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农门有甜:病娇夫君小悍妻 > 第145章:借钱到手(一更)

第145章:借钱到手(一更)

  柳王氏脸色不好看,“你这是干啥?阴的不成,就来卖可怜?”

  “大伯娘!当家的他也是你的女婿,也是玉姑和音姑她们的亲爹,血浓于水,就算他平日里严厉些,真要出事,他还是维护自己孩子的!如今他最后一搏,我只求大伯娘和大伯出手帮帮他!也是帮帮你外孙子吧!只有这最后一次了!我求大伯娘了!”柳氏跪着,仰头恳求她。

  柳王氏冷声哼,“我们家帮到了秀才,帮出个白眼狼来!也没那个能耐帮他到举人了!你以为跪下卖可怜,我就会可怜你?回去跪你自己娘家去吧!”

  “大伯娘不看往日情分,难道也不看二郎吗?他的前途,他的人生,如果当家的考中,他立马就能有一门好亲事!大伯娘难道不认这个唯一的外孙子了吗?”柳氏红着眼问她。

  魏二郎......太让柳王氏失望了,完全被柳氏母女拿捏着,针对玉姑和音姑,甚至帮着她们欺辱音姑!

  “血脉亲情是永远割舍不断的!就算一时不对付,她们都还小,以后出去,还是自家亲啊!大伯娘!二郎以后还要靠当家的!我只求大伯娘这一次,最后这一次!如果他还考不中,以后都不会再念书科考,就让他出去做活儿赚钱!求大伯娘了!”柳氏哭着低下头。

  大伯娘不看她,心里只会恨她!但二郎......她又气又恨,气他亲疏不分,恨铁不成钢!可真要是不管他,就他那样,以后可咋办?

  要是他哪一天醒悟过来,却过的穷困潦倒,温饱都不成。玉姑和音姑都过好了......

  看她犹豫,柳氏默声道,“二郎他是堂姐唯一的儿子,堂姐就算心疼女儿,也不想儿子以后穷困潦倒啊!大伯娘!就只这一次了!”

  家里人都没在家,就柳王氏和柳婉姑。她看向柳婉姑。

  柳婉姑是切身不到魏音姑遭受的那些,她算是蜜罐里长大的,兄妹关系也好,纵然表哥有些不对的地方,那也是姑姑唯一的儿子。但借钱给柳氏,要是还考不中,这银子只怕也还不回来了!

  “大伯娘!如果当家的还不中,我以后和他一块出去挣钱,一定会把欠的钱还给你们!如果不还,你就到家里,大耳刮子扇我,我不会多说一句!”柳氏乞求的看着她保证。

  “奶奶!表哥那边......”柳婉姑也不好说了。

  柳王氏知道,如果借不到,她指不定还会想啥别的法子,逼着魏礼,狗急跳墙。为了二郎,她拉着脸拿了五两银子出来,“多的一文都没有!你给我写上借据!”

  柳氏还想多借点,“玉姑要进货,还要帮衬音姑盖房子,我不忍心。大伯娘!你们家收益多,多帮当家的和二郎一点吧!我写借据!我按手印!要是不还钱,大伯娘直接去官府衙门告我!”

  “没有多的!你要就写了借据拿上!不要找你娘家去!魏礼要高中,光鲜的是你们娘几个!是你这个秀才娘子!”柳王氏不给。

  看她神色坚决,柳氏暗恨咬牙,写了借据,按了手印,柳婉姑看过没有问题,拿着五两银子,谢过走了。

  等她走后,柳王氏总觉得有点不对劲儿,“不该一时心软,借给她钱!”

  “奶奶!相信她也不敢拿着银子自己私留的!”柳婉姑宽慰她。

  柳王氏哼了声,“谅他也不敢!不过她这个心机,也不会干那事儿!只怕是会从她娘家多拿点,衬托我们小气不帮忙!”

