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剑道通神 > 第五十五章 碾压

第五十五章 碾压

  剑光一闪,仿佛将长空划开似的,天痕剑侯的身形在数百米外显现,其双眸锐利至极,仿佛蕴含着无上的剑意威能,能够撕裂一切般的,凝视着陈宗,似乎要将陈宗的一切全部都看透。

  “你得到了磨剑山的传承?”天痕剑侯凝视着陈宗,万千心思闪烁而过,语气锐利,似乎在询问,却又有一种笃定。

  “那又如何。”陈宗不徐不疾回应一句。

  很明显,天痕剑侯之前和自己交锋过,知道自己的一些能耐,如今,剑光的色泽完全改变,气息也完全改变,明显是比之前强大了许多,天痕剑侯又不是瞎子,也没有失去感应能力。

  陈宗的回应,让天痕剑侯眼底的精芒一闪,心思顿时活络起来,更是卷起一阵阵风暴似的。

  那果然是真的磨剑令,对方果然是得到了磨剑山的某种传承。

  但,到底是什么传承呢?

  竟然能够让对方的实力,在短短的时间内,有如此巨大的提升,提升的幅度,完全超过了自己,出乎意料。

  如果,是自己得到那传承的话,现在的实力,能提升到什么地步呢?

  念头一闪现,天痕剑侯的内心就是一阵火热难耐。

  磨剑山啊,那可是数百万年前的剑道圣地,是比万仞宗更强大无数倍的超强存在,其传承肯定也是非比寻常。

  不说其他,单单是他所得到的磨剑术,就十分高明,万仞宗内根本就没有任何一门秘法能够与之相比。

  他可不知道,陈宗所得到的传承是多么的惊人,当然得到传承的过程,也是十分的艰难。

  不过,如果天痕剑侯知道陈宗所得到的传承的话,直接就会红了双眼,嫉妒万分。

  “把磨剑山的传承交出来吧。”天痕剑侯凝视着陈宗,双眸愈发的锐利,其精芒如剑般的犀利,又带着一种难以言喻的贪婪:“那不是你应该拥有的,唯有我,才能够将之掌握。”

  天痕剑侯的话,顿时让陈宗露出了一抹笑意,因为听起来,十分可笑。

  他哪里来的优越感,认为磨剑山的传承,只有他能够将之掌握。

  陈宗可以肯定,就算是天痕剑侯得到了神魔剑典的传承,想要将之真正参悟出来,绝对不是那么简单的事,要花费的时间,起码是自己的十倍乃至数十倍。

  无知啊。

  陈宗也不打算和天痕剑侯废话,之前,若是天痕剑侯不来找自己麻烦的话,陈宗也是不打算主动对他出手。

  但现在,天痕剑侯却很不识趣的找来了,甚至,抱有杀机,觊觎自己的传承。

  如此,便不需要留手。

  身形一闪,陈宗身剑合一突进,一剑上挑,斩出一道剑光犀利至极,犹如青铜残月般的惊人,威能滔天。

  这是世界剑术,强横至极的足以媲美十二阶奥武的世界剑术,等于陈宗每一招都像是在施展十二阶奥武一般,虽然无法和大道绝学相比,却也十分可怕。

  天痕剑侯冷哼一声,立刻一剑破空杀出,最大程度的催动裂天剑术的威能。

  自当上次与陈宗一战后,天痕剑侯回到万仞宗内闭关,裂天剑术也有了突破,如今,可是达到了相当于九阶奥武的层次。

  更加强大的剑术和实力所带来的就是更大的自信。

  方才的交手,虽然自己没有占据任何优势,但天痕剑侯并不认为自己的实力不如陈宗。

  既然如此,那就战吧,将之打败,再擒拿,逼问出对方所得到的传承。

  只要能得到那传承,或许自己的实力,就能够变得更加的强大。

  但,裂天剑术的剑光与世界剑术的剑光一接触,直接就破碎,没有丝毫的抵御能力。

  天痕剑侯面色骤然大变,惊骇万分,立刻爆发,再次施展出星级绝学。

  裂天二式!

  中品星级绝学,威力比之前的裂天一式更加耳朵强横许多。

  世界剑术的剑光在瞬间破碎,陈宗也一剑横空杀出,锋芒极致,在刹那绽放,直接将虚空撕裂似的,留下一道清晰的剑痕,仿佛天地之间的一切都被斩断撕裂一般,可怕到极致。

  心剑术裂空式!

  这一招,早已经被陈宗提升到上品星级绝学的层次,威能惊人,非天痕剑侯的裂天二式所能够抵御的。

  霎时,天痕剑侯再度爆发,施展出裂天四式,极品星级绝学,也就是他目前所掌握的最强横的一剑。

  杀!

