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剑道通神 > 第六十六章 黑暗独行我心不动

第六十六章 黑暗独行我心不动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身形被黑暗吞没,仿佛没入一层寒冷幽深的水中,继而穿过。

  一种难以言喻的空旷和孤寂感油然而生。

  “虞师姐……傅师兄……”陈宗双眸凝聚精芒迅速一扫而过,同时轻声呼唤道,却没有得到回应,也看不到丝毫踪影。

  似乎虞念心和傅云霄并未进入一般。

  但陈宗无比肯定,虞念心和傅云霄都在自己之前进入这里,相差时间不过三息而已,短短三息时间就走了?

  那不可能,两人一定不会一进入就独自离开,除非遭遇到什么不可预测之事。

  但陈宗仔细寻找辨认下,却是没有发现任何踪迹,任何有人比自己更早进入的踪迹。

  陈宗头脑清晰做出判断,有两种情况可能。

  第一种情况,虞念心和傅云霄一进入这里,就被某种可怕至极的力量抹杀,任何痕迹都没有留下。

  第二种情况,这是一处玄奇之地,每一个进入的人都会分开。

  陈宗更倾向于第二种情况,如果是第一种情况,那么自己也无法抵御那可怕力量的抹杀,根本就无法继续站在这里思考什么。

  “还是独行了。”陈宗不禁摇摇头,略微苦笑。

  独行便独行,陈宗素来习惯,反而有种放松的感觉。

  将感知提升到极致,灵识也随之弥漫开去,调整到一个最合适的距离:方圆百米。

  灵识覆盖百米,消耗和恢复持平,也处于一个让陈宗察觉到危险能够迅速反应过来的距离。

  四周一片黑暗,但在陈宗锐利的双眸和超强的灵识之下,还是被“看”得一清二楚。

  这是一方山崖,宛如不规则椭圆形一截的山崖,约莫有数百米方圆。

  数百米方圆的山崖上空无一物,连一块石头也没有,只是地面有些不平坦,坑坑洼洼的。

  在山崖最尖端处,却是有一座吊桥,吊桥由一块块的黑色木板组成,两边则是手臂粗细的黑色铁索。

  吊桥似乎很长,看不到尽头似的,下方则是一望无际的深渊。

  走到吊桥前,陈宗往下看了看,那漆黑的深渊不见底,隐约有一丝丝的阴风吹袭,更有咆哮声传出,仿佛来自极遥远之处,间隔一片时空传荡而来,依然有种震慑心魄的感觉。

  陈宗双眸平淡如水,步伐坚定往前迈出,大勇气大无畏前行。

  脚步落在吊桥上时,整座吊桥微微一晃,似乎不受力一样,让陈宗感觉那吊桥似乎要断裂散架坠落,禁不住心头一突,但事实那只是一种错觉,挑战人的心理承受能力。

  陈宗很冷静,没有后退,迈出第二步。

  吊桥又一次轻轻晃动,好似真的要散架一样,而下方可是深不见底的黑暗魔渊一般,落下去凶多吉少。

  这如黑暗魔渊上的吊桥,无时不刻挑战人的神经,处于生与死的边缘,无比刺激,刺激得让人心脏几乎爆裂。

  陈宗神色丝毫不变,双足一步一步迈出,任凭吊桥摇曳,速度却越来越快,最后,更是在吊桥上奔跑起来,仿佛一道流光般的飞速往前而去。

  轻微的脚步声富有规律,一踏一踏不断响起,传入陈宗耳中,却无法传出多远便消失,似乎被黑暗吞没。

  这吊桥似乎看不到尽头,这黑暗似乎无穷无尽,这魔渊似乎深不见底。

  孤寂!

  一种难以言喻的孤寂感从四面八方侵袭而来,那么突然,又是那么自然,似乎存在于天地之间,存在于气息之中,无处不在无所遁形。

  这一份孤寂将陈宗包围,又有一份孤寂从内心深处悄然滋生,仿佛种子发芽似的破土而出,渐渐生长起来,慢慢变得强烈。

  初时,这种孤寂感对陈宗没有丝毫影响,毕竟陈宗素来习惯独行,从东陆开始一步一步走到现在,一向都是独行,也历经过许多危险,早已经磨砺出一颗无比坚韧的心和无比坚韧的意志,加之灵魂液化之后更加强大,抵御能力更强。

  但这种孤寂感并不会因为陈宗自然的抵御而被磨灭,反而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渐渐增强。

  并且内心的孤寂感被唤醒,逐步壮大起来,里应外合之下,对陈宗开始产生了一些影响。

  只是这样的影响对陈宗而言,还是比较弱。

  跑跑跑!

