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农门有甜:病娇夫君小悍妻 > 第079章:掀翻桌子!

第079章:掀翻桌子!

  魏华音走到镇上,没见魏华玉和于文泽出摊儿,正要搭车进县城,就听于文泽喊她,“音姑!?”

  于文泽看她搭乘那陈老六的骡车,是要去县城,忙挑着挑子跟上来,“你要去县城干啥呢?你一个人!”

  魏华音转回身,跟他解释,“抓了几条蛇,准备去卖掉!”

  “你上哪抓的蛇?那清源山上毒蛇可多呢!”于文泽出口就忍不住责备。

  魏华音看他满眼关心,也没有气,“我做了捕蛇器,抓了六条,应该能换点钱。”

  于文泽不放心,“我跟你一起!正好镇上我也转了一上午,这些挑到县城去卖吧!”

  摆摊儿摆不成,于文泽就挑着挑子出来走着叫卖,也算是卖了不少。

  “不麻烦了,我知道有收蛇的地方!前几天在县城,姥爷带我逛过。”魏华音独来独往惯了,他也只是姐夫。

  于文泽还是怕她被骗,非要跟她一块,“我对县城熟悉点!”

  魏华音想到前头让他打听关于陈家的事还没有说,没有再阻拦,点了点头。

  赶到县城,于文泽直接带着她到几家收蛇的制药铺问了一个遍,因为经常有卖蛇的,也都知道价钱。难得的是魏华音带着两条五步蛇,个头都不小。

  于文泽讲了半天假,又看魏华音额头还带着伤,算是给了十两零一百文钱。

  “去买瓶好点的祛疤膏!你大姐昨晚还念叨着呢!”又带她到药铺看诊拿祛疤膏。

  一小瓶祛疤膏,花了四两半银子,魏华音嫌贵,“一条五步蛇没了!”

  抓药的伙计忍不住讲,“我们源生堂的祛疤膏是自家秘方研制,附近几个州府都是很有名的!你头上的伤疤,只要按着要求用,肯定能长好和原来一样!童叟无欺!”

  又问于文泽,“小哥!你要是再抓到五步蛇,银环蛇,也可以送到我们药铺来!比你们在外面卖价钱要高!”

  于文泽打听了各种蛇的价钱,和收蛇的制药铺也差不多少,带着魏华音出去,“你想吃啥,我给你买!”

  “你先把东西卖了吧!我到处转转!”魏华音道。

  于文泽还带着活计,就让她别跑远,套了她一串钱。

  魏华音没要,依旧在药堂铺子这边转悠,然后打听哪个大夫医术厉害,找了三个大夫把脉扎针,都没有看出她身体的毛病在哪,只说她可以调理一下,魏华音没理会,又不吭不响买了一瓶祛疤膏装着。

  在县城转悠了一大圈,买了两盒点心,又买了套笔墨纸张。等于文泽的时候,看对面是家银楼,又进去挑了一对绿玉柳叶耳坠,“多少钱?”

  “姑娘真是好眼光!这是新出的绿玉耳坠,六百二十文!”伙计皮笑肉不笑道。

  魏华音抬眼看他,“说真价儿!”

  伙计神色僵了下,“姑娘这话就不对了,这就是真价儿!我们银楼都三十多年了!还能欺你不成!”

  本来魏音姑的记忆,过些天是魏华玉的生辰,她也不知道具体是那一天,反正先买着,没成想这伙计还真欺她面生不懂行。转身就走。

  “哎哎哎~姑娘!我给你便宜二十文!只要六百文!”伙计看她走立马拦她。

  魏华音扭头,“别家银楼也有,只卖二百文钱!想卖货,别坑人!”

  伙计脸色青一阵紫一阵,“二百文钱根本买不到!”

  看于文泽还没来,魏华音又找到附近另一家银楼,花了三百五十文钱,买了一对绿玉耳坠,虽然是边角料做的,但对耳坠来说也够了。

  于文泽正在等她,看她远远从银楼出来,“想买首饰了?”

