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剑道通神 > 第二十七章 灵力蜕变(上)

第二十七章 灵力蜕变(上)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咻!

  淡金色剑光带着一丝红芒如丝,将空气撕裂,尖锐到极致,令人无法直视。

  刀光泼洒,如那天瀑般的霸道,从天而降,凶猛无匹。

  陈宗与斐瞑狱两人在高速之下,身形已然消失不见,空气当中,唯有刀光剑影不断的碰撞,每一次碰撞后都会激荡出无比尖锐的声音,那声音如刀锋剑尖,带着无比的凌厉,飞溅的沙石在这无比尖锐的声音下被击碎如粉尘。

  陈宗是封王级,对自身力量的掌握达到巅峰,而斐瞑狱也曾是封王级,同样对自身的力量有着极致的掌控,两人的力量尽数灌入刀剑之中,每一招每一式都能迸发出无比惊人的威力,每一次碰撞都会爆发出无比骇人的声波。

  “绝龙斩!”

  一刀破空,龙吟声响起,从微弱到高亢,变得尖锐、凄厉,听起来让人毛骨悚然,仿佛一刀斩杀恶龙似的。

  陈宗毛骨悚然,感觉自己变成了刀下之龙要被斩杀,极致的危机感从内心喷涌而出。

  没有半分犹豫,一剑划出,剑身狂颤将空气撕裂,化为一道黑色剑痕破空杀至。

  天之痕!

  一刀斩龙!

  一剑裂空!

  刀与剑在刹那碰撞,两道高速移动的身形也在刹那一顿,仿佛从虚无当中显现,双眸都绽射出无比骇人的精芒,碰撞之间,宛如刀剑交击。

  强横至极的气息不断的冲击向对方,仿佛无形的陨星激荡,发出轰鸣的雷爆滚滚,又如飓风嘶吼肆意咆哮。

  陈宗的双手紧握剑柄,不断发力,力量如狂澜一波一波冲击,双臂肌肉膨胀,一根根大筋如蟒似蛟,将强横的力量传递到剑身之中。

  斐瞑狱五指紧扣刀柄,指节突出,衣袍被强烈的气劲吹袭不断鼓起,发出惊人的声势,如大旗在暴风之中震荡,他的双眸带着极致的杀机,像是厉鬼一样的凶狠,全身力量不断鼓荡,如大海潮水冲击不止。

  一时间,两人都没有后退,势均力敌,脚下的土地纷纷崩裂,继而破碎,在可怕的气劲下化为粉齑,咔咔咔的声音不断,裂痕以两人的双足为中心,迅速的往四面八方蔓延开去,继而塌陷,犹如两张巨大的凹陷的蜘蛛网。

  斐瞑狱内心更是惊骇,自己已经拿出了真正的实力,对方竟然还可以和自己硬抗而不落于下风。

  要知道,自己可是上等伪地灵境,一身灵力蜕变为地脉灵力,原本就十分强横的身躯也蜕变为地脉之体,更是在灵武合一的力量之下,被增强到极致。

  这样的力量在人极境当中,当属无敌,竟然被对方抗住了,而对方还不是伪地灵境。

  强大的封王级的确是可以抗衡乃至击败伪地灵境,但指的却是下等伪地灵境,最多就是与中等的地灵境抗衡一二而已,当年自己在封王级时,也只能在中等伪地灵境下勉强保命而已。

  但现在,一个极天会的封王级,竟然可以和自己这个上等伪地灵境抗衡,未免太过骇人了。

  嘴角一翘,挂起一抹狂意,双眸愈发明亮,周身一震,仿佛火山爆发,狂暴无匹的力量,摧山毁岳般的灌入双臂,再灌入长刀之内。

  惊人的力量冲击之下,顿时将陈宗手中长剑一震弹起,刀光势如破竹般的杀至。

  却只见陈宗的手臂一弹,犹如风中劲竹似的,一剑杀出,斩碎那刀光,与长刀再次碰撞,旋即,又有两重劲力从剑身之中迸发而出,瞬间冲击在刀身上,令得刀身一颤后弹偏移,剑身长驱直入,犀利无匹的剑光尖锐到极致,在斐瞑狱的眼中迅速放大,世界仿佛也消失了。

  如同撕裂黑暗的闪电,斐瞑狱悚然一惊,生死搏杀千锤百炼的本能爆发,瞬间抽身后退,长刀一震,从侧面划过一道诡异的弧光,带着极致的杀机斩杀而至。

  这一刀,要么避开,要么两败俱伤。

  陈宗临危不惧,神色冷肃如寒铁,身形骤然一闪,幻化出重重残影,残影一道道在刀光下破碎,如泡沫,那一剑却刺破长空,贯穿斐瞑狱。

  说时迟那时快,陈宗避开斐瞑狱反击的一刀,陈宗一剑刺穿的却也是斐瞑狱留下的残影。

  双眸眼瞳凝缩如针,扎在陈宗的脸上,斐瞑狱再没有半分狂意,取而代之的是凝重,满脸的发自内心的凝重,眼底深处,更有一丝丝的忌惮。

  忌惮陈宗的潜力。

  陈宗身形一顿,再次飞扑而出,一剑破空。

  刹那,一剑化为数百剑,再化为数千剑,遮天蔽日,天翻地覆。

  斐瞑狱双手握紧刀柄高高扬起,一身强横无匹的地脉灵力灌入刀身之中,刀气冲天而起,化为数十米的巨刀凶猛斩落。

  这一刀,仿佛斩碎天穹斩裂大地,这一刀下,山岳都会被直接劈开。

  轰的一声,数千道剑光在刹那聚合为一道,无比磅礴的剑光冲天而起。

  剧烈轰鸣震荡八方,可怕至极的刀光剑气将长空撕裂,轰击地面,一道道刀痕剑痕遍布开去,触目惊心。

  两道身影却瞬间逼近对方,一刀斩杀,一剑绝空。

  只是一息,便迸发出万千星火。

  狂天三重奏!