  可怕至极的一剑,立刻破空杀出,比起之前第一次交锋时,其威能更强了两成,惊人至极。

  但,陈宗并未变化招式,依然是那一剑裂空式杀出,在青铜色的摧山剑元之下,这一剑的威力也是十分强横十分惊人。

  不得已,天痕剑侯只能激发出第三重磨剑术的力量,再施展出裂天四式,其威能顿时暴增三倍,恐怖至极,撕裂一切。

  陈宗没有闪避,一剑斩落,霎时,青铜色的剑气喷薄涌动之间,仿佛将天穹割裂一大片,直接崩塌坠落,其威势恐怖到极致,摧枯拉朽,直接镇压下来。

  那种威压,强横到了极致,仿佛能压制所有的一切,叫天痕剑侯面色剧变,这一招,他曾经也是遭遇过的,但对比起来,更加的强横了,强横了许多倍。

  摧山剑元本身就十分雄浑霸道,用来催动世界剑术和与之相关的大道绝学,最合适不过了,有一种极致的增幅效果。

  摧山剑元比烈风劲强横太多了,哪怕是陈宗没有施展出磨剑术,天崩地裂的一剑,也十分可怕,丝毫都不逊色于有第三重磨剑术加持的裂天四式。

  碰撞!

  仿佛是惊天动地的大爆炸似的,惊人的剑气激荡八方,如决堤的山洪一样,又仿佛倒灌而下的沧海波涛,摧毁一切。

  惊人的剑气狂潮冲击,割裂四面八方,坚硬的地面都无法抵御,纷纷被撕裂,留下无数错综复杂的深刻剑痕。

  陈宗的身形却在剑气风暴内纹丝不动,任何剑气接近,都会崩溃。

  相反,天痕剑侯则无法做到,只能不断的挥剑抵御击碎剑气,不断后退。

  身形一闪,陈宗化为一抹极速的剑光,直接逼近天痕剑侯,一剑刺出。

  天痕剑侯面色骤然大变,连忙激发出保命令牌的力量,霎时,便有一层无形的力量覆盖全身上下,挡住陈宗这一剑的刺杀。

  退!

  爆发出全部的速度,甚至是动用了一门逃命秘法,令得极限速度暴增许多倍,化为一道剑光,瞬息破空远遁而去,那速度之快,让陈宗暗暗心惊。

  十倍!

  那一刹那,天痕剑侯的速度,起码暴增了十倍。

  逃!

  那一瞬间,天痕剑侯毫不犹豫的逃走了,甚至是动用了保命的底牌。

  不逃走不行,因为天痕剑侯已经真正的意识到,自己和陈宗的差距。

  陈宗还没有施展磨剑术,而自己却已经施展出磨剑术了,却拼了一个平手,不,明显是自己落于下风的。

  如此情况下,对方若是施展出第三重磨剑术的话,自己,岂不是直接就会被镇杀。

  不得不说,天痕剑侯也十分果断,丝毫都不犹豫的用掉那保命的令牌,再爆发出速度弥漫逃走,至于之后的事情,之后再说。

  “逃得真快。”陈宗暗道,却没有爆发出极致的速度追击。

  一来是因为天痕剑侯果断逃走,速度极快,想要追击上,没有那么容易,二是因为陈宗想尽快赶往巨岩界的中心,不然若是晚了,说不定巨岩界的本源被其他人发现并掌握,三却是在陈宗的内心深处,还是对那黑色印记有一种潜意识的忌惮。

  没有再理会天痕剑侯,陈宗一转身,便朝着巨岩界的中心方向迅速飞掠而去,一边还取出石之心吸收其中的力量炼化,提升摧山剑元和青铜剑体。

  如今,陈宗在摧山剑元和青铜剑体上的层次,仅仅只是小成而已,若是提升到大成,威能又会更加的强横。

  不过,摧山剑元和青铜剑体的本质太强横了,想要将之提升到大成境界,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陈宗也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行。

  ……

  剑光极速远遁而去,许久之后,方才消散,一道身影也随之落下。

  天痕剑侯面色苍白头发散乱,重瞳内尽是疲惫神色,但脸上却浮现一抹狠戾狰狞。

  这一次,不仅用掉了保命的令牌,在这巨岩界内少了一个底牌,还不得不施展出那秘法,这秘法一施展,会消耗自身的许多力量,甚至是燃烧精气神,短时间内,难以恢复过来。

  当然,自己也是有准备一些丹药的,就是为了应对眼下的情况。

  只不过,这种被逼得不得不如此狼狈逃走的感觉,实在是太憋屈了,叫他万分的不爽。

  “陈宗!”天痕剑侯咬牙切齿,双眸寒光四射,恨不得将陈宗千剑凌迟,这一瞬间,他的脑海当中转过了许多念头。

  一度想过将陈宗得到磨剑山传承的消息散播出去,让无数的高手乃至强者来找他的麻烦。

  但转念又熄灭了这个想法。

  “磨剑山的传承,只能是我的。”天痕剑侯低吼道,旋即,神色变得无比坚毅:“看来,不能再继续压制下去了,必须尽快神相归元,将实力进一步的增强,唯有在此,才是擒拿镇杀那陈宗夺取磨剑山的好机会。”

看过《剑道通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