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花坛葬 > 第一百二十一章 稻城妖狐

第一百二十一章 稻城妖狐

  纪云飞身一跃而下,手中那些青年狐狸符文,这四大家都知道这狐狸符文的重要性,更何况纪云手里拿着两块。

  “你们别再纠缠了,我们不会去你们家里,如果再拦着,你们就是以下犯上,意图谋反,到时候就别怪我不客气了。”纪云说道。

  “扑通”一声,那张王李赵四大家的家主跪倒在地,声泪俱下的哭诉道:“不是我等以下犯上,是我等有大难处了。”

  原来这张王李赵四大家族本是看守皇族的粮仓——也就算是稻城的太守,这四大家每过三年一轮,原本是相安无事,可是最近天象巨变,朝中混乱,即使稻城没有经受风雨还是或多或少受到影响,好比今年的雨水就特别少,眼看着苗子就要被晒得枯萎了,城外来了一个女人,她说可以求来雨水,只不过需要张王李赵几家设立牌位供养,张王李赵四家一合计,心说这也没什么,就照她的吩咐去做,雨水倒是来了,这些人起初还是十分佩服这个女人,可没过多久村子里面就鸡犬不宁了,先是家禽被咬死,稻城里的人也没有太在意,后来就开始死人了,而且张王李赵四大家没得人最多,张王李赵四大家的家主就开始去问那个女人,她说这是天意,没什么,有得必有失之类的,可是张王李赵家以及稻城里的人可坐不住了,这样下去,先是张王李赵四大家绝种,而后稻城就会变成鬼城,眼看着稻城四大家里死的人越来越多,正当四大家主着急的时候,掌柜的连夜带来消息,说是公主来稻城了,这四大家主想,凭借着皇族贵气,能不能震一震这个妖妇,就出现开头的四大家争抢妫画的场面。

  话已至此,众人心里有了大概,纪云说道:“早说是这样子的事,还遮遮掩掩说是孝敬皇族。”

  “这……我们也是没有办法。”张家家主说道。

  “这种事交给我吧,我们会解决,至于公主殿下,你们就保护好吧。”

  “您还会除妖?”这四大家主看着眼前清秀书生模样的纪云狐疑道。

  “瞧不起我?”纪云横着眼说道。

  “哪里哪里,公主身边必定是能人异士,我等恭候大仙凯旋。”这四个人拜倒在地。

  “真是顺着杆往上爬。”度顾卿喃喃道。

  “算了吧。”纪云凑过去说道:“你看看他们的样子,要不答应他们,他们就是冒着杀头的危险也要将咱们扣在这里,现在朝中的事情多,以后见着地方人士,还是少透露自己是皇族的好,以免被有心人利用。”

  “那你想怎么解决这个事情?”度顾卿问道,一旁的四大家族正招呼仆人搬运纪云他们的行礼。

  “怎么解决?”纪云伸了个懒腰说道:“走一步看一步呗。”

  几个人被四大家住接了回去,一开始纪云不同意扶苓一同前去,毕竟四大家是稻城里最危险的地方,但是扶苓仍要坚持一同去,自然而然张家说话比较有分量,公主妫画被接到张家,张家家主一脸皱纹,笑的那叫一个高兴,度顾卿去了王家,纪云在李家,赵家相对来讲比较安全,扶苓和道一被安排到赵家,赵家家主表面上笑的很开心,其实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这是皮笑肉不笑,因为赵家家主一看其他家族要么是公主,要么是能人异士,只有自己赵家分了和女人和小孩,便或多或少有些不高兴,纪云心里明白的很,凑过去跟赵家家主说道:“这两个人是我们的宝贝,比公主还要重要,他们要是有一点闪失你懂得什么后果。”

  赵家家主陪笑道:“那是当然,那是当然……”心里连连叫苦道:怎么请了两个祖宗来。

  月蓝凝一看没有自己的事,刚想问,纪云说道:“月蓝凝,如果在这里闹事的是妖,你应该会比我们先察觉,到晚上的时候就辛苦一下,四大家里来回跑动。”

  “好”月蓝凝点头道。

  就这样,这几家算是安心了,纪云临别前给了扶苓和道一一人一块青面狐狸符文,说道:“如果是妖,他们应该认得这个物件,情况危机之时,尽管亮出来。”又给了他俩一张符文,算是嘱托完毕,这几大家族晚上自然得宴请一番,虽说是不算丰盛,但也比外面其他城要好得多,几个人差不多吃了些,就回去休息了,等着夜色降临。

  要说等待的时候最是难熬,反倒是期盼着那个妖妇早点来,扶苓在赵家院子里无聊的喝着茶水,纪云在李家贴符,度顾卿在王家院子里拿着惊神戟仔细的感觉周围变动,妫画则在张家屋子里看着书。

  月上枝头,妫画有些困了,灯火摇曳,手里拿着纪云送的符咒,那上面画着扭扭捏捏的符文,妫画看的有些出了神,一阵旋风将窗户拍开,妫画被突如其来的响动惊扰到了,有些犹豫的靠了过去,见窗外没有什么东西,便关上窗子,屋子里的灯火已经被吹灭,眼下只有一轮皎月透过窗纸打在地面上,妫画有些烦闷,因为晚上自己竟然被逼的没有退路,又开始担心朝廷,担心父皇的安危,屋子里实在有些逼仄,便打开门,门外一股清香扑面而来,院子里种着各式各样的花,听张家家主说,这是张家夫人生前种的,前些日子张家夫人就被妖妇所害。

  “世事无常,花开花落,云卷云舒,年年岁岁朝朝暮暮依旧,只是今年人不同。”妫画叹道。

  “人不同?”一个人影在阴暗的角落里说道。

  “谁?”妫画后撤一步,刚想喊,那身影近乎一瞬间移到妫画身后,冰凉的感觉从妫画的脖颈处传来。

  “别喊。”那身影娇滴滴的说道:“我看你和这些个杂碎不一样,你从哪里来的,你身上带着不同的气味,你还有同行的人,还有……妖?”

  “鼻子挺灵。”妫画笑道:“我是谁并不重要,你们杀人无数,迟早会遭到报应。”

  “报应?”那人轻哼一声说道:“凡人敢和我说报应,你的手就干净么?”那冰刀又靠近一分,妫画只要一扭头,脖颈上就会出现血痕。

  “孽畜。”妫画将符文攥在手心说道:“我是皇族的人,谁也不能杀了我。”说罢那符文拍了过去,那人影反应倒是挺快,连忙推开妫画,往后一跃,立稳身形,那人影刚要开口骂妫画,另一个人窜了出来,一刀砍在那人影的肩膀上,绿色的血瞬间流了出来,那妖怪吃痛,便顺势一闪,持刀人一甩剑刃,说道:“我是公主侍卫林瞻,妖孽,受死。”说罢,林瞻便和妖怪打作一团。

  :。:

看过《花坛葬》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