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剑道通神 > 第五十四章 无上无上

第五十四章 无上无上

  (六道好懒,竟然拿卷名作章节名)

  古道天音、九彩天湖、九彩天花。

  异象纷呈,惊天动地。

  所有人都惊呆了,不论是鬼族还是人族。

  人族是狂喜,鬼族是惊怒。

  怎么会这样?

  虽然不清楚如此异象到底代表了什么,但,对鬼族而言,绝非好事。

  那人族,原本应该死亡的人族,此时此刻却被九彩颜色的光华包裹起来,犹如水波荡漾之间,仿佛与最上空的九彩天湖互相呼应,共同波动。

  凝聚!

  神海内的剑影,不断的凝聚,愈发凝实。

  当神海内的九彩光华尽数被吸收一空时,那剑影完全凝实。

  一口长剑,位于神海正中心,剑柄朝上剑尖朝下,缓缓转动着通体仿佛由神秘深邃的九彩神光铸就,每一次转动都闪烁出一种光泽,转动九次时,便闪烁过九种光泽。

  一开始,每一次转动闪烁的光芒都十分强烈,但第二轮九转时,光泽就变得柔和几分,第三次九转,又柔和内敛了几分。

  直到第九次九转时,光泽已经变得微不可查,几乎消失不见了。

  那剑也通体变得通透,唯有一丝丝银白从剑首蜿蜒至剑尖,看起来就像是透明水晶铸就的长剑,中间有着一缕银白丝线似的。

  这一口长剑,精美得就像是世间最精致的艺术品。

  但千万不要以为,那就是艺术品,这是利器,是杀戮利器。

  陈宗可以感觉到,这剑器当中所蕴含的惊人的力量,那力量可怕到极致,完全凝聚在中心那一条蜿蜒的银白色丝线上。

  “此剑,由心,故名为……心之剑意!”

  霎时,仿佛天地响应,仿佛世界回应似的,那古道天音也随之一变,变得恢弘变得浩荡变得清晰,所有人都清晰的听到两个字,两个不断重复不断回响的字。

  无上……无上……

  当这声音响起时,陈宗蓦然握紧双拳,内心暗暗激动不已。

  无上……无上……

  犹如神灵的诵唱与赞扬。

  “无上,这是什么意思?”所有人都感到不解,不明白这等诵唱所代表的含义是什么,因为知识和传承的匮乏。

  但陈宗却很清楚。

  无上!

  自己的剑意,终于打破极限,从顶阶,蜕变提升为无上。

  所谓无上,就是极致,就是至尊,无可超越的层次。

  那么,剑意达到无上之后,又有多大的提升?

  陈宗不清楚,无法肯定,虽然能感觉到无上心之剑意内的力量很强,但十分内敛,内敛得连自己也无法精准的判断出来。

  并且,那力量还有一种难以捉摸的感觉,犹如心。

  既然无法精准的判断出,自己现在所掌握的力量到底达到什么层次。

  那么,就用别人来试一试吧。

  最好的对象,无疑就是之前一斧将自己的心剑道意斩裂斩碎的鬼王。

  一时间,陈修也知道陈宗的打算,立刻避开那一尊战力强横的鬼王,以怒修罗的形态,杀向鬼森杰斯。

  怒修罗形态之下,陈修的战力起码倍增,一对二时是拼尽全力的抵挡拖延,自身也受了不少伤,不过一对一,固然还是无法斩杀鬼王,却已经可以抗衡。

  鬼森杰罗立刻俯冲而下,身后的小型炼狱鬼门不断相随着,高高举起那巨斧,猛然一斧劈落。

  轰!

  就像是一道黑色闪电撕裂长空般的,速度惊人,威力可怕到极致,散发出无以伦比的毁灭气息,似乎将一切全部都摧毁一般。

  这一击,动用了鬼森杰罗十成之力,这一斧下,大地,将会被撕裂斩碎。

  陈宗距离地面百米,抬头仰望,天空仿佛都消失了,天地之间,唯有那巨斧劈落,划出一道黑色的裂痕,散发出可怕至极的气息,朝着自己劈落。

  若是之前,面对这一斧,无论如何都必须避开,这鬼王的力量实在是太强横了,完全胜过自己,无法硬抗。

  但现在,却是要试试。

  伸手虚空一抓一握,心之剑意顿时出现在手中。

  剑长三尺三,剑身透明,唯有一缕银白色的丝线清晰可见。

  一剑上挑,剑光逆流而上,霎时,一抹银白剑光横空杀出,与那巨斧劈出的黑色裂痕相比,就像是巨蟒对比细蛇一样。

  但,双方接触的刹那,巨斧一顿,被挡住了。

  陈宗一剑横空而起,完全架住了劈落的巨斧。

  那剑与巨斧相比,相差太大了,却可以将之挡住,叫人震惊不已。

  鬼森杰罗满脸惊骇,陈宗却是闪过一抹意外喜色,旋即释然。

  无上剑意!

  这才是无上剑意应有的威能啊。

  心之剑意,发乎于心,比心剑道意更加直接,心盛则剑强。

  手腕轻轻一抖,霎时,剑身以惊人的高速震荡,猛然将巨斧弹开,剑光一闪,仿佛银芒炸裂似的,直接便杀向鬼森杰罗。

  这一剑,极快!

