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剑道通神 > 第三十三章 拭尽锋芒(三)

第三十三章 拭尽锋芒(三)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王城的开销还真是惊人。”一间不算如何高档的酒楼客房内,陈宗不禁苦笑不已。

  多久了,自己不曾为了钱财而烦恼,这一次,若非从裂山刀身上找到一些金贝,只怕在这王城内连吃住都是一个问题。

  哪怕是普通酒楼客房,费用也不低。

  以自己身上所有的金贝,估计也就能撑个七八天,还是最普通的开销,若是好一些的开销,两三天就没了。

  怎么弄些钱财?

  卖艺?

  陈宗做不来,也不会去做。

  成为贵族或者世家的供奉?

  也非陈宗所愿。

  那就去赌场吧。

  王城的赌场很盛行,明目张胆,传言是有大靠山的。

  陈宗没学过赌术,但各方面超强的能力,赋予陈宗惊人的学习力和洞察力,因此在一开始输了几把之后,便赢了起来。

  两个时辰,陈宗赢下数百金贝,足够自己很好的生活上一段时间便收手离开。

  这赌场巨大,每一天进出的金贝多达数千上万,区区数百不算什么,也不会引起赌场高层的特别注意,因此没有出现什么不必要的麻烦。

  带着金贝,陈宗开始购买信息,这信息,自然是和王城有关。

  如王城内的各个势力和武士高手,不算什么秘密,因此也不贵,十金贝足以。

  王城为王室所在之地,乃是一国中心、重地,素来有诸多大势力盘踞在此,祖祖辈辈。

  王室为首,当为最强,其次,便是四侯府和镇国大将军府,再次之,便是武士行馆、八大贵族世家。

  当然,陈宗更在意的是高手。

  信息上所罗列的封号武士,足足有八十八个之多,当然,并非全部,还有暗中的部分想要知道,必须付出更多的金贝才行。

  不过陈宗觉得,八十八个封号武士,应该是足够了。

  此外,便是三大武圣。

  八十八封号武士和三大武圣,便成为陈宗的挑战目标。

  以高手来磨砺剑锋!

  陈宗逐一看起来。

  八十八封号武士,其实力自然也是有强有弱,而有两个身份比较特殊。

  其一,便是镇国大将军,不仅位高权重,本身也是一尊强大的封号武士。

  其二,则是武侯,正是四侯之一,也是四侯当中拥有一身过人武力的人,虽然武士没落,但拥有一身过人的武力,不可否认都不是坏事。

  只不过是因为练武者需要全心全意的投入,并且十分刻苦,还要有大量的食物补药消耗,才导致练武之人越来越少。

  武侯位高权重,又有封号武士级的强大武力,与镇国大将军并称为龙轩国双龙。

  这两人,陈宗却不打算挑战,自己的目的,不过是为了透析封号武士的奥妙,若是挑战这两人,赢了之后,怕是麻烦不断。

  提笔划过,陈宗将要挑战的封号武士姓名一一做标记。

  赤阳刀狂!

  狂风战将!

  长河剑王!

  ……

  总数九人,除了武侯和镇国大将军之外,便是八十八个封号武士当中最强的九个。

  而其中,有四个隶属王室内,想要挑战并不容易,那么,便从另外四个先发起吧。

  其中最容易挑战的,应该我武士行馆的长河剑王。

  武士行馆,乃是武士的大本营,为夕阳武圣在新时代所创建,夕阳武圣有感于这个时代武士的没落,想要武士们留下最后的尊严,便创建武士行馆。

  这武士行馆的总部,位于王城之内。

  夕阳武圣乃是龙轩国三大武圣之一,拥有以一敌千精兵的恐怖实力,若是在复杂的地形当中,更加可怕,想要暗杀谁,除了对方是武圣或者有武圣贴身保护,其他都必死无疑。

  如此一个可怕的强者,纵然是武士没落了,他人也不敢轻视半分。

  匹夫一怒、血溅五步。

  当然,如果不是武圣之尊,只是一个武士,哪怕是封号武士,那武士行馆也不可能创建成功,就算是侥幸创建成功,也无法维持下去。

  一切,还在于武力震慑。

  虽然武士行馆成功建立,也经营了二十几年之久,但武士没落是大势所趋,不可避免,因此,武士行馆并不强。

  将之与八大贵族世家并列,完全是看在夕阳武圣的面子上。

  身为武圣,自然不会事事俱到的处理行馆的事情,代理者,便是长河剑王,一尊实力顶尖的封号武士。

  长河剑王刚处理完行馆的一些事,便有人将一张帖子送上来,他一看,顿时眼神凝聚,多久了,不曾再接过这样的帖子。

  战帖!

  此帖看起来很古朴,银灰色,上面有刀剑交击的图案,正是武士挑战的标准战帖。

  以往,长河剑王给别人送过战帖,也接过别人的战帖,但自当实力达到封号武士顶尖之后,便再也没有收到过。

  放下些许感怀,长河剑王布满老茧的手指翻开战帖,双眸顿时绽射出一缕寒芒,锐利如剑。

  那字!