  斐瞑狱一刀劈出,刀光环绕,月毁星沉,连续三道恐怖的刀光仿佛携带着山岳携带着大地的力量,凶猛到极致。

  天之痕!

  心意天剑的剑身以惊人的速度颤动起来,剑刃周围的空气完全被排斥,形成一片真空,连那空间也在高速震颤的剑刃之下被破开,露出一抹漆黑。

  一剑劈出,天穹撕裂。

  旋即,陈宗再次挥出一剑,这一剑与天之痕的无匹犀利不同,有一种难以言喻的玄妙,仿佛不是人在出剑,而是剑自动杀出,连同一丝丝灵识也蕴含在其中,遥遥将斐瞑狱锁定。

  灵犀一线牵!

  剑出必中的一剑,无可闪避,并且快到极致。

  斐瞑狱只觉得心脏猛然一缩,护体灵力就遭到斩击,刹那被可怕的锋锐撕裂,那惊人的锋锐更是直逼皮膜,汗毛倒竖。

  轰的一声 ,强横的地脉灵力再次从体内炸开,将剑光击碎。

  玄心变?螺旋九转!

  陈宗的速度达到极致,人剑合一,贯穿无数的冲击波,宛似飞星逐月般的刺杀向斐瞑狱。

  心意天剑的剑身轻颤,剑尖在刹那连续点杀三次,如凤凰三点头,每一点都带着可怕至极的威力。

  杀!

  斐瞑狱面色狰狞,一刀反杀而出,却直接落空,他的实力的确很惊人,在绝对力量上,甚至还要胜过陈宗一丝,但绝对力量只是实力的一部分,他的刀法在一次次的交手当中,已经被陈宗所窥破,这是境界的差距。

  剑光一闪,循着刀法之中的一丝破绽斜斜一挑,便有鲜血飞溅开去,鲜艳的血珠在半空之中翻滚着,每一滴都美轮美奂,蕴含着惊人的气息波动。

  此血非陈宗,而是斐瞑狱的血。

  一受伤,可怕的力量就透过伤口侵入体内肆意破坏,斐瞑狱不得不分出一部分力量镇压驱散。

  时机转瞬即逝,却被陈宗把握住,第二剑再次一点,刀光破碎,长刀下压,旋即,这一剑改为平削。

  少时苦练的基础剑法在这一刻被陈宗发挥到淋漓尽致。

  在如此近身又如此高速紧张的搏杀之下,一切华丽的技艺都被抛弃,因为只会平白浪费时间,一切大威力的招式也同样被放弃,因为也需要一点时间来催动。

  而这种极其凶险的搏杀之下,时间无疑十分重要,丝毫之差就可能导致生死之局。

  基础技艺在这一刹那的重要性被加强到极致。

  刺、点、挑、削、劈等等基础剑法在陈宗的一剑之下,被演绎到极致。

  纵然斐瞑狱也修炼过基础刀法,并且苦练过一段时间,但并没有如陈宗一般的重视,也没有陈宗得到心剑印之后的变化。

  嗤的一声,斐瞑狱再次受伤,血珠飞溅。

  “该死!”斐瞑狱已经没有半分之前的狂意,头发散乱状似疯魔,疯狂出刀劈向陈宗。

  从他修炼至今,一直都是顺风顺水的,除非是修为境界高出自己许多之人,否则同修为当中,还没有人能够击败自己。

  现在,自己竟然被人斩伤了,还是被一个修为不如自己的人,耻辱,难以接受。

  发狂之下,斐瞑狱的每一刀威力更加可怕,但在陈宗眼底,破绽也更多。

  破绽更多,对陈宗就更加有利。

  嗤嗤嗤的声音连续不断响起,心意天剑不断破开斐瞑狱的防护,在他的身上留下一道道伤口,但这斐瞑狱也着实厉害,虽然一次次被陈宗所伤,却也一次次的避开要害,但多次受伤之下,难免受到影响。

  一剑如龙,速度惊人,气势雄浑万千,瞬间将斐瞑狱的肩膀刺穿,斐瞑狱当机立断后退,避免肩膀被斩断,没有半分犹豫,立刻远遁而去,陈宗双眸一凝,一剑挥出。

  灵犀一线牵!

  无可闪避的一剑,斐瞑狱再次受创,如中箭的鸟儿般当空坠落,但还没有坠落到地面时,便有一阵黑光一卷,将斐瞑狱的身躯包裹起来,爆发出无以伦比的速度,化为一团黑色流星远离陈宗,眨眼,便消失不见。

  那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快到极致,快到陈宗都来不及追赶便消失不见。

  收回目光,陈宗迅速往地脉之泉而去。

看过《剑道通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