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剑道通神 > 第七十八章 迷光岛(下)

第七十八章 迷光岛(下)

  清新、空澈、明净!

  这是一种久违的感觉,一种叫人无比怀念的感觉,一种让陈宗要深深为之迷醉的感觉。

  迷光海内,迷雾重重炫光无尽,视线受到极大的干扰,就像是一种污染一样,无时不刻无处不在的影响着自身,时间一长,便会叫人感到心烦气躁。

  陈宗进入迷光海也有两年多的时间,一直都处于这种环境之下,都快要忘记外界的气息是什么样的,如今一进入这巨大岛屿内,再一次感觉到清新空澈明净,内心有一种说不出的感动。

  就好像是在干旱大沙漠内即将渴死的人突然发现一汪清澈甘甜的泉水。

  陈宗贪婪的呼吸着,感觉这两年多来,不断的在迷光海重重迷雾内穿梭不定,似乎体内都积蓄了大量的浊气,此时此刻随着呼吸,那浊气被不断的排除出去,身躯似乎脱胎换骨似的,轻盈得几乎要飞起来。

  当然,这是错觉,就算是在迷光海的迷雾内待上十年百年,自己的身躯也不会被污染,充斥浊气。

  只是忽然从一个浑浊的环境出现在一个清新的环境,强烈的反差对比,会让人从身心生出这种感觉来。

  这里的天地元气,自然也比迷光海中更加精纯许多浓郁许多,完全可以和外界相比。

  一边似乎陶醉,陈宗却没有真正的沉醉到其中,而是十分警惕的注意四周,神念之力弥漫开去,顿时发现,这里对神念之力的限制似乎放松了,和外界差不多,自己的神念之力完全覆盖几万米的范围。

  心之域也笼罩到两千米范围内,如此,哪怕是厉害的半步大圣级强者出现,自己也可以第一时间感觉到。

  双眸泛着一丝丝的精芒横扫掠过,只是瞬间,陈宗就将眼前的一切打量得清清楚楚。

  这的确是一座巨大的岛屿,而且一点都不恍惚。

  眼前,便是一片树林,不知道绵延多少里,哪怕是陈宗的视力超人,也无法看透。

  身形一动,陈宗当即迅速低空飞起,往前方而去。

  那银色刀光的主人和血袍男子的战斗情况也不知道如何,不过两人所爆发出来的气息极其强横,远胜于自己,就算是自己插手,也是徒劳。

  想来那银色刀光的主人敢出手,至少不会逊色于血袍男子多少,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才对。

  而且对方提示自己往前进入迷光岛,应该就是这一座岛屿,对方也会进入这里,到时候就会相遇,再向对方表示感谢。

  另外一点,其实陈宗也有深层次的顾虑,那就是对方是否会对自己不利。

  自当两年多前开始,自己就一直在被追杀,遇事不顺,让陈宗对人更加警惕。

  这时,一道银色刀光从外面破空飞射而至,仿佛一道银色闪电般的迅疾,立刻往陈宗的方向追赶过去。

  惊人的气息让陈宗神色一变,回头看去,便看到了那银色刀光。

  刀光一闪,陈宗的眼前便出现一道灰袍身影,是一个身形高大健壮双肩宽厚仿佛能扛起山岳的中年人,国字脸,眼神刚毅,背后是一口银色大刀。

  整个人屹立在虚空之中,便仿佛有一种顶天立地的感觉。

  第一眼,陈宗就觉得此人并非奸邪之辈。

  “方才多谢前辈出手相救。”陈宗恭恭敬敬的行礼以示感谢,不管怎么说,都是对方出手救下了自己,要不然落入那血袍男子手中,绝对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无妨,只是恰逢其会罢了。”银刀男子爽朗笑道:“不过你的运气不大好,竟然遇到罗言。”

  陈宗便知道,原来那血袍男子名叫罗言。

  “前辈,这岛屿有什么玄妙?”陈宗将那血袍男子的姓名记住,打算过后再询问一番,自己可不是那种被人欺压而一笑而过之人,只是因为实力的差距,让自己无法还无法了结恩怨。

  不过,会有那么一天的,提前将对方了解一番,有助于自己日后恩怨清算。

  但在此之前,需要先对自己处身之地有一个较为直观的了解。

  “这座岛名为迷光岛。”银刀中年笑道:“是迷光海的中心。”

  “中心!”陈宗微微一怔。

  “没错,迷光岛就是迷光海的中心。”银刀中年再次肯定的说道。

  “可否能离开?”陈宗双眸一亮,连忙问道,这才是自己最关心的问题。

  银刀中年却是摇摇头道:“我进入迷光海也有上百年,六十多年前来到迷光岛,至今还没有找到离开的路。”

