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剑道通神 > 第六十四章 邪眼逞威

第六十四章 邪眼逞威

  黑暗弥漫虚空,铺天盖地遮天蔽日,完全笼罩。

  陈宗与陈修穿梭于黑暗之中,持剑撕裂杀至。

  天冥子双臂一震,恐怖无比的气劲在刹那爆发,宛如飓风袭卷肆虐无边,排斥一切震荡一切。

  “交出你的分身秘法或者秘宝,我饶你一命。”天冥子的声音也随之响起,传入陈宗与陈修耳中。

  天冥子终究是半步大圣级强者,还是万灵阁的实权长老,所了解的信息比大多数半步大圣都要多,因此思来想去,只有两种解释。

  一种是陈宗拥有特殊的秘宝,可以孕育出一尊分身。

  二则是陈宗拥有分身秘法,可以分裂出一尊分身。

  不管是一还是二,总而言之就是多了一尊分身,而且那分身的实力很强,似乎比本尊还要强横,当然,天冥子现在也有些不肯定到底哪一个才是本尊哪一个是分身。

  但,无论如何都很不凡,若是自己能够得到的话,绝对会变得更加强大。

  陈宗和陈修的心头微微一沉,最担心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

  一直以来,陈宗不在人前展露修罗分身的原因,就是不想让人看出来,从而被觊觎。

  现在面对天冥子这尊半步大圣级强者,其实力太过强横,单凭本尊倾尽一切力量,根本就不是其对手,根本就无法对抗。

  不得已之下,只能暴露出修罗分身陈修,相对于泄露秘密而言,保住性命比较重要,而且,只要将对方斩杀,秘密就还是秘密。

  杀机,在陈宗和陈修的内心凝聚,愈发凝实愈发强盛。

  实力全部爆发,毫不保留,杀。

  每一剑都凝聚着极致的杀机。

  本尊和分身的剑法各自不同。

  本尊的剑道,是海纳百川的至强剑道,而分身的剑道则是十分纯粹至极的杀伐剑道,仿佛只为杀戮而生。

  任何一道走到极致,都将具备无以伦比的威力,但就目前而言,分身的修罗杀伐剑道显然更加强大,不过本尊的至强剑道却是潜力无穷,越是往后就会越强大。

  天冥子历经无数次战斗,见识广博,见到陈宗和陈修的剑法,也不禁感到震惊。

  很强!

  很高明!

  真不愧是当代剑帝,潜力无穷前途无量。

  越是如此,越是坚定天冥子的杀心。

  不仅是为报天灵子被杀之仇,也是为了除掉后患,否则这等妖孽,若是被其遁逃而走的话,来日一定会变得更加强大更加可怕,非自己所能力敌。

  现在,就应该除掉,至于那分身秘法或者分身秘宝,再从对方的尸身上寻得,就算是最后无法找到,也必须将对方除掉。

  天冥子出手愈发狠辣,每一招的威力愈发惊人,黑光席卷,寒意侵袭八方。

  陈宗与陈修构成神玄杀阵,进一步增强实力,二对一之下,却也十分勉强的只能抗衡,落于下风,缕缕陷入险境,差点被其创伤乃至击杀。

  但陈宗和陈修却抗住这等可怕无比的压力,不断的抗衡。

  将身法施展到极致,也将剑法施展到极致。

  半步大圣级的强者实力果然是可怕无比,不论是自己还是分身,实力在入圣境层次,已经是称得上极强,难寻敌手了,但面对一尊半步大圣级强者,哪怕是在本尊分身构成神玄杀阵的情况下,也依然感觉到极大极强的压力侵袭而来,直欲将自己和分身压垮。

  换成其他的入圣境,比如天剑子等,在这等压力之下,根本就难以动弹,更别说对抗。

  差距!

  太大!

  然而,陈宗却也感觉到,自己的身躯最深处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爆炸,似乎有什么力量在被撼动、激发而出。

  那是潜力,是潜藏在身躯深处的潜力,正一点点的激发出来。

  但压力实在是太强太强,陈宗和陈修的负荷也越来越强,不知道还能承受多久。

  只是,不论是本尊还是分身,心志都无比坚韧,只要还有一丝可能就不会放弃,一定会坚持到底。

  压力是不断积累的,越来越强,就像是一座无形的山岳不断加重,让本尊和分身有一种几乎要崩溃的感觉,这种崩溃不仅是心神上,也是身躯上。

  越是战斗,天冥子就越是惊讶,也越是忌惮。

  此子太可怕了,耸人听闻。

  如果在此之前有人告诉自己说,一个入圣境可以和自己抗衡,自己绝对一巴掌将之拍死,但现在事实就在眼前,而且是自己亲身体验。

  爆发!

  天冥子的一身气息变得愈发强横愈发惊人,可怕到极致。

  陈宗和陈修只感觉好像是一股灭世风暴忽然席卷而至似的,直欲叫两人身心崩溃。

  扛不住了,已经到极限了,再继续坚持下去,不仅无法给自己带来好处,相反,会造成不可挽回的创伤,那种创伤是直接损伤根基的创伤。

  退!

