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剑道通神 > 第二十四章 一剑东来(六)

第二十四章 一剑东来(六)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今日,风阴天寒,隐有血色浸染长空,正是斩首示众之日。

  魔旗飘荡,在大风中凛冽,肆意摆动,将魔威滔滔释放。

  两万魔族大军战士分布八方,全部封锁,连一只蚊子进来之后,都无法活着飞出去,惊人的魔气滚滚弥漫,互相缠绕,仿佛绝域。

  居于中心,一尊尊上级魔族强者悬空而立,两尊魔帝:血狱魔帝和铜山魔帝,班钟权这个人族叛徒的封帝强者也在场。

  下方,则是近百道身影,一个个身穿白色囚衣,披头散发,双手被捆绑在身后,背部插着一根根的木牌,十分屈辱的跪在地上,等着被砍掉头颅。

  这是之前一些王国惩治普通人的刑罚,现在却用之来对付一群武者高手,纯粹是羞辱。

  两万魔族战士无声无息,却弥漫着可怕至极的魔威,等待着。

  “班钟权,你确定段古淳会来?”血狱魔帝毫不客气的问道。

  “会来。”班钟权微微一笑,语气笃定。

  段古淳当年,可是班钟权的大师兄,段古淳的性子如何,班钟权十分了解。

  风愈急骤,乌云低垂、压抑、冷肃、萧杀,更暗含一丝凶戾。

  “来了。”班钟权的声音忽然响起,血狱魔帝和铜山魔帝也瞪大双眼,往前方看去。

  凝视着!

  两道光芒划过长空,以惊人的速度从远处飞掠而来。

  逼近!

  正是段古淳和极天剑帝。

  本来两人商议,一个先出现,一个隐藏起来,伺机而动,一番推演后放弃了这个打算,因为无法实现。

  对方有两尊魔帝,甚至连班钟权也可能会出现,再加上两万魔族大军和数百上级魔族强者,单独一人面对,极有可能在短时间内被击溃,另外一人难以救援。

  既然如此,那就两人一同出现,尽全力而为,置之死地而后生。

  “有胆子。”铜山魔帝嘿嘿一笑,庞大的身躯,如山岳般散发出惊人的威压。

  “虽然种族不同,但本帝佩服你们两人的胆魄和为人。”血狱魔帝笑道,话语真诚,他的确很佩服,说出这句话的同时,眼角还瞥了班钟权一把,带着几分轻蔑。

  班钟权看到了,却神色不变,而是盯着段古淳。

  段古淳也盯着班钟权,眼底的恨意似火山,直欲爆发。

  班钟权与段古淳对视,双眸平静,旋即,嘴角挂起一抹笑意。

  “大师兄……”班钟权开口,声音如寒风:“很恨我对吧,我就欣赏你这一副恨不得将我扒皮抽筋挫骨却又奈何不了我的样子。”

  一句话,顿时让段古淳的怒意彻底爆发出来,封帝级的强横实力毫不保留,化为惊天动地的气息席卷八方,轰然炸响。

  极天剑帝也是一眼横扫而至,锐利至极的眼眸宛如利剑出鞘刺破长空般的,落在班钟权的脸上,令班钟权瞳孔不自觉收缩。

  很尖锐!

  极天剑帝此人的剑,班钟权是很忌惮的,因为一旦被刺中,不死也要受重创。

  当然,若是真正动身一对一,班钟权也不怕,极天剑帝的剑厉害,自己也不弱。

  何况,现在是三对二,还有一干魔族战士和魔族强者,这两人,死定了。

  自当段古淳封帝,班钟权就知道,对方一定会来找自己,好不容易用自己苦练的寒狱冥邪功将之打伤,若没有自己出手,根本就无法解除寒狱冥邪功的力量,会被不断的侵蚀,最终生机全无。

  如此,便松了一口气。

  没想到竟然好了,实力还完全恢复了。

  班钟权很好奇,段古淳的伤势到底是怎么恢复?

  这很重要。

  因为寒狱冥邪功是一门很可怕的武学,为了修炼这门武学,自己承受了多少苦难付出多少努力,只有自己才清楚。

  “你们的目的,就是我,放了他们。”段古淳目光从班钟权脸上挪开,扫过下方跪着的人,再凝视两尊魔帝,一字一句说道,面目满是威严。

  “我很佩服你,但……”血狱魔帝忽然一笑,旋即挥手,一道血芒如刀刃破空,斩杀落下,以惊人的速度,直接将跪在地面上的近百个人族高手全部斩杀。

  段古淳怒意爆发,利剑出鞘,剑光携煌煌天威,当空斩落,毫不留情的杀向血狱魔帝。

  铜山魔帝一拳扬起,拳头巨大,犹如陨石般的轰杀而出,携带可怕至极的狂暴力量,狠狠轰向段古淳那一剑。

  极天剑帝的剑,也在刹那出鞘,杀向铜山魔帝。

  二对三,自己一方原本就处于不利局势,当要出奇招,先废掉其中一人,至不济也要将之重创,让其实力大降。

  班钟权也在刹那出手,一掌横空,掌心有一缕缕的黑色,至阴至邪的气息瞬间弥漫开去。

  寒狱冥邪功!

