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剑道通神 > 第六十七章 能接住我一剑么

第六十七章 能接住我一剑么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巨岩小世界内,信风楼还剩余数十人栖息在此小世界南部,信风楼主受伤过重,自十年前进入巨岩小世界至今,一直在闭关疗伤,也不知道情况如何。

  一道道强横凶悍的气息,从远处迅速逼近,惊动了信风楼的人。

  “是万仞宗。”

  “这么多人,他们想要干什么?”

  信风楼的人纷纷行动起来,一个个神色大变,十分凝重,只因为万仞宗和信风楼多次冲突,现在万仞宗有许多人前来,肯定不是什么好事,由不得他们不紧张。

  不多时,数十道身影出现,纷纷逼近,一个个目露凶光的模样,直接一看就叫人知道不怀好意。

  “这里是我信风楼的地盘,你们来此做什么?”信风楼仅剩下的一尊第六境长老白发苍苍,沉声喝问,气势惊人。

  当初进入巨岩小世界后,四大势力便各自分开,也约定好不要越界,为的就是避免爆发不必要的冲突,但,终究还是敌不过人心。

  当时间流逝,一些东西总是在悄然的变味。

  万仞宗当中也走出一尊第六境的长老,带着满脸笑意的模样:“没什么,就是我万仞宗宗主出关,得知信风楼主还未曾出关,估计是伤势未愈,特地让我们送一瓶疗伤丹药来。”

  “丹药拿来。”这长老直接说道。

  “那可不行,我家宗主特地交代了,一定要亲自送到楼主手中才行。”万仞宗这长老笑呵呵的,双眸微微眯起,一丝寒光流动,眼底还带着几分的戏谑:“难道说贵楼主伤势那么重吗?”

  说是送丹药,还不如说是一种试探,试探信风楼主的伤势到底如何。

  如果真的很重的话,说不定接下去万仞宗就会有其他的行动。

  一时间,僵持不下。

  万仞宗几乎全部出动,本来就是来者不善。

  “收下丹药,替我谢过万仞宗主。”一道声音蓦然响起,仿佛随风传来,似乎轻微,却又十分清晰的传入每个人的耳中,正是信风楼主的声音。

  信风楼主虽然没有出现,但既然开口说话,万仞宗的长老再不情愿,也不好直接拒绝,谁知道信风楼主的伤势到底如何。

  如果已经好得差不多了,那可不会逊色于万仞宗主。

  一刹那,眼神变幻之间,万仞宗这长老还是交出了那一瓶丹药,因为他摸不准信风楼主现在的状况,放下丹药之后立刻告辞返回。

  不多时,一道强横的锋锐气息骤然爆发,从远处飞掠而来,速度极快,不过短短时间便驾临信风楼之处。

  那身影横空站立,宛如天刀凌空般的,散发出的刀威强横直接,铺天盖地,镇压八方。

  原本的巨岩小世界,根本就无法承受太强大的力量,但经过几百年的演变和万元岛各大势力有意识的加强,到如今,已经是可以承受得住第七境的力量冲击了。

  要不然若是在以往,一干第七境和第六境可无法躲入这小世界之内,否则小世界就要崩溃。

  万仞宗主!

  此人,正是万仞宗主,当时他受伤比较轻,经过近十年的

  闭关疗伤,已经差不多都恢复了,剩余的小部分不是靠闭关就可以的,完全可以慢慢的恢复过来,影响不大。

  万仞宗长老回去之后将情况明说,万仞宗主便做出判断,立刻动身而来。

  强横的刀意横空压迫,仿佛一口天刀悬空般的,直欲斩向信风楼之处,叫信风楼众人一个个神色大变,那刀压太强了,难以承受。

  没有说话,万仞宗主就那么的屹立长空,只是散发出自己的刀意和刀压而已,却将信风楼一方给镇压下去。

  他是在逼迫,逼迫信风楼主出来。

  通过万仞宗长老的话语,万仞宗主做出判断,信风楼主的伤势应该还不轻,肯定比自己还要重不少,方才没有出关。

  这,无疑就是极好的机会。

  “万仞宗主,你这是何意。”信风楼主的声音响起,随风飘来。

  “没什么,就是来关心关心楼主你的伤势。”万仞宗主的声音也骤然响起,那声音仿佛长刀震鸣般的,怎么都不像是来关心的,而像是来找事的。

  “已经差不多了,多谢挂心。”信风楼主没有出面,却还是回应道。

  “是吗。”话音落下的刹那,万仞宗主一身刀意骤然爆发,竖掌如刀般的猛然当空一斩,一道数十米的刀光立刻破空斩出,将巨岩小世界的天地斩出一道漆黑裂痕,直接横贯数百米长度,触目惊心,疯狂斩落。