  陈宗闻言,不免有点失望。

  “不过……”银刀中年话语微微一顿,再次开口说道:“据说,只要能够通过迷光境的考核,就有望离开,只是据我所知这万年之内,还从未有人能离开。”

  陈宗却是被银刀中年的话语当中的迷光境所吸引。

  “敢问前辈,迷光境有什么奥妙?”陈宗不徐不疾问道。

  “既然你进入了迷光岛,我便与你仔细说说这迷光岛的一些事情。”银刀中年笑道,旋即便向陈宗仔细的介绍起来。

  迷光岛是迷光海的中心,这是一个说法,但究竟是不是真的,也不敢十足肯定,只是大家都这么认为,从古至今。

  既然大家都这么觉得,那就算是了。

  至于是不是真的中心,其实也不是特别重要的事,也不会有什么人特地去追究。

  “每一个刚进入迷光岛的人都算是新人,有十年的保护期。”银刀中年说道。

  陈宗现在就属于新人,有十年的保护期,换言之,十年之内,其他人不管是谁,都不能对陈宗出手,否则违反规定,就会被迷光岛的力量当场击杀。

  据说曾经就有厉害的半步大圣级强者仗着自己实力强大,不将这规定放在眼里,强行对一个新人出手,其后果,就是在刹那被一道可怕至极的雷电击溃化为粉齑彻底消失。

  “罗言在这里待了很久,应该有数百年近千年之久,原本的他就是一个嗜杀的人,在这里待的时间长了,没有离开的希望,心性变得更扭曲,喜好以折磨他人为乐,这一次我虽然出手,但他肯定盯上你了,而他,有着六星级的战力。”银刀中年语气凝重的说道:“所以,你最好在这十年内尽可能的提升自己的实力,但我的建议是,找机会离开这里,如果你愿意离开的话,我可以送你一程。”

  言下之意,其实也是不看好陈宗。

  毕竟,陈宗只是入圣境八重的修为而已,罗言却有六星级战力,双方之间的差距,难以计算。

  银刀中年认为,十年时间,陈宗能修炼到入圣境九重极限就不错了,而这与六星级战力的罗言相比,依然有着不可跨越的鸿沟差距。

  不要说十年,哪怕是百年,也一样如此。

  因此,找机会离开才是最好的办法。

  “前辈,我先留下来看看。”陈宗笑道:“不是还有十年的保护期吗?”

  陈宗对那迷光境很是感兴趣,如果可以从其中找到离开的方法,自然是不想就此错过。

  而且十年时间,陈宗坚信,自己的实力会有更大的提升,届时打不过那罗言,但也不至于毫无抵御之力,加上迷光海的环境,想要脱身,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当然,这等自信,自己也不可能向对方说明。

  “也好。”银刀中年点点头,左右还有十年时间:“十年内,你若是想要离开,可以告诉我一声,我可以送你一程。”

  “多谢前辈。”陈宗道。

  “十年的新人保护期后,要想继续待在迷光岛内,就必须缴纳雾源或者兽源。”

  “所谓雾源,便是击杀雾魔所得之物,所谓兽源,则是击杀海兽所得之物。”

  “按照雾源和兽源的品级,所能够在迷光岛内继续待的时间也不同,最低为十年,最高为百年。”银刀中年说道。

  过了前十年,后面就不受到迷光岛的保护,想要继续待在其中,那就必须缴纳雾源或者兽源。

  待在迷光岛上的目的是什么,一则安全,有一个相对安全的落脚之地修炼之地,二则可以挑战迷光境。

  但去猎杀雾魔或者海兽,却是很危险的行为。

  若是遭遇到比较弱的雾魔,倒也没什么,若是遇到强大的雾魔,有可能就是一个死亡的结局。

  但若是一直待在迷雾炫光当中,无处落脚,无处可以休养生息,真的会更加危险。

  银刀中年待在迷光海内的时间远胜于天工老人,而且,对于迷光海的了解,也不是天工老人能够相比的。

  从银刀中年的口中,陈宗得知了更多的消息。

  比如这中年人的姓名:赵明空,又有一个银刀王的称号。

  比如雾魔和海兽的实力划分。

  比如半步大圣级的实力划分。

  比如这迷光岛上有多少人和实力的强弱等等。

  按照银刀王赵明空所言,迷光岛上目前就一百零几个,其他的有些一离开猎杀雾魔和海兽回不来了,有的则是因为一些冲突在岛上被杀。

  赵明空一边对陈宗介绍,一边给陈宗带路不断往前飞去,其目的地,自然是赵明空在银光刀上的居住之处。

  这迷光岛很大,却只有一百多人居住于此,完全可以做到互不相犯,不过,越是接近岛屿中心,天地元气就越是浓郁精纯,天地奥秘也会相对清晰一些,因此,越是强大的人居住之处距离中心就越近。

看过《剑道通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