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剑道通神 > 第六十章 摧毁

第六十章 摧毁

  (第四更奉上,目前还剩下三更,嗯,也有可能增加到五更)

  鬼城中心,炼狱鬼门之外,千米高的巨树耸立。

  鬼母树就像是有智慧一样,已然知道尖叫无法威胁影响到这两人,便停止尖叫,专心挥动枝条,不断进攻。

  全心全意之下,鬼母树的进攻,又发生了变化。

  一开始,枝条是直刺,犹如长枪利剑一样,速度惊人。

  接着,枝条的攻击方式多变,如长剑利剑,又如长鞭斩刀,但速度都很快。

  而现在,又再次变化。

  一部分依然保留着长枪利剑的攻击,保留着长鞭斩刀的攻击,一部分则变化为巨斧的霸道,巨锤的雄浑。

  其速度,也不再是一味的追求快,而是快慢交加。

  如此进攻,立刻让陈修压力剧增,但在压力剧增之下,陈修的潜力也被不断的激发出来。

  陈宗一边感受着陈修的领悟,一边观察鬼母树的进攻,暗暗诧异,似乎这鬼母树有着惊人的学习能力,可以在不断的战斗当中精进。

  换言之,自己与陈修出手,似乎也让鬼母树的战斗能力得到提升。

  抛开外形和种族不谈,鬼母树,也称得上是一个优秀的对手了。

  不过,却是要死,必须摧毁。

  陈宗不断的解析参悟,鬼母树的战斗技巧提升,给自己带来一种难以言喻的冲击,隐约能捕捉到什么,但又隔着一层膜。

  说到底,心剑道意破碎,破而后立,蜕变提升为无上剑意,是为心之剑意,已经是超脱凌驾于心剑道意之上。

  心剑道意,动于心起于意展于体现于剑。

  那么,心之剑意,却是更有效率。

  直接由心而起,直接展现于剑,等于节省了中间的两个环节。

  或许在时间上,其实没有多大的区别,相差就是那么的细微。

  但对于强者而言,一点点细微的时间差所带来的却不一样。

  心意剑流,似乎已经无法将心之剑意的威能彻底发挥出来,心之剑意当要有更合适的剑招来施展。

  该是什么剑招呢?

  陈宗也在思索自己的道路。

  自己的剑招,当是与陈修追求极端不同才是。

  也正因为如此,才更需要费脑,而不是陈修那种追求极致,直接无脑压缩力量。

  不,说无脑有点过分,里面,或许也要融入种种奥妙,但相对于自己所要参悟的,就是无脑。

  “斩!”

  陈修再度一剑斩落。

  剑锋化为灰色残月破空,这一斩击的威力再度提升起来,超出所压缩的神煞战力应有威力的十一成。

  如果说陈修所动用的那些神煞战力所具备的威力是十成,那么这一斩的威力,就是二十一成。

  但陈修感觉,还是没有达到自己现在的极限。

  可以继续提升。

  十二成!

  十三成!

  陈修的斩击不断提升同时,鬼母树的枝条进攻,也变得更加玄妙。

  都在进步。

  这是一场势均力敌的战斗。

  十五成!

  一剑斩出,那残月灰光愈发的凝练,威力愈发惊人。

  一斩之下,鬼母树感受到莫大威胁,无数的枝条迅速的缠绕,瞬间凝聚成一片盾牌的样子,重重叠叠抵御。

  挡住这一斩。

  一身磅礴至极的神煞战力,再加上弥漫在四周的煞气不断吸收补充,让陈修战力持久。

  饶是如此,连续不断的斩出许多剑,力量也不断消耗。

  停下来,运转功法,全力恢复力量,战斗,自然是交给本尊了。

  现在的本尊,也在领悟当中,战斗就是最好的催化剂。

  心之剑意!

  长剑入手,轻若无物般的,一剑挥出,挡住枝条的进攻。

  与陈修那种力量强横凶暴不同,似乎每一剑斩击,都要将天地都破碎一样,陈宗的剑,显得轻描淡写一样。

  每一剑似乎都像是风吹杨柳一般,轻盈无比,仿佛没有蕴含什么力量一般。

  但实际上,每一剑都凝练着惊人的力量,威力可怕至极,瞬间接触,便击碎枝条。

  要知道那枝条,可是十分的坚韧,还要胜过九品圣器不少。

  一边出剑,一边参悟,直等到陈修的力量恢复之后,陈宗就收剑,恢复力量的同时继续参悟。

  十四成!

  十五成!

  十六成!

  陈宗与陈修便如此交替,借助鬼母树的强大来参悟磨砺自身,不断完善。

  二十成!

  当这一击的威力,超越神煞战力二十成时,陈修感觉到,到极限了,至少,是目前自己的极限。

  既然如此,那么,便将鬼母树摧毁吧。

  因为本尊的参悟,也遇到了瓶颈,再继续战斗下去,也难以彻底明悟。

  如何摧毁呢?

  当然是本尊与分身联手。

  神玄杀阵之下,两人抵御万千枝条的进攻,不断逼近鬼母树。

  当相距百米之际,枝条的进攻愈发狂暴,每一击都带起轰鸣之声,仿佛天崩地裂,威势惊人至极。

  陈宗与陈修面色稍稍凝重。

  “修罗……斩月!”

