,简简单单,却又玄妙至极。

  那一剑划过长空,仿佛将虚空撕裂般的,瞬间挡住三尊剑道强者的剑光。

  如诡秘血影般的森冷剑光。

  如黑色山岳般雄浑沉重的剑光。

  如堤岸拂柳在风中拂动般的剑光。

  三尊剑道强者面色纷纷一变,只感觉自己杀出的一剑,仿佛击中一座可怕至极的剑山般,反冲出一股强横无比的力量,那力量锋锐至极,仿佛能撕裂一切。

  运劲!

  瞬间将那一股力量击散,黑山老人一步迈出,背后仿佛浮现出一座黑色山岳的虚影,弥漫出无比惊人的雄浑和沉重,仿佛镇压八方四极,令得四周的虚空在刹那凝固似的。

  运剑斩落,只是很简单的一劈,却融自身一切力量于其中,重重劈落,却仿佛将山岳劈开似的,其威势无匹,惊人至极。

  这一剑之下,陈宗感觉自己似乎要被劈开一般。

  强横的剑道强者,已经将剑意道意的潜能更充分的挖掘出来,使得每一剑都携带着惊人的意志和信念。

  能够名列天剑榜的剑道强者,都已经能做到这一步。

  鬼影血剑身形变得无比飘忽,仿佛一抹鬼魅虚影般的无声无息,游离于虚空之中,手中尖细的血剑弥漫出一层黑中泛红的光泽,愈发的诡秘幽深,却没有立刻出剑,而是伺机而动,等待陈宗露出一丝破绽便会发出致命一击。

  拂柳剑尊的身形愈发飘逸,仿佛在微风当中如柳叶一般的轻轻摇曳,说不出的从容惬意,其眼神深处,却蕴含着惊人至极的仿佛能够刺穿撕裂一切的锐利。

  一剑刺出,剑身轻轻荡漾,仿佛风中拂柳一般,有一种难以言喻的灵动轻盈和玄妙,偏偏其剑锋惊人至极,在虚空中留下一道道锐利的痕迹。

  第一次出手,只是不过是拿出六七成的实力,但第二次出手拿出的却是十成实力,其威力暴增许多,愈发可怕。

  陈宗双眸弥漫出一丝锐利至极的寒芒,沉夜剑扬起,一剑挥出。

  连环!

  剑光绵绵不绝,宛如山峦叠嶂重重不休,交织纵横四面八方。

  其中,仿佛有大风吹拂,仿佛有洪流滔滔,仿佛有乌云滚滚,仿佛有龙蛇虚影起舞交汇。

  这一剑的威能和玄妙比起以往来,要更加强大许多。

  任凭黑山老人和拂柳剑尊十成功力的一剑,却也难以突破连环剑光,被其重重削弱,直至消失也没有给陈宗造成任何的伤害。

  就在连环剑光消失的刹那,一直游离在四周虚空之中的鬼影血剑出手了。

  瞬息之间,一剑破空刺杀而至,无声无息,却内敛着可怕至极的杀机,锐利至极,贯穿一切,毫不留情的刺向陈宗的后背心口部位,欲一剑将陈宗击杀。

  只是刹那,陈宗的身躯被刺穿,但鬼影血剑却是面色大变,没有半分得手的喜悦,因为她刺中的并非陈宗的真身,只是一道栩栩如生的残影。

  强烈的危机感从侧面袭来,冰冷森冷,直接让半边身躯都发麻,鬼影血剑的面色煞白,惊骇万分。

  只感觉自己引以为傲的速度在此时此刻难以发挥出来。

  竭尽全力爆发,身躯缩小,仿佛又变得佝偻起来,整个人变得模糊,若隐若现,直欲没入那虚空之中。

  但那一抹漆黑的剑光依然斩落。

  “遁!”似乎有一道沙哑晦涩至极的声音从口中响起,鬼影血剑那变得模糊的身躯上,顿时有一层血光弥漫,仿佛狂澜席卷似的,挡住沉夜剑一斩。

  旋即,鬼影血剑化为一抹血光,仿佛遁入虚空之中,飞速远去。

  “什么!”黑山老人和拂柳剑尊面色齐齐大变。

  他们三个互相都认识,也都比较熟悉,勉强算得上是朋友,对于鬼影血剑的能耐,黑山老人和拂柳剑尊也都清楚。

  鬼影血遁!