  天冥子看到陈宗和陈修双双后退,顿时就明白,对方扛不住了。

  既然如此,那就先杀一个。

  天冥印!

  爆发之下所施展出来的天冥印,其威力比之前更强横了三成,愈发的恐怖。

  陈修倾力一剑轰杀而出,仿佛一条混沌苍龙冲出渊海般的,气机轰鸣,周身环绕着一丝丝的灰色电弧,似乎要摧毁一切寂灭一切生机。

  倾尽全力的一剑,却未能和之前一般的抗衡那天冥印一瞬间,直接就被镇压击溃。

  天冥印势如破竹般的当空落下,毫不犹豫,虚空再一次被镇压,陈宗和陈修两人的身躯也在刹那难以动弹。

  要死了吗?

  天冥子的双眸也绽射出无以伦比的狰狞与狠辣,终于,要为自己的弟弟报仇了,终于,要除掉一个会成为后患之辈了。

  杀!

  双手虚空一按,顿时,那古老黑色神山一般的天冥印以更快的速度坠落,所带来的压迫感愈发惊人愈发可怕。

  镇压!

  轰杀!

  这一击若是完全落下,陈宗与陈修或许会在刹那分崩离析,连灵魂也无法保存,直接就魂飞魄散尸骨无存。

  但,就算如此,陈宗和陈修也没有半分惧色,因为,还有依仗。

  毫不犹豫,陈修爆发出无比惊人的气息,仿佛天地煞意尽数涌现般的,仿佛从无尽的虚无当中宛若潮汐般冲击而来,顿时弥漫长空,将黑暗撕裂,叫天冥子浑身不由自主的一紧,有种遍体生寒的感觉。

  似乎,将会有什么可怕的事情要发生。

  来不及思考,陈修的眼眸顿时被一片漆黑所覆盖,黑得深邃彻底,就像是深渊九幽般的。

  旋即,那光芒绽射而出,直接射向上空坠落的天冥印,以无以伦比的强横威势,令得那天冥印微微一颤,却再次落下。

  只是,那黑光凝聚为一道黑色的轮子,不断转动之间越来越大,甚至与那天冥印持平,转动之间不仅将天冥印的坠落之势挡住,更是化解那可怕至极的威压,令得陈宗和陈修都恢复行动能力。

  咔嚓咔嚓的声音骤然响起,在天冥子震撼的眼神中,自己全力爆发施展出的天冥印竟然出现了一道裂缝,继而,宛如洪流决堤般的,整个天冥印开始破碎。

  那黑色的巨轮碾碎天冥印后,并且停顿,而是凌空碾压而至,可怕至极的威压仿佛破灭一切,有一种难以言喻的邪意和威压,顿时叫天冥子浑身一颤,寒意席卷全身上下。

  危险!

  无比危险!

  天冥子历经无数次战斗,其本能反应惊人至极,瞬息之间毫不犹豫,立刻抽身后退。

  他感觉,自己若是被那一道黑色巨轮击中,绝对会受创。

  只是,那巨轮却将天冥子锁定,有一种不论天冥子跑到何处都无法摆脱的感觉。

  既然如此,那就碎吧。

  力量再一次爆发,天冥子周身的黑光强盛到极致,这是他倾尽全力而为的一击。

  双手结印,再次施展出天冥印,这一次的天冥印不仅是全力而为,更动用了超越自身负荷的力量,给自身造成一些损伤,但他不得不如此做,否则,挡不住。

  轰!

  石破天惊一般,惊人无比的碰撞下迸发出的是可怕至极的威能,天崩地裂似的,虚空风暴席卷八方,浩浩荡荡破灭一切,排山倒海倾泻四面八方,仿佛沧海崩塌毁灭天地。

  那惊天动地的大爆炸下,寂灭邪轮也随之破碎开去,那天冥印也同样破碎。

  天冥子首当其冲,伴随着一声沉重的闷哼声,天冥子瞬息化为一抹黑色流光,以惊人的速度后退。

  那等力量冲击之下,饶是以他半步大圣级的实力也无法扛得住,直接就受到创伤,并且不轻,不得不就此脱离遁走疗伤,否则后果会很严重。

  至于陈宗,他已经顾不上了,因为他感觉到一股可怕的力量在体内肆虐着,企图破坏自己的身躯灭绝自己的生机,若是不及时将之排除的话,恐怕会留下严重的后果。

  骤然,一抹如发丝般的泛着血色的黑色剑光从侧面凌空斩落。

  天地一线!

  这一剑,就好像是算准了一样,就好像是在那里等待他一样。

  毛骨悚然。

  剑光斩过,伴随着一声惨叫响起,一条手臂也随之高高飞起。

  那黑光终究还是远遁而去,速度之快,叫陈宗无法追击分毫,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对方离去,并且在自己的眼底。

  逃走了。

  这半步大圣级的强者,终究还是逃走了,从本尊和分身的眼皮底下。nt

  :。:

看过《剑道通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