  “我大姐哪天过生辰?”魏华音问他。

  于文泽愣了下,“后天!”

  魏华音点点头,没再多说。

  于文泽反应过来,“你……是给你大姐买东西了?”虽然她改变了不少,还是有点不太确定。

  “嗯。”魏华音随口应了声。

  于文泽欣慰的笑起来,“饿了吧!我给你买了肉饼!走!吃着走着!”

  魏华音看他就买俩,没有要,“晌午吃得多,不饿。”

  等到回家,还是把肉饼塞给了她。不过看她扔过来的两盒点心愣了下,笑着拿回家,赶紧找玉姑说说!

  魏华音回到家,天已经擦黑了。

  柳氏煮好了粥,菜还没炒。

  魏华音洗了手把肉饼馏锅里,几样青菜一起炒了个什锦菜。

  上个茅房回来,饭已经端到桌上,肉饼却不见了。

  “不想让我掀桌子,就交出来!”魏华音没准备吃独食,但没想到竟然毫不客气全拿光一点不留,当真不要脸面了!?

  魏秀才以为她不敢,以前也没干掀桌子的事儿,“就一个小肉饼,至于吗?!”

  “两个!至于!”魏华音冷眼扫向魏五郎,又扫过魏柔娘。明显他们都知道,而且是既得利益者!

  魏二郎也沉着脸发了话,“你是大的,让个小的吃个肉饼咋了?!就兴你吃独食!要不要脸!”

  魏华音没说话,端起桌子上一碗粥,嘭的兜头砍他头上。

  虽然粥煮好有段时间,但依旧还是热的,直接兜头下来,魏二郎一下弹跳起来,“啊啊啊啊!”疯狂的伸着手就拍掉头上的碗。

  但是一碗糙米粥已经淋了满头满身,热汤黏稠的顺着衣领流下来。

  魏秀才也气怒的脸色发青,“反了天了你!?”

  魏华音冷冷的睨视一圈,“我之前说过,跟我说人话!还有,肉饼是我的!不问自取视为盗!况且我也没准备吃独食!”

  魏五郎憋鼓着眼,眼泪啪嗒啪嗒落下,“我是人!我是人!”

  魏华音让交出肉饼,他却当面告状骂他不是人了。

  可魏秀才听了这话,认为魏华音也骂了他不是人,怒的一摔筷子,“就不给!我看你敢给我掀个试试!”

  他话音落,魏华音伸手一把掀翻了整个饭桌。

  “啊啊啊……”

  “啊啊——”

  粥和面饼子,连菜全部砸翻了一地,桌子还是从魏柔娘和魏五郎的那一面掀翻,直接从两人身上翻过去。

  魏柔娘没躲过,直接被砸在了桌子下面,吓的尖叫不止。

  魏五郎也痛叫大哭。

  柳氏吓的赶紧去挪桌子救人。

  魏秀才也扑上去。

  还没缓过气的魏二郎也急忙上去救人。

  魏华音却没理会,转身进了魏五郎和魏二郎住的屋里,看门锁着,直接把一扇门端掉,上去猛的一脚,直接门踹开。进去就搜!

  肉饼被藏在魏五郎床头的箱子里,只有一个。

  她一手抓出来,又冲去魏柔娘屋里,如法炮制,踹翻门,找到另一个肉饼。

  堂屋里刚结束一团乱,魏柔娘也哭,魏五郎嚎着嗓子哭,柳氏也哭,哭声一片。

  魏秀才脸色铁青,头上青筋直冒,怒恨的咬着牙指着魏华音,“该死的小贱人!敢反天了!我今儿个就打死你!”

  ------题外话------

  亲爱的们,明天文文就上架啦~

  23号的更新,改到上午编辑上班,开通了V通道发布。

  感念在心不多说,求支持正版!你们的支持是我动力的源泉!爱你们!mua!(*╯3╰)~

看过《农门有甜:病娇夫君小悍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