  陈宗展开身法,飞速在吊桥上不断往前奔行,这吊桥的规则十分特殊,只能在上面跑,根本就无法御空飞行,否则就会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压制下去。

  陈宗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这吊桥上奔跑多久,估计几个时辰是有的。

  按理说以自己的奔跑速度,纵然不是全速,但也十分惊人,连续不断的奔跑几个时辰,足以跑出很远很远,现在却看不到吊桥的尽头,有些不可思议。

  “不妙,照此情况下去,孤寂感越来越强烈,里应外合,终究会影响到我的心神。”陈宗感觉着越来越强烈的孤寂感,心头微微一沉。

  孤寂,素来是智慧生灵的无形天敌。

  有的人承受孤寂的能力更强,可以承受的时间更长,有的人则更弱。

  长时间处于孤寂之下,智慧生灵的本性都会受到一些影响,轻则变得不爱说话,重则心性扭曲。

  除了孤寂,还有一种茫然,看不到尽头的茫然,不知道要去往何方,不知道目标在哪里,这种感觉会在无形当中加强孤寂。

  而且,陈宗也觉察到一点,这里的环境很奇特,弥漫着无形的气息,这样的气息会在不知不觉当中侵蚀人的心神,削弱心志,让孤寂感更容易滋生壮大。

  深吸一口气,陈宗秉持本心排除一切杂念,神色坚毅眼神冷肃,依旧不断前行。

  心剑真经的参悟,在某种程度上,不断的提升陈宗的心志,更加强韧,对于外邪有着更强的抵御。

  孤寂感,某种意义上而言,就是外邪的一种。

  陈宗现在还没有真正达到万邪不侵的地步,只是稍微具备而已。

  时间不断流逝,却难以感觉,很模糊,孤寂感越来越强烈,开始影响到陈宗的心志。

  停下来……

  沉沦……

  陪伴……

  一个个让自己放松下来停止下来的念头不断冒出,杂念丛生,完全不受自己控制。

  陈宗的脚步也在不知不觉当中变得迟缓,渐渐的从原先的快速奔跑变成了慢跑,又从慢跑渐渐变成了步行。

  杂念越来越多,仿佛无形鬼魅般的不断涌入陈宗心中,不断的侵袭陈宗的心志动摇心神。

  渐渐的,陈宗的步伐越来越慢,好似承受着无形如山岳般的重压抬起一步,好几息方才往前落下,身形像是卡顿似的又停留几息,方才迈出第二步。

  一息!

  两息!

  三息!

  ……

  时间间隔越来越长,最后,陈宗的脚步落下,再也没有抬起,整个人静静的如同一座雕塑般的站在吊桥上一动不动。

  无数的杂念不断冒出来,不断的侵袭陈宗的心志,杂乱纷呈,光怪陆离,只是一息之间,便有数百种杂念丛生,斩不断除不掉,仿佛要将陈宗的心神击溃,将陈宗的灵魂粉碎一样,让他变成行尸走肉,永远的停留在这里。

  一阵阴风从深不见底的黑暗魔渊中吹袭而出,仿佛魔龙吐息似的,如狂澜龙卷瞬息席卷而上,令吊桥剧烈晃动不已,站在吊桥上的陈宗身形也随之晃动起来。

  狂风席卷,吹袭到陈宗的身躯,陈宗的身躯顿时一场,双足渐渐脱离吊桥往上空浮起,似乎要离开吊桥坠入那无底深渊。

  骤然,陈宗双眸绽射出无以伦比的精芒,强横至极的凌厉气息宛如神剑出鞘,剑发轻鸣,空灵清澈荡漾八方,波纹如水。

  “任你邪意侵体,我心巍然不动……破!”舌战春雷,雷鸣震空,与空灵清澈剑鸣交相辉映。

  从陈宗口中所传出的每一个字,都携带着雷霆震怒之威,携带着天剑临空之势,击碎一切粉碎一切,无坚不摧。

  刹那,不断侵袭而至的孤寂感一顿,继而如被狂风吹过的烟雾般瞬息消散。

  刹那,陈宗只感觉一种难以言喻的锋芒在体内弥漫,在识海中激荡,在灵魂中凝聚,斩杀一切杂念,破除一切邪意,头脑清明心灵透彻。

  不知不觉当中,陈宗的心境竟然进一步提升,隐约之间,陈宗有种要突破剑道境界第三重的感觉。

  当然,现在也只是一个感觉而已,想要真正的突破可没有那么容易,其难度比超凡境突破到半圣级还要困难上许多倍,甚至能与超凡境突破到入圣境相比。

  一旦突破,对陈宗的整体影响十分巨大。

  身形一扭,弥漫出一丝难以言喻的锋锐,仿佛利剑横空般的撕裂阴风,再不受影响瞬息落下,重新站在剧烈摇晃的吊桥上,双足仿佛和吊桥黏在一起,身躯似乎和吊桥融为一体,随着吊桥晃动而晃动,却怎么也不会脱离。

  心神清明、心志坚韧、内外通透、外邪不侵。

  此时此刻的陈宗就像是开锋之剑,整个人都散发出一种难以言喻的锋芒。

  冲!

  一步踏出,身形仿佛化为一口利剑般的将空气撕裂,阻力降到最低,令得陈宗的速度也提升到极致。

  咻的尖锐声音响起时,陈宗却已经出现在千米开外,速度无比惊人。

  冲冲冲!

  身如剑意如剑剑破空,陈宗依稀看到了一抹轮廓,一抹带着亮光的轮廓。

看过《剑道通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