  陈修一剑举起,剑锋上,神煞战力不断涌入,不断压缩凝聚于剑锋,直达到自己所能够压缩的极致。

  斩!

  剑锋劈落,虚空碎裂,一道灰色残月泛着一抹奇异的金属光泽,瞬间斩裂虚空杀出。

  这残月剑锋上,力量极度凝聚,一切枝条全部都无法抵御,哪怕是互相集结起来,也无法挡住,最终还是被斩裂破碎开去。

  紧接着,鬼母树树干上闪烁的黑光,也同样被斩破,露出鬼母树的主干。

  真空……无生斩!

  这,便是陈宗现在所掌握的至强一剑。

  以修罗斩月开路,真空无生斩凝聚出强横至极的威力,破空杀出。

  那剑光,璀璨到极致,就像是真阳炸裂,摧毁一切。

  不设防的主干,立刻被斩中。

  鬼母树剧烈颤动,鬼脸疤瘤全部发出凄厉尖叫,比之前,更加尖锐,犹如无形的刀剑切割一样。

  连虚空,似乎都在音波之下出现一缕缕细碎的裂痕。

  修罗斩月!

  陈修第二剑随之斩杀而出。

  残月剑锋,直接劈斩在鬼母树的树干上,进一步加深伤害。

  御神破击!

  六口小御神兵融合为一道惊人的黑光,携带着心之剑意的恐怖威能,再次轰杀而去,沿途所过,虚空崩碎无数。

  连续三击,给鬼母树所造成的创伤,难以形容。

  颤动!

  无比剧烈的颤动,整座鬼城都随之震荡不休,城墙开始崩塌。

  随之,一阵黑烟从炼狱鬼门内汹涌而出,冲向鬼母树,要恢复鬼母树所受到的重创。

  但这一切,都在陈宗和陈修的预料当中。

  那么,再来一击,就先是对付那一尊鬼王似的,先将鬼王击杀,让炼狱鬼门失效。

  太初剑元纷纷涌入心之剑意内。

  心之剑域张开,千米之内,万道剑气凝聚。

  心之剑域!

  霎时,一万道剑气纷纷激射而出,尽数轰向鬼母树受创之处。

  陈修也随之劈出一剑。

  修罗斩月!

  斩斩斩!

  倾尽全力,挖掘自身每一分力量,全力而为,不断出招。

  争取在炼狱鬼门的力量补充恢复鬼母树之前,将鬼母树破坏。

  鬼母树无比坚硬,有数十米粗壮,但在陈宗和陈修两人连续不断的攻击之下,先是被重创,伤势扩大。

  轰!

  鬼母树被斩断。

  与此同时,炼狱鬼门的力量也汹涌而至,涌入鬼母树内,黑光弥漫之间,将裂口处衔接起来,似乎要将之愈合。

  斩!

  两人不断的压榨自己的每一分力量,若是被修补完毕恢复的话,那么之前所做的一切努力,都将白费。

  这一次,无论如何,都必须将之斩断破坏。

  怒修罗形态!

  霎时,陈修暴怒。

  将神煞修罗战法修炼到第五重后,陈修已经可以自如的控制内心的怒意,是否激发,全凭自己掌控。

  怒修罗形态之下,战力激增。

  自我自在境!

  以自我自在境让自己的头脑保持冷静,如此,便可以更好的驾驭自身的力量。

  修罗斩月!

  一剑斩杀而出,那灰色残月剑锋,暴涨一倍,威力也可怕极致。

  斩杀而出,立刻将黑光斩裂斩碎,杀入鬼母树伤口内。

  斩斩斩!

  连续三剑杀出,剑剑夺命。

  轰隆!

  鬼母树开始倾倒,至于炼狱鬼门的力量,也不是无限制涌现,有一点时间间隔,那就足够了。

  鬼城震动不已,庞大的鬼母树慢慢倒下,有一种仿佛山岳崩塌般的惊人声势,哪怕是炼狱鬼门的力量再次汹涌而出,也无法挽救。

  因为,在陈宗和陈修爆发实力的攻击之下,被斩断了。

  更何况,陈宗和陈修也不会坐视不理,让其恢复过来。

  随着鬼母树慢慢倾倒,每一根枝干上所悬挂着的鬼蠰也开始收缩,仿佛缩水一样,最终,生机寂灭。

  死亡!

  鬼母树正在迅速的走向死亡,鬼脸疤瘤上不断的发出哀嚎声,十分凄厉,声音尖锐至极,似乎在咒骂,又变得哀婉,仿佛在苦苦哀求,饶得一命。

  陈宗和陈修都不为所动,一边运转功法恢复力量,一边看着鬼母树倒下。

  轰!

  随着鬼母树彻底倒下,整座鬼城大震,城墙完全崩碎,地面上出现无数的裂痕,不断崩塌。

  毁坏!

  鬼城在毁坏。

  这鬼兽部付出极多资源所创造而成的鬼母树,真正被破坏被摧毁了。

  随着那树干慢慢的收缩,一点点的风化一样,陈宗和陈修纷纷松了一口气。

  这一战,还真是不容易啊,这鬼母树比起那两个鬼王联手还要难缠,还要难以抗衡。

  而这,仅仅只是刚创造生长不久的鬼母树而已。

看过《剑道通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