  那字……

  那字……竟然让他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打开战帖的瞬间就像是看到利剑出鞘,每一个字、每一个笔画都透露惊人的犀利,这种犀利,仿佛神剑出鞘一般。

  而这种犀利,也唯有在剑法上有一定的造诣,才能感觉到。

  “好强!”长河剑王沉寂的心顿时被提起,一丝丝战意萌生。

  不说是何人,单单是这字当中所透露出来的锋芒,便足以让自己出手与之一战,旋即,看向落款。

  剑神!

  两个字,顿时让长河剑王眼瞳收缩如针,一丝难以言喻的恼怒从内心最深处滋生。

  “狂妄、自大!”长河剑王禁不住一掌排在椅背上,似乎要将之拍碎。

  剑神!

  何人敢称剑神。

  哪怕是三大武圣之中的金龙剑圣,也不敢这么称呼自己吧。

  剑神!

  剑中之神!

  不仅狂妄自大、而且非常无知。

  “三日之后吗,很好,我便要让你知道,狂妄自大的下场。”长河剑王恼怒不已。

  恼怒,在于对方的狂妄和无知,妄自称神,是对剑的侮辱。

  作为一个练剑数十年,将剑当做自己最亲密伙伴的人,决不允许。

  三日!

  约战时间就是三日后,约战地点,便是在武士行馆当中。

  时间飞逝。

  这三日,陈宗都在磨练剑法,一边参悟。

  第三日,长河剑王沐浴焚香,擦拭宝剑,手指轻柔,仿佛触摸情人细嫩的脸颊,眼神柔和如长河之水流淌而过。

  旋即,放下柔软如丝的白色绢布,右手五指扣住剑柄,一朵剑花凭空绽放。

  铿锵一声,宝剑入鞘,光华散尽,长河剑王起身,一丝凌厉悄然凝聚,眼中如流水般的柔和光芒也转为犀利。

  转身,大步往门外走去,他知道,那自称为剑神之人,已经到来。

  此战,将起。

  陈宗站在武士行馆宽阔的前院内,任凭烈日曝晒,却纹丝不动,也不见一点一滴汗水渗出。

  自己是来挑战长河剑王的,而长河剑王,可是武士行馆的代理馆主,武士行馆的人自然不会给陈宗什么好脸色,更不会邀请他进入里面,而是任由陈宗站在烈阳下。

  陈宗神色冷静沉稳,没有丝毫怒意,心若冰清,则热意难袭,何况陈宗对自身的掌控达到了惊人的地步,这样的热意下站上一两个时辰,并没有什么大碍。

  当然,如果曝晒的时间过长,也会感到不舒服。

  之所以第一个挑战长河剑王,是因为长河剑王的身份地位等等,比较容易挑战,其次,对方也用剑,再次,陈宗需要有一个足够的名望,才能更好的挑战其他人。

  而战帖落款为剑神二字,很惊人,自然是为了避免长河剑王拒绝自己的挑战。

  陈宗在等待,因为据说那长河剑王与人交手之前,会有沐浴焚香擦拭宝剑的习惯,这起码要花费一个时辰的时间。

  旋即,正对着前院敞开的大门,一道身影出现,那身影修长,正踏着不徐不疾不轻不重的步伐走来,每一步都仿佛经过精心丈量似的,恰到好处。

  这样的步伐顿时让陈宗双眸微微一亮,立刻判断出,此人的战斗经验,无比丰富,战斗天赋也十分高超,因为那样的步伐看似简单,却是能在瞬间做出攻守进退。

  这,会是一个好对手。

  顺着脚步往上,陈宗看到对方的身躯,修长挺拔,背脊如剑。

  其五指修长,隐约能看到手掌上老茧轮廓,这是用剑的手。

  那一张脸看起来,约莫有四十几岁左右的年纪,眉毛如剑般的犀利,眼眸却深邃,深邃中有一丝锐利在悄然凝聚,仿佛利剑正欲出鞘般,展露出惊世锋芒。

  平凡的脸,却带有几分沧桑,那一双眼眸,顿时如画龙点睛似的,让那一张脸变得不平凡,过目难忘。

  长河剑王!

  长河剑王一步跨出,目光凝视,透过数十米落在陈宗脸上,忽然一怔。

  年轻!

  这是长河剑王的第一个印象,旋即有些难以置信。

  虽然自称为剑神十分狂妄,但不可否认,战帖上的字,独具锋芒,在他看来,那可不是一个刚二十来岁的年轻人能写出来的。

  如果是一个三十几岁的剑客写出这样的字,长河剑王勉强可以相信,若是四十几岁的剑客写出这样的字,长河剑王不会怀疑。

  但二十几岁,实在是太年轻了,这个年纪,能成为精锐武士,已经算得上是天赋过人了。

看过《剑道通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