  这一掌,直接打向极天剑帝,而不是他的剑。

  对班钟权而言,只要杀掉极天剑帝和段古淳就行了,至于铜山魔帝和血狱魔帝是否会受伤,他不管。

  极天剑帝面色骤然一变,从班钟权的一掌,他感觉到一股让他惊悚的气息,这种气息,让他十分忌惮。

  毫不犹豫,手腕一抖,刺向铜山魔帝的一剑,立刻转移方向,刺向班钟权。

  这并非极天一式,因为在这样的情况下,施展出极天一式并不合适,纵然如此,这一剑的威力也很强。

  杀!

  与此同时,血狱魔帝也出手,手掌如刀刃般的当空一斩,便有一道血芒如刀刃撕裂长空,杀向段古淳。

  至于班钟权,血狱魔帝是发自内心的瞧不起他,毫不理会。

  魔族大军的战阵已经运转起来,数百个上级魔族强者的气息也纷纷将极天剑帝和段古淳锁定,一旦时机合适,便会出手,就算是无法伤及两人,也会给他们造成一定的干扰。

  强者争锋当中,一丝干扰,就可能扭转局势。

  “杀!”

  极天剑帝和段古淳两人齐齐一喝,没有退缩没有闪避,而是爆发出全力,极天剑帝更是施展出极天一式。

  来此,便已经做好死亡的准备,那么就在死之前,为这明剑洲的人、为极剑屠魔会尽一份力量吧。

  段古淳的剑,也同时杀向班钟权。

  班钟权,便成了极天剑帝和段古淳的目标。

  “该死!”班钟权面色骤然大变。

  自己的实力不弱,足以击败其中一人,却无法抵御两人联手。

  对此,铜山魔帝和血狱魔帝没有半分增援的意思,反而在刹那微微一顿才出手,这么一顿的时间,便让班钟权陷入被动。

  按理说,封帝强者很强,不应该出现这种错误,那就是铜山魔帝和血狱魔帝故意的。

  借段古淳和极天剑帝之手,让班钟权吃一个苦头,而自己两人也能趁此机会,将段古淳和极天剑帝除掉,一举两得。

  纵然局势对自己不利,段古淳和极天剑帝依然没有收手的意思,因为他们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班钟权。

  这个弑师之辈,这个人族叛徒,该死,杀一百遍一千遍也不为过。

  “助我。”班钟权大吼,他能感觉到杀意,完全针对自己的杀意,不将自己杀掉不罢休的杀意,哪怕为此而付出生命。

  段古淳携煌煌天威一剑,斩杀而出,与班钟权的寒玉冥邪功一掌碰撞,互相抵消。

  极天剑帝的一剑,璀璨如流星般的,瞬息划过长空,无比耀眼,横贯天际,久久不散,刺穿班钟权的身躯。

  一剑,直接将班钟权的胸口贯穿,可怕的剑气更是在瞬间如螺旋般的旋转炸裂,瞬间将班钟权的胸口撕裂,惊人的剑气绞杀,将班钟权的胸口轰出一个拳头大小的伤口,前胸直透后背。

  这伤势,十分严重,尤其是一道道极致的剑气从伤口处迅速蔓延开去,不断绞杀身躯,剧痛无比。

  班钟权的身形下坠。

  铜山魔帝和血狱魔帝的攻击,齐齐轰杀而至。

  一个杀向极天剑帝,一个杀向段古淳。

  两人刚刚全力出手对付班钟权,此时此刻,只能勉强提聚力量抵御两尊魔帝的攻击。

  两声轰鸣,极天剑帝与段古淳被轰飞,瞬间喷出血液。

  尤其是极天剑帝,极天剑道十分极端,攻击力无匹,但在防御上却有些不足,受到的伤势比段古淳更重几分。

  两人面色苍白,气息萎靡,受创不轻,一身实力只剩下平时的七成。

  十成实力,也只能勉强对抗两尊魔帝,何况只剩下七成实力而已。

  纵然如此,两人也没有任何畏惧,反而相视一笑,再次爆发全力,杀向两尊魔帝。

  死又如何?

  唯战而已。

  只可惜,此次只是将班钟权创伤,并未将之真正杀死,引以为憾。

  落地的班钟权早已经潜伏起来,难以寻找,就像是一条毒蛇。

  “既然如此,就将你交给陈宗吧。”段古淳暗暗说道,眼底闪过一抹决然,毅然赴死。

  不过就算是要死,也要尽可能的拉一个垫背,一尊魔帝,或许是很不错的陪葬品。

  将生死置之度外下,段古淳爆发出的实力变得十分惊人,一剑又一剑,疯狂的斩杀向血狱魔帝,每一剑上所携带的天威,愈发的强盛愈发的浓郁,每一剑都会带起可怕的雷爆之声,那雷爆,便象征着天之怒。

  极天剑帝的剑,也愈发的极端,不顾自身的负荷,不断施展出极天一式,可怕的威力,贯穿铜山魔帝那强横的身躯。

看过《剑道通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