  柳婉姑叹了口气。

  那边柳氏已经回了娘家,把家里的事儿告诉柳满营和柳赵氏,母女抱头哭了一场。

  柳满营让四个儿子一人拿了一两银子,他拿一两,凑五两银子出来。

  之前柳氏的私房也存在娘家这边,她拿了五两也添上,“我写个借据,这个银子要魏礼来还的!不能白借给他!”

  柳满营没反对,给她拿了纸笔。

  柳赵氏不停的擦着眼泪,“我可怜的女儿!咋就这么命苦啊!要是有孽,也让那凶恶的人去受着!放过我的女儿吧!”

  “娘!再博这一回,如果还不成,我就认命了!”柳氏红着眼咬着唇。

  柳赵氏又心疼的抱着她哭了一场。

  在柳家二房这匆匆吃了饭,柳氏又到顾家村来找魏华音。

  魏华音刚从山上回来,背了两筐采集的染料原料,刚到白家门口,就见柳氏在白家里,她眸光闪了闪。

  白玉染挑眉,“进去!”

  柳氏也看到了她们,过来几步,“音姑!”

  憔悴,脆弱,低声下气,又可怜。

  魏华音扫了眼院子里都在家的白家人,赶的还真是正好,把竹筐放下,“作证?还是借钱?又或者要陈家报恩转移?”

  柳氏看她张口就把她来的目的看透,心里暗恨咬牙。是她小看了这个贱种了!过了一趟阴间,这个贱种精明了!反过来算计她,算计柔娘!阴谋陷害!污蔑抹黑!

  以后她不会轻敌了!她会真正把这个贱种作为对手!只要有机会......

  “先别想弄死我的事儿,先开始你的表演吧!”魏华音冷笑,眼底的杀意都溢出来。魏音姑已经被她害死了,却还想再让她也送死?

  柳氏恼恨不止,从上次没能打死她个贱种,之后这个贱种每次说话,都直接说最恶毒的话!泼最脏的水!

  丁氏和赵氏在一旁看热闹,一脸的幸灾乐祸。没想到能看到这个丑肥猪和后娘对决!可真是一场好戏!

  李氏有些担心,看看白玉染,目光询问他出啥事儿了?这柳氏来了也没说啥事儿,不会是来给他们家借钱的吧?

  白玉染冷眼看着柳氏,“你要演戏,只怕演错了地方!”那些人不光等着看她笑话,也是再等着看音宝儿的笑话!无论音宝儿怎么做,都会有那些难听的话说出来。

  柳氏看了眼白玉染,一身粗布衣裳也掩饰不住他的俊俏好看,反而刚忙完回来,带着薄汗,更加显得五官精美如玉雕,那一份病白也被英气掩盖,挺拔如松,身长如玉。却配魏音姑这个死肥丑的黑猪!

  白玉染目光幽冷,冷笑出声,“你不会是想跟我谈谈吧?”

  他幽寒诡异的眸子让柳氏心里一颤,立马收回了目光,又忍不住看过去。那个贱人真的迷惑了白玉染的心窍,能迷惑一时,还能迷惑一辈子不成?

  魏华音有些不耐,“开始你的表演吧!长篇短唱,我没时间听你废话!”

  柳氏强忍着恨意,“音姑!家里的事你也都清楚,家里被逼上绝路,应该也不是你想看到的吧?”

  魏华音点头,她要的不是魏家真正走上绝路!不是现在那点打击!

  柳氏又说,“你爹被人轻贱看不起,你们姊妹也跟着被人欺辱!就这最后一次!如果你爹高中,你和你大姐也都荣光!在婆家地位也也会提高!不再有人敢欺辱你们!”

  “你去过于家和柳家了!”魏华音肯定道。

  柳氏眼神一闪,“音姑!这是最后一次,如果你爹考不中,以后绝不再提念书科考的事!会老老实实出去做事挣钱!借你们的钱也都会还上的!我给你们写借据!”

  “你从于家和柳家拿了多少钱?”魏华音冷声问她。

  “血浓于水,你大姐还是孝心未泯,也希望你爹好!音姑!你爹对你严厉了些,可要对外了,他绝对是维护你的那个啊!就算我求你了!这是最后一次!”柳氏流下眼泪。

  她想过不找魏音姑受这份屈辱!她肯定怎么狠怎么说,把她完全踩在地上!可她不想放过这次机会,就算多个五两,那就或许因为这个五两的可能,魏礼高中了!到时候就是她翻身的时候!

