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神帝至上 > 第一百七十八章 心境之术

第一百七十八章 心境之术

  宁静的夜,无风也不见月。

  在争天图的世界里,就好像是一片枯寂的荒漠般。没有任何声音,也没有生命的波动。这里的一切,都充满了死亡般的静谧。

  在一座破旧的殿宇当中,夜飞尘盘膝在地上。他的四周,自然地流动着一丝丝的剑意。双眼闭起,体会着那无穷的剑之气息。

  他沉醉在这个世界里,感受着剑术的律动,感受着这一条大道之上的共同之处。美妙的剑的世界,在他的心里展开了。

  数十种剑术,在他的灵魂之中慢慢地融合。最后,变成了他心中的剑,自己的剑。层层叠叠,归为一剑。

  随着这种体悟,他的境界体悟也松动了。剑道一途,引动了境界体悟,他感觉此刻是如此美妙。

  “是这样,就是这样。苍生剑道,灭星。”脑海里,演练着一遍又一遍的剑术,那惊天动地的影像不断地来回闪烁。

  韩笑侯,绝世的强者。他的身影,正在演练着苍生剑道的第二剑灭星。与此同时,夜飞尘也在脑海里演练着这一式剑术。

  渐渐地,他们二人的影像开始融合了。最后,两道影子形成了一道影子,那就是夜飞尘。

  “嗡!”就在这时候,夜飞尘忽然感觉到自己的境界体悟也瞬间升华了,随着脑海里的一次剧烈波动,体悟达到了武王中期的层次。

  也就是说,给他足够的资源和时间,他便能冲击到武王中期的层次,根本没有丝毫的境界阻碍。

  “吞天剑术,剑煞凝聚!”体内剑煞狂暴地游走着,然后一抹抹新的剑煞迅速成型。夜飞尘不断地催动着元力,剑煞的数量疯狂增加。

  原先八万六千道剑煞的瓶颈终于破开了。从八万六千道开始,迅速地增加。

  八万七千道,八万八千道、八万九千道,九万道。

  当剑煞达到九万道的时候,夜飞尘体内的所有剑煞顿时发出了齐齐的震动,然后有规律地连成了一个剑煞流动的整体。它们如一条大蛇般,游走在夜飞尘的全身筋络当中。

  九为极限,九为圆满。当夜飞尘体内的剑煞达到了圆满之后,便自成循环,生生不息。一旦爆发,威力将要比之前强大十倍。

  “终于成功了。我的剑术,算是打好了一个根基。日后修行下去,必然突飞猛进。”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现在该是意境入虚了。”心中一动,夜飞尘抓住内心的那一丝感悟,然后不断地领会着入虚的真谛。

  “就该如此,意境入虚。”心中猛地一震,然后四周的空间迅速地收缩起来,夜飞尘睁开双眼,那幽蓝色的火焰般的眼球忽然化作了两道剑锋。

  “呼!”一口气吐出,似乎有一丝锋芒泄出,然后在他身前的一块石头直接化作了碎片。

  “苍生剑道,灭星。吞天剑术,第一层圆满。再加上剑道入虚,我的实力比之前强大数倍。”夜飞尘脸上带着喜悦之色,然后慢慢地站起身来。

  外面的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他不知不觉就修行了数月的时间。时间流逝,岁月更迭。他不禁叹道:“当真是修炼无岁月啊!那些强者,动辄就是闭关数十年,看来也是恍如昨日般。”

  走出破旧的殿宇,看着面前的荒芜世界。夜飞尘心胸之中忽然冲出了一股惊天的豪气。今时今日,自己更强了。

  “也不知道还有多少人?”心中有些疑惑,他扫了一眼周围的那些丘陵,鼻子轻轻地动了动,似乎从空气里闻到了血腥的味道。

  真是一场血腥的较量,这种天才榜之争,是那些帝院的强者挑选真正天才的手段。无论是天赋、实力、气运,都缺一不可。

  “山川流水,绿树无边,蓝天明月,但无生机。争天图,真是一件至宝。”抬头看了眼天空的明月,夜飞尘身形如同幻影般朝前冲去。

  奔跑的同时,他心里暗暗地叹了叹:“我现在最缺少的就是速度,还有修身之法。虽然说天灵金身也很强,但只能和一般的灵劫境初期相比罢了。顶尖的武王圆满,也可破我防御。”