  威力,更是惊人至极。

  鬼森杰罗根本就来不及闪避,只能勉强运转巨斧,巨大的斧刃就好像是盾牌似的挡在身前,要挡住这一剑。

  熟料,原本笔直刺杀而出的剑光却忽然一颤,银色丝线似乎爆发出无比惊人的威能,直接刺中那巨斧。

  巨斧斧刃不仅很大,也很厚,并且坚硬无比,之前与心剑道意碰撞之下,丝毫都不损,单论硬度,已经达到了半神器的层次。

  陈宗只感觉心之剑意刺中了斧面,无比坚硬,不知道是什么材质。

  头顶上空的金色烈阳在刹那暴涨,光芒愈发强烈。

  原本那金色烈阳是人头大小,但现在,却暴涨了好几倍,比脸盆还要大上一圈,威势惊人。

  接着,那剑意剑光便带着无坚不摧无物不破的惊人力量,钻入坚硬至极的斧面,有一种誓要将斧面刺穿的坚决。

  坚决!

  那是发自于陈宗内心的坚决与渴望,是展现于剑的锋芒与锐利。

  霎时,一道剑光击穿斧面,刺向鬼森杰罗,叫鬼森杰罗悚然大惊。

  自己的巨斧,竟然被刺穿了?

  简直无法相信。

  若非战斗过无数,历经过无数的凶险,只怕那一道吞吐而出的剑芒,便会将自己的头部贯穿。

  虽然自己的体魄强横,头部也是无比坚硬,但对比起手中的巨斧来,却还是存在差距。

  一剑,击穿斧面,这让陈宗有点惊讶,但,又有种理所当然的感觉。

  心之剑意!

  无上剑意!

  当有如此威能才是。

  收剑,挥斩!

  刹那,剑光凝练为一道丝线,练剑成丝。

  陈宗发现,以心之剑意所施展出的练剑成丝,比之前更加轻松自如,完全在掌控当中。

  那剑光所凝练的丝线,凝聚着无以伦比的可怕力量,直接杀向鬼神杰罗。

  这一剑,并未直击巨斧,而是绕过巨斧,展现出真正丝线一般的柔韧。

  斩斩斩!

  霎时,鬼森杰罗劈出数百斧,可怕的斧光斩裂虚空般的,威力强横至极,将四周全部斩碎,以这等方式,来抵御陈宗这一剑。

  局势,一下子反过来似的。

  之前,是陈宗被鬼森杰罗压制,只能勉力对抗,最后还是爆发出一切力量,要将之强杀,结果虽然打伤了鬼森杰罗,却遭受重创,差点身死。

  但现在,却占据上风。

  如此战力,提升了一倍不止。

  但陈宗感觉,心之剑意的潜力,还不止于此,只是自己刚刚蜕变,还不够熟悉。

  心意剑流第一式:心动连环!

  霎时,剑光破空杀出。

  不是数百道弧线剑光,只有一道而已,却是数百道所凝聚而成,看起来,似乎是笔直刺杀而出,但又像是弧线刺杀而出,叫人难以分辨。

  鬼森杰罗只感觉自己的心神不可抑制的猛然一颤,一丝丝强烈的心悸感,从内心最深处滋生弥漫而出。

  剑光已然破空杀至。

  闪避!

  强烈的危机感和千锤百炼生死撕杀出来的本能,驱使他在瞬间做出最准确的反应。

  闪避的同时,巨斧猛然劈出,斧刃撕裂虚空,强横至极,若是被劈中,陈宗会被直接劈开撕裂。

  剧痛袭身,鬼森杰罗顿时知道自己中剑了,那一剑,虽然尽力的闪避,但还是没有完全避开,而自己反击的一斧却直接落空。

  肩膀被刺穿,可怕的剑气,顿时从肩膀伤口处弥漫开去,肆意绞杀。

  背后的小型炼狱鬼门立刻涌现出一股黑烟,不断从肩膀伤口处涌入,驱散肩膀处肆虐的剑气,恢复伤势。

  陈宗眉头微微一皱,真是麻烦。

  之前与罗刹王一战时,罗刹王就是凭着这惊人的能力,一次次受伤一次次自愈,十分难缠,那一次,还是自己突破,与分身联手动手一切力量手段,将其身后的小型炼狱鬼门击破,才将之击杀。

  若是没有击破那小型炼狱鬼门的话,对方就可以不断的借助小型炼狱鬼门的力量恢复伤势和消耗的力量。

  “以我现在之力,能否击破那小型炼狱鬼门?”陈宗暗道。

  这一点,无法肯定。

  小型炼狱鬼门的强度惊人,哪怕是自己实力增强许多,也没有什么把握。

  但,如果不击破小型炼狱鬼门的话,就算是将这鬼王一次次的击伤,也无法将之击杀。

  “我需要更强的力量。”陈宗暗道。

  现在的实力,固然已经能与这鬼王正面激战,并且将之击伤,但想要将之击杀,却还是不够。

  那么,只能继续提升自己的提升,变得更加强大才行。

  思维如闪电般的一闪而过,陈宗立刻看向了远处的鬼族大军。

看过《剑道通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