  “你和你生的还真是一脉相承,说别人害你,从来拿不出证据,也说不出过程,就靠哭!问你的话没听见吗?”白玉染嘲讽。

  柳氏深吸了口气,红着眼回道,“你大姐进货紧张,我也不想她太紧自己,就拿了五两。你姥姥也念及你爹高中,你们姊妹将来能扬眉吐气,不被人欺负,拿了五两。你二姥爷家凑了十两。家里还有我和柔娘这些日子做针线挣的,还有你给的那条蛇卖的,凑一凑也差不多让你住个偏远村户里。可你爹不光要去,还要回来啊!音姑!你就看在那是你亲爹,生你养你的份上,帮帮他吧!”

  她善解人意的说着这些话,细算着这些账目给她,显的很是亲切亲近。

  只是她不知道,真正的魏音姑已经死了,魏华音和她们并没有任何关系!如果非要说有,那就只有报复!

  “所以,你哭了一圈,哄骗一圈,就拿到二十两银子!人家卖笑挣钱,你真的可以去卖哭发家了!不用指望着卖女!”魏华音冷声无情道。

  柳氏哭了,“音姑!血浓于水!那是你亲爹啊!这么多年真的一点情意都不顾吗?真要这么冷血无情,一点孝心不尽吗?”

  “是啊!毕竟是亲爹,这后娘也是养你长大的,可不能这么无情无义吧?你带了那么多陪嫁,也不差钱。上一次山就挣好几两银子,十几两银子!还有那么多分红!连自己亲爹都不帮一下,可就太不像样了吧!”反正又落不到自家来,赵氏乐得搅合。看她们狗咬狗一嘴毛,看大戏乐呵!

  丁氏也说,“要说没钱,只怕这家里就你们手头钱多了吧!房子盖起一大院还不算完,这都要盖第二层了!就算不打家具也要白十两银子吧!?拔一根毛就行了啊!”

  白玉梨也上去跟白玉染当面抹黑,“二哥哥!这个丑......这个女人连自己亲爹都不顾,啥事儿都能做得出来!果真是恶毒的!你小心她害你!”丑肥猪在白玉染的目光下改了口,但抹黑不能停。

  白玉染冷眼睨着她,“不要丢人现眼!”

  白玉梨顿时气的小脸涨紫,心里气恨的跺脚。

  “戏演完了,哪来的哪去!不要让我拿扫把!华音中的毒还没有解,你要是把解药送来,或者把毒粉送来,我或许会借你几两!”白玉染阴寒的眸子闪着戾色。

  柳氏忍不住脊背发寒,红着眼含着泪,“我以死证清白!你们不愿意在爹娘最艰难的时候伸一把手,我不求你们了!再苦再难,我们自己咬牙扛!”

  擦着眼泪快步跑出去。

  李氏张了张嘴,想说话,但看着魏华音冷漠的神情,没有说。

  赵氏却没忍住,“都求到这份上了,有钱都不帮一把,可真是够绝情的!自己亲爹都不孝顺,让人大开眼界呢!”

  “三婶孝顺,怎么还千方百计让奶奶帮你干活儿?”白玉染反问。

  赵氏能有躲懒的机会,是绝不会自己干完,有拉白方氏的时候就会拉她。哭着自己没人帮衬,没有闺女也没儿媳妇,让白方氏帮忙干活儿。

  鉴于没人帮是事实,白方氏也会帮一点。不过多数李氏看见了,都会主动接过来。

  只是白玉染这话一说,赵氏却不得了了,“谁让我们三房势弱,让我们可怜呢!没个人帮衬!我们三房没有人!就连个小辈都欺到我头上来了!”

  “还做饭不做饭?”白承祖沉着脸问。

  今儿个轮到二房做饭,丁氏应了声,“这不是家里有事儿,怕闹腾起来嘛!”转身去忙晚饭。

  白玉染拉了魏华音回屋,“回去歇会!”