  这是鬼影血剑的保命遁术,是以消耗自身精血为代价的一种秘法,往往会用在逃命上,有奇效。

  凭着这鬼影血遁,鬼影血剑曾经在一尊实力极强的强者手中逃命,而那尊强者的实力比起上元天剑榜前三来,也不遑多让。

  没想到这一次,这个陌生的青年,竟然也逼得鬼影血剑不得不施展这一门秘法遁术保命。

  不施展则已,一施展,便会燃烧掉自身半数的精血,代价很惨重,往后一段时间整个人都会处于虚弱的状态,一身实力只剩下全盛时期的五成而已。

  便需要服用一些大补精血的丹药来补充自身,否则时间一场,就会留下后遗症。

  其实黑山老人和拂柳剑尊都知道,鬼影血剑原本是一个相貌不错的美人,就是因为修炼了鬼影血遁并且施展过几次后受到影响,变成了一个佝偻的老妪。

  这一次又施展鬼影血遁,还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够恢复过来。

  鬼影血剑遁走,只剩下黑山老人和拂柳剑尊两人,他们已经认识到一点,那就是凭着自己两人的实力,根本就不是这人的对手。

  太强!

  对方所凭的根本就不是什么秘宝,而是自身强大的实力。

  到底是谁,竟然有这等惊人的实力。

  入圣境七重极限的修为,却可以一力抗住自己三人的联手攻击,还一剑逼得鬼影血剑不得不施展保命的鬼影血遁逃命。

  内心无比震撼,显露出面上,惊骇万分。

  黑山老人和拂柳剑尊两人当机立断,毫不恋战立刻后退,迅速远去。

  两人一施展身法飞速远离,陈宗并未追击,而是将左手中的万裂剑芒进一步束缚住,直到其无法动弹,丝毫都反抗不得后,方才将之收入纳戒之内。

  陈宗还不是很清楚那剑芒到底是何等宝物,却知道对自己有大用。

  既然如此,便继续留在这里看看,看看能否得到更多的剑芒,至不济,也可以继续参悟。

  无数震撼的目光中,陈宗举步前行。

  已经是距离万裂剑痕尽头六千米的距离,相当于入圣境九重极限所能够踏足的层次,如今,却还是要继续前行。

  但这一次,众人有些释然,毕竟方才,对方可是一剑挡住三尊剑道强者的联手攻击,又一剑化解两尊剑道强者的全力攻击,第三剑逼得一尊剑道强者不得不遁逃离去。

  这等实力,能继续往前而去,不足为奇吧。

  “此人到底是谁?”

  “如此年轻,却从未见过,绝非我们上元界的剑修。”

  “难道是从太玄界过来的?莫不是太玄宫的弟子?”

  议论声不断,寒山剑君眼眸收缩,惊骇莫名,内心又庆幸不已。

  幸好,幸好方才自己没有冲动的拔剑,否则,很可能会被对方斩杀。

  毕竟实力的差距,太大了。

  方才那三尊实力比自己更强大许多的剑道强者都吃了大亏,更何况是自己。

  此人,到底是谁?

  五千米!

  陈宗停顿在五千米之处,继续参悟起来。

  这里的万裂剑意愈发清晰,阴寒煞气也愈发浓郁,对于本尊和分身的参悟更有帮助。

  “不知道此子的极限是多少?”有人说出了内心的疑问。

  “不久前,玄光剑王踏足三千米之处,不知道此子能否与玄光剑王媲美。”

  “我看难,玄光剑王乃是上元天剑榜名列第三的强者,在上元天榜上,更是名列第七,一身实力强横至极,根本就不是此子能相比的。”

  上元天榜是强者的总榜单,天剑榜则是剑道强者的榜单,两者有别。

  名列上元天榜上的强者,未必能列入天剑榜,而天剑榜上排名较为靠前的强者,必定会名列上元天榜,当然,那些排名较为靠后者,却是难以列入上元天榜。

  陈宗专心的参悟着这里的奥妙,一点点的积累自身,等待厚积薄发。

  ……

  万裂剑痕外,一抹血光飞速遁出,速度惊人至极,超乎许多入圣境九重极限。

  那血光一卷,顿时出现在山中,迅速降落,露出一道佝偻的身影,是鬼影血剑本尊。

  只见这老妪布满皱纹如同枯树皮的老脸色泽发白,双眸暗含疲惫,却布满了惊人的恨意和杀机,其背脊看起来,似乎更佝偻了几分,一身气息也变得萎靡飘忽。

  显然,方才施展的鬼影血遁逃命,叫她受创不轻。

  鬼影血剑立刻取出血红色的丹药服用,迅速炼化,一身气息稍稍稳固下来,面色看起来也没有那么苍白,但想要恢复,却没有那么容易。

  不多时,两道剑光自万裂剑痕下飞跃而至。

  “你们也逃了。”鬼影血剑声音无比沙哑,晦涩至极。

  “此人太强,无法力敌。”黑山老人沉声道,兀自还带着一抹后怕神色。

  “害我损失一半精血,此乃大仇,必须要报。”鬼影血剑满脸恨意杀机:“万鬼剑王曾欠我一个人情,现在,我就要用掉这个人情,叫万鬼剑王杀他。”nt

  记住手机版网址:m.

看过《剑道通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