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剑道通神 > 第一章 刀尊者

第一章 刀尊者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浩浩虚空,流云如水,蔚蓝如海。

  一抹巨大的身影御空飞掠而过,如风似光,奇快无比。

  那是一个巨大的古青玉铸就的葫芦,长近十米,前后各坐一道身影。

  酒尊者!

  陈宗!

  当日被黑煞的人刺杀,陈宗将对方纳戒内有价值的东西取走后,便将此事上报,引起极大的惊动。

  毕竟在玄冥区玄冥院内刺杀一尊冥榜天骄,何等大事,玄冥城主府直接出动,全城排查。

  玄冥区的守卫也变得更加森严,飞鸟难渡,更有强者坐镇,黑煞的人休想再次潜入。

  接下去的时间,陈宗也好好的修炼,服用丹药炼化丹药之力提升练气和炼体修为。

  丹药服用一空后便前往古玄楼购买一批,继续服用修炼,令得练气和炼体修为渐渐提升,逼近中阶半圣级。

  现在,也到了和酒尊者约定的时间,便随着酒尊者离开玄冥城。

  酒尊者乃是强大的入圣境巅峰强者,那乾坤日月壶不仅是酿酒的秘宝,而能够用于御空飞行,速度惊人。

  坐在乾坤日月壶上,陈宗优哉游哉,鎏金沉岳剑放在双膝上,左手拿着酒葫芦,正是之前酒尊者所赠。

  原本陈宗以为里面十年份的乾坤日月酒不过是一斤两斤的量,没想到外面看起来不大,却内部独有玄妙,足足有百斤之多。

  一百斤十年份的乾坤日月酒,足够陈宗喝上一段很长的时间了。

  这酒对于自己的修炼,也有不小的好处。

  喝一口,陈宗便将之炼化,使得自己的修为一点点提升起来。

  “我名酒尊者,我那老对手,叫做刀尊者。”酒尊者也喝上一口美酒,一边对陈宗说道。

  “刀尊者。”陈宗默念一遍,记住这称呼。

  “虽然他没有名列玄榜,不过实力比一般入圣境巅峰更强不少。”酒尊者继续说道。

  酒尊者本身实力就很高深,虽然不及玄榜者,却也非同小可,玄榜毕竟也才一百零八个名额而已。

  能成为酒尊者老对手,那刀尊者的一身实力绝对非同一般。

  “刀尊者一生练刀,在刀法上有着惊人的造诣,他自己铸刀磨刀,堪称刀疯子。”

  陈宗不禁肃然起敬。

  练剑者,未必会自己铸剑,毕竟铸剑是一种行业一种职业,需要用心去研究,此外还要修炼功法修炼剑法等等,时间和精力难以分配过来。

  那刀尊者自己铸刀磨刀练刀,全部经过自己的手,无比专注无比专一,不知道在刀之一道上,造诣达到了什么地步。

  陈宗无法想象。

  “身为刀尊者的弟子,也会传承刀尊者那一套,所以其刀法造诣绝对不低,实力绝对不弱。”酒尊者正色说道:“此战,我也不求你能胜,不过至少不能输得难看。”

  这是他们老对手之间的争锋,陈宗现在冒充酒尊者的弟子,若是输得太难看的话,酒尊者也是面上无光大丢脸面。

  “前辈放心,我当尽力而为。”陈宗正色说道,却也没有大打包票说自己一定能赢,那就不是自信,而是盲目的自大。

  刀尊者弟子的实力如何,陈宗完全不知道,或许他现在籍籍无名,但谁能够肯定,他就没有强大的实力?

  如陈宗自己就好,之前也是籍籍无名之辈,却击败林鹤鸣和厉邪狼,如今名列冥榜第九十三,或许刀尊者的弟子也拥有名列冥榜的实力,说不定名次会比陈宗更高。

  若陈宗大打包票说自己稳赢,酒尊者也不会相信,相反会觉得陈宗太过轻浮。

  酒葫芦的飞行速度极快,俨然达到入圣境巅峰的层次,载着酒尊者和陈宗飞速掠过长空远离玄冥城。

  听酒尊者所说,刀尊者所居住的刀庐就在一片青山绿水间。

  约莫一天后,酒葫芦飞入群山之中,再越过山林,速度降低开始降落,下方是一片山谷。

  溪水清澈涓涓不息,仿佛日月轮换也不曾停顿分毫,无止无尽而去。

  溪流之中有一块块大小不一却被流水冲刷得光滑的鹅卵石,阳光照射下反射出炫目的光华。

  一道修长矫健的身影站在溪流之中,冷峻刚毅的年轻脸庞上古井不波,一片沉冷,双眸闭合,眉毛如刀般的狭长,隐约弥漫出一丝锋锐。

  这青年双腿微微弯曲左右分开与肩同宽,任凭流水冲刷着那古铜色而坚韧的小腿,双手往前伸出做虚握状,似乎握着一把无形的长刀,但其实什么也没有,然而,却有一丝丝惊人的锋锐在其中弥漫。

  安静!

  沉寂!