  魏华音皱眉,抽回手,怒眼瞪他一眼。他最近动手动脚的次数越来越多了!

  “不要嘛!”白玉染小声幽怨。

  魏华音直接不理他回了屋。

  白玉染忙去倒了温开水端过来,“华音!看样子她们是准备拼死一搏,当这件事儿没发生过,要攀更高的枝头呢!大姐和姥姥竟然被她游说动了,真给了她钱!善心浪费在她们身上!”

  魏华音默默的喝着水,魏华玉和柳王氏柳满仓掏钱只怕还是为了魏二郎,柳凤娟唯一的儿子。现在她手里不断钱,魏华玉也有收益,就开始同情什么都没有的魏二郎了!

  只是帮了她们,怕并没有人领情!柳家二房拿十两,她定会拿回去对比,让魏秀才恨怒大姐和姥姥她们抠门小气不帮忙!有钱打发叫花子!

  “就算给他钱,也不会考得中!”魏华音虽然没试过魏秀才的学问,但听他背书都还不如白玉染。秀才功名都不知道靠了多少运气分!

  白玉染笑起来。

  柳氏拿着银子回到家,把二十两银子都一一放在魏秀才跟前,“你们先做饭,我再去一趟大嫂家!”

  张氏的钱可不好拿,所以她说的找大嫂,却是找了魏老大。

  为了补贴这个弟弟,魏老大也没少出,而且现在手里有个几十两银子,所以柳氏哭着求过来,他直接在外面就答应了,领着柳氏就回家拿钱。

  张氏知道,差点没气死,“我们家上哪弄钱去!?”

  “不是还有些!老二这是最后一次科考了,要是考不中,以后就出去挣钱了!二弟妹也说了写借据!这银子你还怕还不上?”魏老大说她。

  张氏气的脸色发阴,看他一副要做主的架势,柳氏也恳求解释,冷哼,“最后一次?说的好听,考不中的可能性大吧!”

  柳氏一听这话,就有些绝望的落泪,“如果当家的这次考不中,我就认命了!”

  看她哭的绝望可怜,魏老大皱起眉说张氏,“都说了写借据,你还不去拿钱!”

  张氏更是气的眼发黑,看魏老大铁了心要借,怒愤的咬着牙,“没有!”

  “大嫂!我求求你了!真的只有这一次!我借遍了亲戚,让当家的最后一搏!求大嫂帮帮我们吧!我一定会报答大嫂的!”柳氏哭着乞求。

  张氏怒恨的事是她哭到了魏老大跟前,而且魏老大对她的态度,直接答应借给她银子!张口借十两!

  看她说亲戚都借了,到时候肯定抹黑她们!她还正给翠姑说亲!

  “十两没有!”

  “那八两!不能再少了!都是自己弟弟,你娘家来借钱,不还是借了!”魏老大有些不满道。

  张氏娘家刚借走五两银子。

  一听这话,张氏只得咬牙拿了银子,“只有五两!看不上,找大户去!我们可穷的很!”

  柳氏看十两变八两,又变成了五两,心里恨毒,面上一片感激,很是爽快的写了借据。

  魏秀才感动的眼泪落下,握着她的手,“凤云!是我对不起你!没能给你和孩子好的生活!你放心!我拼了命也会为你们搏一把!”

  “我相信你最后一次!”柳氏淡眼看着他。

  魏秀才又保证一遍。

  现在盘缠银子凑够了,他安心念书备考,这一次一定要中!

  只是人算不如天算,计划赶不上变化。

  快到收棉花的时候了,陈老爷回来了,退亲的事是在退掉的时候就收到了信儿,已经知道了,幸亏魏音姑嫁的早,但外面免不了还是有骂他们忘恩负义的。

  又听陈维仁说,他和魏柔娘已经有了肌肤之亲的事儿,当即就让人备了礼,请了媒婆,上门提亲。

看过《农门有甜:病娇夫君小悍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