  一声轰鸣骤然响起,一座楼阁直接被斩裂,灰飞烟灭,地面更是被直接斩出一道数百米长的裂痕,迅速蔓延开去。

  这一刀是如此的突兀,虽然没有杀人,但也叫一干信风楼的人受到波及,多多少少都有些伤势。

  “你做什么!”一道身影蓦然冲天而起,天地之间骤然卷起一阵狂暴无比的风,呼啸不已,咆哮不绝,强横至极,正是信风楼主出关,怒视万仞宗主,周身所环绕的气息狂暴无边,仿佛飓风要摧毁一切似的。

  “抱歉啊,这一次闭关疗伤略有所得,刚才受楼主的气机牵引,不自觉就斩出那一刀。”万仞宗主虽然是在解释,但语气却很轻慢,其眼眸也变得愈发锐利:“不过,看起来你的伤势还没有恢复啊,不知道能接住我几刀。”

  此话一出,顿时,天地之间便弥漫出无尽的萧杀气息,可怕至极。

  万仞宗主这意思就很明显了,就是要出手对付信风楼主,因为,他已经看出了信风楼主外强中干的本质,其伤势太重了,估计现在都还没有恢复一半,而自己则恢复了八九成了。

  两人的实力原本就差不多,一个恢复了九成,一个连五成都不曾恢复,孰强孰弱很明显。

  这无疑是一个好机会,将信风楼除掉的好机会,趁着元元宫和散修联盟还不曾反应过来。

  何况,散修联盟盟主的实力最强,但其伤势也不会比信风楼主差,现在估计也一样在闭关,那可挡不住自己。

  信风楼主神色愈发凝重,其面色苍白,一时间沉默。

  他很清楚自己的伤势,很重,十年下来也不过才恢复了三四成而已,主要还是缺乏资源,只能一点点的恢复。

  但万仞宗主的伤势明显恢复得差不多了,

  要不然也不会如此直接的找上门来。

  如何?

  无非还是一战,拼死一战。

  “那不知道你能不能接住我一剑?”就在信风楼主决意拼命而万仞宗主一身刀意不断凝聚,刀光冲天的刹那,一道平静的声音却蓦然响起。

  那声音,就好像是清泉流水般的清澈,又仿佛无上星辰般的高远,却十分清晰的传入每个人的耳中。

  这声音听起来,让人觉得似乎有点熟悉,好像是在哪里听过似的,又好像是一种幻觉,就好像有的时候看到什么东西,突然觉得有点熟悉,但其实却不曾真正见识过。

  信风楼主眼神波动之间,似乎想到了什么,蓦然激动起来,却又不敢想象。

  万仞宗主眉头微微一皱,凶煞气息骤然爆发,混合着那强横的刀意直接冲天,似乎将巨岩小世界的天穹直接破开。

  是谁胆敢如此和自己说话?

  不是散修联盟盟主,也不是元元宫主,那么是谁?

  进入巨岩小世界的人有多少个,他可都是清楚的。

  双眸携带着可怕至极的凶威,精芒四射之间,仿佛要将一切都撕裂般的。

  在他那凶戾至极的双眸凝视之下,信风楼主的旁边,很突兀的出现了两道身影,一男一女,看起来都很年轻,尤其是那男子,面容又几分熟悉的感觉,似乎在哪里见过似的。

  信风楼主则是呆滞的凝望着陈宗,感觉似乎在做梦,好似出现在幻象之内似的。

  难以置信。

  “万仞宗主,你便接我一剑试试。”陈宗到来,方才的一切都被他的感知当中,旋即,嘴角挂起一抹若有若无的冷意,连剑都不曾拔出,只是并指如剑往前轻轻的一点。

  剑指轻微而缓慢,那轨迹清晰,似乎不带丝毫力量一般。

  但万仞宗主却面色大变,爆吼一声,立刻拔刀,一身力量完全涌入长刀之内,刀身颤动,发出一阵阵惊人的刀鸣之声,震荡八方四极,刀意横空崩碎虚空。

  霎时,便斩出一道数百米的刀光,将天穹直接破开,划出一道上千米的漆黑裂痕,连地面也一并在刀压之下被斩出一道漫长的痕迹。

  这一刀恐怖至极,连带着巨岩小世界都颤动起来,似乎要因此而崩溃似的。

  虽然巨岩小世界已经可以承受第七境的威能,但万仞宗主这一刀还是十分可怕,超出一般的第七境层次。

  面对这一刀,陈宗神色不变,剑指依旧刺出,直接将那恐怖的刀光击溃,继而,洞穿一切,洞穿万仞宗主的眉心。

  击杀!

  一剑击杀!

  不,连剑都不曾出鞘,就是那么轻易的以指代剑将之击杀。

  这一幕,出乎了众人的意料,也叫正飞速赶来的万仞宗长老弟子们神色大变,一个个神色呆滞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仿佛石化了一样。

  那一瞬间,似乎连风都停顿了、凝固了,寂静无声。

  “楼主,多年不见,不认得我了吗?”陈宗却是看向呆滞的信风楼主露出一抹久违的笑意。

看过《剑道通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