  唯有溪水流动的声音细微不绝,唯有清风环绕耳畔袅袅不休。

  天与地仿佛在这一刻凝固,时间与空间似乎在这一刹那停顿。

  旋即,只见那青年闭合的双眸骤然睁开,惊人至极的寒光无比犀利从双眸内绽射而出,仿佛神刀出鞘似的将虚空撕裂。

  继而,一股可怕至极锋芒从他的双手之中弥漫而出,仿佛绝世神刀在手,瞬间苏醒迸发出惊世锋锐一般,一刀斩落。

  无声无息之间,空气被撕裂,一道细密的白色刀痕宛如丝线落下,瞬息将溪流之水劈开,直接绵延出上百米方才停顿,那溪水也在刹那停顿,而后方才恢复,将那刀痕冲刷。

  溪水不变,但仔细看去,便能够发现溪水底下的鹅卵石被劈开成两半,断口处无比光滑。

  旋即,青年迅速抬头,果断凌厉,双眸精芒激射而出,凝视在降落的巨大古青玉葫芦上。

  一刹那,陈宗的目光便与这青年接触,感觉到对方眼底弥漫的惊人锋锐,似乎长刀般的破空斩杀而至,欲将自己劈开。

  双眸微微一眯,一抹惊人的犀利随之激射而出,如利剑出鞘。

  锐利至极的目光在刹那碰撞,激荡出无形星火。

  酒尊者却是一眼扫过那青年,并未停顿,而是目光锁定在远处的一座草庐处,强横的气息化为风暴似的袭卷而出,仿佛要将一切都摧毁。

  “哼!”

  陈宗悚然一惊,只感觉那突然响起的冷哼声仿佛刀锋似的犀利,切开长空杀至,直接与酒尊者的气势碰撞,迸发出剧烈风暴。

  “刀疯子,我如约而来。”酒尊者哈哈笑道,挥手之间,那惊人气势碰撞形成的风暴消弭于无形。

  “酒疯子,这就是你的弟子?”话音落下的刹那,一抹犀利无比的光芒激射而出,落在陈宗身上,令陈宗浑身悚然一颤,直接发麻,似乎被天刀锁定似的,仿佛下一息,那可怕至极的锋锐就会将自己的身躯撕裂,连带着灵魂也被撕裂一样。

  陈宗静立不动,连大气都不敢喘,那种锋锐实在是太强太惊人了,简直无法形容。

  好在那惊人的锋锐并无敌意,陈宗也看清楚来源,是一双眼眸。

  那是一个长发披散的老者,看不清面容,但一双眼睛却无比犀利,犀利得如同刚刚开锋的宝刀一样,能切割撕裂一切。

  刀尊者!

  刀疯子!

  一个以刀为生的强者。

  “看起来不怎么样吗。”刀尊者收回凝视陈宗的目光,重新落在酒尊者脸上,似乎带着几分轻笑道。

  “好不好不是看出来的,中看不中用的人多的是。”酒尊者的反驳也十分犀利。

  “你很快就会知道。”刀尊者冷冷一笑,言语之间进行了一番交锋,旋即他对远处站在溪流当中的人开口:“无锋过来。”

  那青年纵身一跃,仿佛大鸟般的展翼高飞冲天而起,双臂一振,化为离弦之箭似的冲击而出,快到极致。

  感觉就像是将长空撕裂一样,瞬间便落在刀尊者身边,毕恭毕敬站着。

  “他是我的弟子无锋,传承我一身衣钵。”刀尊者介绍道,语气平淡,却蕴含着一种自豪,显然对自己的弟子十分满意。

  “这是我的弟子陈宗,剑法天才,冥榜天骄。”酒尊者也介绍道。

  听到陈宗是冥榜天骄时,无锋的背脊猛然挺直,双眸绽射出愈发凌厉的精芒,似乎刀光破空落在陈宗身上。

  “冥榜第几?”刀尊者也有点惊讶,旋即问道。

  “九十三。”酒尊者道。

  “哦,才九十三啊。”刀尊者似乎不以为意的样子,其实不是轻视,而是故意打击酒尊者。

  “我记得冥榜一百零八位,可没有人叫无锋。”酒尊者的反驳依然犀利。

  “很快就有了。”刀尊者的话语透露出无比自信:“无锋,击败他。”

  话音落下后,刀尊者便迅速后退,将场地让出来。

  酒尊者对陈宗点点头后也跟着后退,交给陈宗和无锋。

  这是属于两个年轻一辈之间的交锋,也是属于酒尊者和刀尊者之间的间接交锋。

  “冥榜天骄,击败我,我也能名列冥榜。”无锋开口,声音有些低沉,带着几分金属般的锋锐韵味。

  “你未必能做到。”陈宗微微笑着回应。

  顿时,一股惊人的锋锐气息从无锋身上迸发而出,仿佛宝刀出鞘一样,将空气撕裂冲向陈宗。

  与此同时,一股可怕的锋芒也从陈宗身上逼射而出,相隔数十米与无锋的刀之气势碰撞,发出一阵阵尖锐的声响,飞沙走石,地面都被无形的气劲划出一道道的痕迹,迅速弥漫开去。

  “那你就先接我一刀。”无锋话音骤然响起,落下的刹那,只见他双手虚握成刀猛然往前一劈,明明手中无刀却让陈宗面色凝重。

看过《剑道通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