  不过夜飞尘也清楚,有些东西都是可遇不可求的。他的战利品当中,就有不少速度和炼体的秘技,不过这些都没有达到让他满意的程度。

  功法秘技也分品阶,那些在寻常的修者眼中已经是顶级的武王级别的修行之法,对于夜飞尘来说便如垃圾。

  他想要的,最少都该是涅槃级别的修行之法。当然,如果是涅槃之上的更强之法,那就更加完美了。

  不知不觉疾驰了数百里,夜飞尘进入到了一片荒原内。四周都是一人多高的黄色杂草,周围没有半点声响,死一般的寂静。

  进入了这片荒原之后,夜飞尘就隐隐感觉到一丝危机。他放慢了速度,魂力全开,朝四周辐射过去。

  魂力笼罩之下,四周数十里方圆的一切都在他掌控之中。

  杂草、泥地、坑洞、还有雾气,都清晰地在他脑海里呈现出来。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感觉有些怪异。

  “什么地方不对?”心中疑惑,那种危险的感觉也越来越强烈了。

  修行达到了他这样的境界,对于危险的感知本来就是很强烈的。哪怕是数十里外释放出来的一丝杀气,他也能够感受得到。

  可是,这时候夜飞尘根本就发现不了那危机的来源。这样的情况,让他的内心变得更加谨慎了。

  能够瞒过他的感知和魂力,证明这暗中的对手很强,比起他绝对不弱半分。面对这样的对手,轻敌就是等于死亡。

  “不对!”忽然,夜飞尘忍不住惊呼一声,他骤然想到在之前到底有什么不对了。

  自己魂力笼罩下,杂草、泥地、坑洞,这些都正常。可是,这里面还有一层灰色的迷雾,这才是不正常的。

  争天图里,除去可以用来呼吸的空气之外,没有任何气流的存在。这里,怎么可能存在迷雾?

  刚刚惊醒过来,他猛地朝前方冲去。不过这时候,已经是迟了。他的大意,已经让他完全陷入了困境。

  “呼呼!、、”风声响动,然后四周全部都是灰色的雾气。那层层雾气包裹住四周的杂草,然后将数百米的方圆全部都化作了灰暗的世界。

  “哈哈!来了,还想跑么?”一声大笑,然后一抹身影在雾气之中显现了出来,那是一个带着儒雅之气的青年。

  此人手持一把玉质的折扇,眉清目秀,长发垂在肩头,有着一股书生的气息。他的腰间,别着一把剑,给他增添了一股锐利之气。

  夜飞尘停下了身形,然后肃穆地看着面前忽然出现的白衣男子。此人出现,那种危机的感觉便更加强烈了。

  虽然说,这家伙就站在自己的面前,可是夜飞尘总是有种奇怪的感觉,这家伙好像是无处不在。面前的这道身形,是假的一般。

  “呵呵!”这个佩剑的书生柔和一笑,忽然给夜飞尘一种错觉,似乎他是可以亲近的,并没有什么危险。内心之中,不由地生出了一丝好感。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宋祁。你不用紧张,我对你没有恶意。”那佩剑书生开口说了一句,依旧满脸真诚。

  夜飞尘魂力猛地一震,然后那种亲近的感觉瞬间消散。内心的那一丝好感,也迅速地散去了。

  他心里不由地惊呼一声:“他居然能影响我的心境!”

  心境,对于修者来说很重要。心境越强,修行也就越坚定。一般心智不坚定者,即便天赋高绝,也可能永远无法登临巅峰。

  夜飞尘不一样,他的心境经过一次次的磨砺,已经变得非常坚定。可是即便如此,他还是被影响了,这足以证明这个宋祁的可怕之处。

  内心清灵无比,夜飞尘死死地盯着这个家伙,对方那武王圆满的气息散发出来,非常雄浑。

  “咦?”就在夜飞尘的一双幽蓝色眼球散发出锐气的时候,宋祁忍不住轻咦了一声。他对于自己的破心术有很大的自信,却不料这个家伙只是眨眼间就回醒了。

  他道:“你很不错,居然能够轻易地从我的破心术当中醒来。不过,你能否扛得住我的雾心术就难说了。”

  说着,宋祁的手轻轻一抬,顿时周围的迷雾逐渐地升起,将整个四周都变成了灰暗无光的世界。

  天空上的明月光芒照到他释放出来的雾气之后,居然直接被折射了回去,根本无法穿透他造成的世界。???

  “啧啧,那个小子居然和宋祁相遇了,看来运气不怎么好啊!”大殿之前,粗布汉子开口说了一句,然后笑看着血追云。

  面对血追云的一脸平静,他再度开口说道:“血追云,你不觉得那个叫宋祁的小子也是剑道高手么?而且他的年纪也轻,只有不到二十四岁。他应该比那个夜飞尘更合你的胃口才对。”

  “哼!不能比。我要的弟子,必定是血水之中爬出来的。修剑之心,与死亡为伍。那个宋祁天赋虽然很不错,而且还修行了心境秘术。但是,他本身的心境,还入不了我的眼睛。”血追云淡淡地说道。

看过《神帝至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