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剑道通神 > 第二十五章 神秘强者

第二十五章 神秘强者

  三剑!

  陈宗只是先后斩出三剑而已,这三剑,全部都是一心剑术,没有所谓招式划分,一切应用存乎一心,全凭心意。

  只此三剑,陈宗便废掉了四个天阶超极境强者。

  天阶超极境啊,不论是放在哪里,都是十分难得的强者,身份地位非比寻常,纵然是在各大圣地之内,也是如此,十分珍贵,折损一个,都是莫大的损失,如今,是四个。

  甚至于玉飞龙,还是封天碑留名的超极境,将来有望天阶无敌成就妖孽的绝世天骄,损失更大上许多。

  陈宗没有杀他们,是因为心有顾忌,而不是所谓的废人不倦。

  但废掉一身修为力量,其实也足够了,尤其是这四个超极境,又被八方浊气掩道大阵的浊气侵蚀,想要恢复修为,代价更是大上许多倍,可能性更低。

  接下去,陈宗开始破阵。

  方才那一刻钟,陈宗其实已经渐渐的找到了阵法的一点破绽了,至于侵入体内的浊气,根本就无法污染陈宗的修为力量,神魔剑典第三重下,直接被陈宗给炼化了。

  大阵遮掩大道气息的确有效果,但对陈宗效果却很弱,只因为一心剑术的独特。

  不知不觉当中,陈宗已经走上了一条完全属于自己的道路,尽管只是刚刚走上去,还要走很远,但,和许多修炼者不一样了。

  神色凝重,陈宗举剑而起,横剑身前,双眸倒映一抹剑光,犀利绝伦,明亮至极。

  一心归真境的力量,配合着神念弥漫出去,笼罩八方,覆盖一切,所有的一切气息全部都被陈宗感应着,一缕缕的轨迹若有若现。

  左手并指如剑,点在剑脊上,徐徐划过,一缕缕的剑气霎时激荡,在剑脊上蔓延,又蔓延到剑刃上,切割虚空。

  真磨剑术!

  斩!

  一剑挥出,横斩长空。

  一抹剑光瞬息斩入了虚空之内,斩断一切,契合其中的一道轨迹一般。

  这是陈宗精心的一剑,将其威能发挥到极致,真磨剑术,更是令其威能倍增。

  一剑之下,浊气尽数被斩碎般的,那剑光破空杀出,所向披靡,随着剑光破空而去,霎时,一阵轰鸣之声也随之响起,地面剧烈震荡起来。

  消散!

  浊气开始以惊人的速度消散,而联手布下此阵法的六十四个天阶大极境强者,纷纷闷哼一声,一口鲜血禁不住吐出,这是阵法被强行暴力破解后受到了反噬,直接内伤。

  陈宗没有半分客气,连连挥剑,剑光如暴雨梨花般的,一刹那便斩向四面八方,击中六十四个天阶大极境。

  废人不倦啊。

  四个天阶超极境加上六十四个天阶大极境,一个都没有死,但全部被废掉了一身修为,直接沦为了废人。

  对于天龙圣地而言,如此损失,堪称是伤筋动骨,惨重至极。

  但,陈宗不会因为对方的身份就留手,若非顾忌磨剑山主的神魂作乱,这些人一个都活不了,尽管废掉修为,也是极其严重的后果,但陈宗更喜欢的是击杀。

  什么时候,自己强大到不需要顾忌磨剑山主神魂的时候,那就是真正持剑击杀的时候了。

  随手一剑,剑光破空杀向蝴蝶谷主,虽然说蝴蝶谷主没有真正对自己造成什么伤害之类的,但与玉飞龙等人算是同流合污,一样废掉修为。

  做完这些之后,就是收获的时候了,战利品。

  一个个的储物神器被陈宗取走,之后再慢慢的破解烙印,变成自己的,足以将自己的财富好好补充一番。

  而且此战,虽然过程短暂,但自己也的确是拿出了真正的实力了,一心剑术有几分新的感悟,也需要好好的参悟一番。

  没有理会这些废人,陈宗再次御空而起,剑光拖着双足,御剑飞行。

  此行,陈宗打算去找胡姬,虽然不愿意承认,但陈宗觉得,胡姬应该是知情人,不,不仅仅是知情人,甚至有几分配合玉飞龙的样子。

  用虞念心为名义坑了自己,这不是恩,而是怨。

  有恩报恩,有怨还怨,如此直接、简单。

  以直报怨?

  那不是陈宗的风格,错了就是错了。

  陈宗飞速离开,蝴蝶谷内,却是一片哀嚎,旋即,玉飞龙挣扎着起身,满脸狰狞至极,取出了一块令牌,费尽全力的激发此令牌。

  所幸,修为被废掉,却还是有一点残留,修为力量还没有完全消耗一空,足以激发出此令牌。

  ……

  御剑长空,陈宗飞出了上百里时,蓦然发现,天空上,一道道的乌云弥漫,无中生有般的,很快就黑压压的一大片,好似暴风雨来临似的。

  陈宗神色不由自主一变,有些惊疑不定。

  凝望那天空,眉头也随之紧锁起来。

  怎么回事?

