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花坛葬 > 第一百二十二章 稻城妖狐(二)

第一百二十二章 稻城妖狐(二)

  话说这边林瞻和妖狐打作一团,度顾卿这边也遇到了一只妖狐,那妖狐刚一落地,度顾卿便挥动惊神戟打了过去,妖狐见度顾卿来势汹汹,后撤好几步才挡住,度顾卿笑道:“我要不是怕毁了这里,你会死的很值得。”

  “笑话。”那妖狐说道:“凡人,你还是先顾好自己吧。”说罢,那妖狐嘴一鼓,从嘴里吹出一股子粉烟,度顾卿知道这烟有古怪,忙后撤数十步,那妖狐嘿嘿一笑,转头奔向王家的内宅,度顾卿急忙追了过去,拦住妖狐,妖狐见甩脱不得,便一甩尾巴,变作一个九尺高的壮汉,手持两柄铜锤,挥了过来。

  纪云这里也没消停,一个书生模样的家伙自顾自的闯进了李府,纪云一瞧来着十分的嚣张,便拦下,那人见纪云拦下,又看了看满院子符纸,便笑道:“找错地方了。”转头就想走,纪云哪里肯让,这么大的牌匾门楼,你能认错地方?

  那书生模样的妖狐见躲不开,便从袖口中抽出一柄尖锥,从腋下探了出来,纪云机灵的很,故意和那人保持了一段距离才没有被刺中,两人在院中动起手来,要说哪里最安静,也就是扶苓这里,扶苓的茶已经凉了,道一端来热茶说道:“扶苓姐,看样子妖怪不会来了。”

  “不,要到天亮才行。”扶苓笑道。

  “他们一定被扶苓姐的霸气吓走了。”道一说道。

  “油嘴滑舌,别跟纪云学坏了。”扶苓笑道。

  “谁跟他学啊,没一点正经的。”道一嘟囔道。

  两个人闲聊起来。

  “扶苓姐,你在天庭上就大总史一个朋友么?”道一问道。

  “还有一个,她叫凫翩”扶苓说道,心想:这几回回天庭的时候都没有见到凫翩,下回一定要去看看她。

  “凫翩?凫……翩。”道一在一边喃喃道。

  “怎么,别说你也是认识啊?”扶苓说道。

  “凫翩我不认识,鱼凫我倒是听说过,他是南国开国皇帝。”道一说道。

  “那我倒是不清楚。”扶苓说道:“我认识她时她就已经在天庭了,不过她好像并不担心仙法考试什么的,只是吃吃喝喝,我和她一样,只想吃光天庭所有的好吃的。”

  “嗯嗯。”道一说道:“那我就带扶苓姐吃人间所有好吃的。”

  “好,这可是你说的,等任务完成了……”扶苓刚想说什么,突然闭口不言。

  “怎么了,扶苓姐……”道一看向四周,扶苓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说道:“来了。”

  四下里悄无声息,扶苓手中握着纪云的符纸以及狐狸符文。

  “出来吧,躲躲藏藏的。”扶苓说道。

  “真不愧为神仙。”一个身影从院门口走了进来,扶苓说道:“你们妖界不是已经和人间和好了么?”

  “和好?”那个女人笑道:“我们是敌人,就像是兔子和老鹰一般,我们是天敌与食物的关系,怎么可能和好,让你不吃饭你能么?”

  “你认不认得这个东西?”扶苓举起狐狸符文,那符文在月光映衬下闪着幽幽的绿光。

  “你有这个符文?”那女人似乎很是激动,以至于声音都有些颤抖。

  “你认得它?”扶苓走了过去道一也想跟过去,被扶苓拦住,扶苓摇了摇头,示意别再靠近。

  “何止认得。”那女人说道:“这是狐族长老,也是妖祖的圣物,我曾经服侍过妖祖,后来因为战乱,妖祖就失踪了,我不同意和人类讲和,就率领我们的嫦缘狐出走,一路来到了这里。”

  “嫦缘狐,一辈子只认一个配偶,但是你们繁衍后代的方式却十分残忍,需要寄生在别的人身上。”扶苓说道。

  “呵。残忍。”那女人冷哼一声说道:“当年你们神界屠我妖族,我们说什么了,咒骂天还是咒骂地?”

  “我们从来没有过屠杀妖族的事情。”扶苓说道。

  “你们有,而且现在也是!”那女人咬紧牙,两只雪白的獠牙从嘴角透露出来,闪着幽幽的寒光。

  “胡说。”扶苓说道:“我们只是完成天庭的任务,一切与你们妖界无关。”

  “呵。”那妖似乎看出来什么,悄声说道:“又是一颗棋子。”

  “你在说什么?”扶苓有些没听清。

  “我说,受死!”说罢,那女人冲了过来,几乎是一眨眼的功夫,那妖狐转身到扶苓身后,扶苓因为身体还没好,有些反应不过来,道一见状,心里一急,将手中另一块狐狸符文扔了出去。正砸在那妖妇的后被,说来也是奇怪,那妖妇竟然被直接打飞出去,摔倒在房檐之上,大块碎瓦掉落下来,扶苓祭出红绳,我另一只手攥着红绳,趁着妖妇还没有起身,便冲了过去,那妖狐知道扶苓冲了过来,拾起一块碎瓦块,弹了出去,扶苓腹部一痛,被掀飞在地,那妖精又冲了过来,眼看着就要咬住扶苓的脖颈,一个声音喊道:“天罡三十六步,破天阵!”

  狐妖被吓了一跳,一个小身影从身后赶来,妖狐回头一抓只抓到了一片叶子,心里暗道不妙,回头一看一个拳头飞了过来,正中狐妖面门,妖狐被打了一个趔趄,几乎是一瞬间,妖狐身后又是一股子劲风,后腰中了一脚,被踢飞到半空,天上突然出现道一的身影,正双手抱拳,狠狠冲着狐妖的腹部锤了下去,这一次的力道堪比一块偌大的巨石,妖狐受了重重的一击,地面上的砖石开裂,道一也跟着落地,不住的喘着粗气,扶苓赶了过来,见妖狐躺在地上的深坑里,又看着一旁喘着粗气的道一,说道:“没成想,我们的小道士也能够独当一面了。”

  “我说过,扶苓姐,我能保护你的……”话未说完,道一便有些头昏昏的,自顾自的摔倒下去,扶苓急忙接住,还没看清怎么回事,那妖狐又站了起来,身上的骨骼“咯吱吱”的响着。

  “有点本事,不过他也只能到这了。”说着那妖狐又冲了过来,正当扶苓有些绝望的时候,一个身影冲了过来,妖狐直接被这股子力量按倒在地,挣扎不得,扶苓眼前则是一匹银白色的巨狼,蓝色的眼睛睁大了,死死盯着地上不住挣扎的妖狐。

  :。:

看过《花坛葬》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