  天气变化?

  似乎没有那么简单,从其中,陈宗感觉到一种压抑,沉甸甸的仿佛天穹要崩塌下来的压抑,冲击着自己的身躯,似乎要将自己压迫下去似的。

  这种感觉,不像是正常的暴风雨来临,而仿佛是人为的一样。

  走!

  没有半分犹豫,陈宗的速度更快了几分,这变故叫陈宗感到不安,一股强烈的威胁,也从内心深处涌现。

  当陈宗的掌握准无上剑境之后,这种对危机的感觉,也愈发的强烈清晰了。

  只是,那乌云不断的扩大,任由陈宗如何御剑,却始终无法摆脱。

  下一息,天空破碎了一样,就好像是一面镜子被打碎了一样,从那破碎的中心,一点光芒绽放而出,那是一点暗金色的光芒。

  仔细看,便发现那其实是一根手指,一根通体暗金色的手指,上面布满了独特的纹路,带着一种难以言喻的独特韵味,那是道韵,是大道本源的奥秘。

  一指碎空!

  是真真正正的一指点碎天空,可怕的威压直接落在陈宗身上,那一指也随之点落。

  陈宗只感觉身躯一沉,好似被一座无形的山岳压迫似的,直接就要沉落下去,四周的空间也被封锁住了,将陈宗不断的压迫着,窒息的感觉逼迫而来。

  呼不呼吸,对陈宗而言无所谓,但那种窒息感却十分难受,压抑至极。

  好强!

  陈宗心惊不已,立刻爆发出全部的力量,不爆发不行。

  时间神术流息!

  陈宗再一次的硬憾古玄界的时间本源,强行截取一息时间,但受到的反震,已经不会如之前那么的激烈了,完全可以承受下来。

  彻底爆发,反击那一股惊人的压迫,将之撼动些许,继而一剑斩出。

  真磨剑术下的一心剑术,最为强横的一剑,却不是斩向天空的那一根暗金色的手指,而是斩向前方的虚空。

  一剑斩出了一道裂口,陈宗立刻御剑,化为一道剑光遁走。

  “咦。”不知道是不是幻听,陈宗似乎听到了一道惊咦声响起,但很细微。

  紧接着,只见那一根暗金色的手指迅速放大,直接变成了一根巨大的手指,就好像一根巨大的柱子一样击落,所过之处,虚空纷纷碎裂,一切俱都破灭。

  压力骤然激增,陈宗的身躯也不自觉一顿,足下的剑光近乎溃散。

  暗金色的巨指,直接击落,点在陈宗的身上,陈宗的身躯一颤,只感觉一股恐怖至极的力量,犹如山洪爆发洪流决堤似的,以无比霸道无比恐怖的姿态,直接轰入了陈宗的体内。

  那力量,霸道到了极致,蛮不讲理似的狂暴,轰入陈宗的身躯之中,就开始冲击陈宗一身力量,甚至筋骨脏腑也一并受到冲击,剧烈无比的冲击,直接破碎。

  神魔剑典第三重的力量固然很强,但在这一股力量之下,却不是对手,完全不是一个层次的。

  怎么形容?

  那存在着本质的区别,就好像是粗糙的木头和百炼精钢一般的本质区别。

  陈宗整个人也随之坠落,好像一颗流星沉坠般的,直接轰击在地面,轰的一声,陈宗整个人坠入地底,炸出一个巨大的坑洞。

  下一息,那一根暗金色的巨指不断的缩小,一道身影出现在天空上,背负双手,居高临下俯瞰,一双眸子,闪烁着一缕缕暗金色的光芒。

  此人,一身白色龙纹长袍,看起来是中年人的模样,但其实头发灰白,眼角有许多皱纹,让人一看就知道是一个年级很大的人,至于有多大,不好说。

  “竟然还没死。”眉头微微一皱,此人闪过一抹诧异,在自己那一指之下,竟然还能够活着,还真是叫人感到惊讶啊。

  下一息,此人的神色愈发惊讶,因为他发现,下方坑洞内,一股惊人的生机在弥漫。

  旋即,只见此人伸手一抓,一股强大的力量迸发而出,陈宗的身躯直接被他从坑洞内抓了出来。

  一身衣袍完全残破,浑身染血,看起来就好像是从血池内打捞起来的,甚至还在不断的往下方滴落,整个人的气息,更是萎靡至极,奄奄一息的样子。

  但,神秘种子的生机,却不断的释放出来,在陈宗的身躯之内蔓延,迅速的修复陈宗所受到的创伤。

  只不过这一次的伤势太惨重了,那力量太可怕,以至于神秘种子的生机惊人,也无法在短时间内痊愈。

  此人凝视着陈宗,似乎要将陈宗看透似的,也感觉到陈宗的体内,那一股惊人的生机之力,其目光,直接凝视在陈宗的气海处,一指点出。

看过《剑道通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