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神帝至上 > 第一百七十九章 血追云的剑

第一百七十九章 血追云的剑

  夜飞尘满脸凝重,当四周雾气朝他不断地逼近的时候,他的身体四周出现了一道道的气流。≦看 最 新≧≦章 节≧≦百 度≧ ≦搜 索≧ ≦ 品 ≧≦ 书 ≧≦ 網 ≧

  气流转眼间形成了剑气,然后再由剑气蜕变成了实质的剑煞。剑煞涌动,形成了一道巨大的屏障,笼罩住了自己的身躯。

  “呵呵!没有用的,我的雾心术无所不在。”那宋祁冷冷地笑了一声,然后双目忽然射出了两道锐利的光芒。

  紧接着,他的身形在原地消失了。而后无数道影子从四面八方显现,如出一辙,全部都是宋祁的相貌。

  成千万个身影,气息都极为强大,都宛如真身一般。

  “杀!”一个杀字从宋祁的口里面爆发,然后这成千万个身影骤然启动,拔剑杀向了夜飞尘。

  那细细的剑锋,好像是水的磷光般,明亮绚烂。可是那锋锐的杀机,却是让夜飞尘感觉浑身冰寒。

  “吞天剑术,去!”怒吼一声,无数的剑煞瞬间爆发,朝四周的影子杀出去。强大的威势,顷刻间展现。

  “轰!轰!”、、白衣身形挥剑,他的剑术极为凶猛,看似轻薄的剑身面有种举重若轻,举轻若重的恐怖力量。

  夜飞尘的剑煞被宋祁的剑稳稳地挡住,纵然是九万道剑煞,在分开之后,它们的威力也锐减下去了。

  而对面的宋祁,论实力绝对与他不相下,甚至于略高一分。能挡下所有的剑煞,并不为。

  “嗡!”锐利的光芒再起,那成千万的宋祁身形猛然朝夜飞尘扑去,杀机将他死死地锁定了。

  “呼!”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夜飞尘暗道:“这家伙,实力的确是强悍啊!”

  面对着四周的那些剑锋,他的眉宇猛地一凝,然后剑心剑意瞬间提升。这个宋祁手段太过独特,他不得不动用自己的杀招了。

  “苍生剑道之灭星,不知道能否真的灭掉星辰?”心一叹,夜飞尘体内的剑道气息越来越强,越来越锋锐。

  煞气冲天,杀意冲天,剑意冲天。在这一刻,纵然是那层层叠叠的迷雾,都被他的恐怖剑意给驱散了少许。

  “呵呵!我最喜欢的是完虐剑道高手,这样会让我更加有成感。”宋祁冷笑,然后双目锋芒毕露。

  “心剑术,绝杀一切!”一声怒斥,然后宋祁身有不亚于夜飞尘的冲天剑意爆发了出来,然后他的每一尊身形之都有着磅礴的煞气。

  雾心术,化身成千万的身影。虽说这些身形,都不是宋祁的本尊。但是他本尊融入了其,可以使这些化身全部都有本尊一成的实力。

  不要小看这一成的实力,纵然是武王圆满,若非顶尖,也完全不是宋祁这一成实力化身的对手。

  他的雾心术,可以说是化身,也可以说是障眼之道。不过,其威力的确很强。那些影子般的身形,足够让武王圆满恐惧。

  夜飞尘冷冷地看着宋祁,任凭他施展出惊世的剑术,他的内心却如同磐石般,不动如山岳。

  他的心里,只有自己的剑术,只有追求极致的剑道。苍生剑道,那磅礴的天地威压降临,灌注到了他的身躯当。

  “杀!”宋祁一声怒吼,然后千万影子瞬间合为一体,然后恐怖的一抹锋芒瞬间刺出,如同一道流光般绚烂而又冰冷。

  夜飞尘双目猛地一凝,幽蓝色的光芒徒然暴涨。他紫虞剑指向天穹,豁然引动了一道天地意志。

  “轰隆!”天地意志似乎穿透了争天图,直接降临到了夜飞尘的身。然后随着他挥出一剑,争天图的空间都发出了急剧的动荡。

  “好玄妙的剑道!”在外面的血追云等人全部都惊呆了,夜飞尘的苍生剑道几乎破开了争天图。

  要知道这争天图,连灵劫境圆满都撼动不了分毫的。夜飞尘的剑,却能够影响它的运行,这怎么能不让这些灵劫境强者震撼。

  同样,在那座无高大的殿宇深处,黑脸大汉、仙风道骨的老者,还有那个青年,三人都看着身前的光球,脸色带着吃惊。

  此刻在光球的空,天地威压异常地强烈。这一切,都是因为争天图的巨大变动所导致的。

  帝院之,也仅仅只有他们三个掌管帝院之灵的修者才知道,帝院之灵和争天图和武道碑是整体的。

  “是那个小子。”黑脸大汉火游忍不住吃惊地看着那一副巨大的图案内部,正与宋祁激斗的夜飞尘。

  “果然是不错。”青竹也点了点头,一脸的惊容。不得不说,夜飞尘在剑术一途,超出了他的预料。

  缓了缓之后,青竹直接说道:“知机大哥,让他成为我的弟子如何?”

  火游脸色一动,连忙急道:“大哥,还是让他做我的弟子吧!我火游别的不敢说,可以保证他在三年内冲击到灵劫境。”

  知机慢慢地摇头,然后说道:“你们都不必多说了。以我的推算,那小子不会成为你们的弟子的。”

  “什么?”青竹和火游都有些不忿,然后异口同声说道:“知机大哥,如果帝院之连我们都不能成为他的师尊,那你说谁才合适?”

  知机一脸笑容,然后点点玄妙的光芒在他的眼闪烁了几下,随即说道:“你们不适合,自然有一个人适合。追云那小子,可是号称最强的剑修。”

  “血追云?”

  “是他!”

  顿时,青竹和火游两人的脸都变了一下。的确,光以剑术来说,纵然境界力压血追云的青竹也自认不如。那个凶煞的小家伙,的确是剑道之的顶尖天才。

  “如果是他的话,那我无话可说了。”青竹叹了叹。

  他自信自己可以与任何人争抢这个弟子,但与血追云,他没有什么信心。如果单论剑术的他,自己绝非血追云的对手。

  “好了,守护帝院之灵。”知机见两人不再争吵,随即举起双臂,无穷的能量瞬间洋溢在整个殿宇之。

  浩荡无边,包容万物。在他的能量出现之时,大殿内部的空间似乎都已经完全被凝固住了。

  不过在这时候,那帝院之灵忽然金色光芒闪耀,然后争天图的图案迅速地收缩起来,似乎有一股极为强大的空间之力从里面冲了出来。

  “知机大哥,人数少于一百了,我们不用再出手维持稳定了。”青竹见到争天图的闪耀,开口说了一句。

  知机点头,然后双臂一摆,顿时那恐怖的能量从空间里散去,仿佛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般。

  大殿之外,众多的修者也注意到了争天图的变化,再看武道碑那一百个排名,顿时纷纷议论了起来。

  “结束了,他们要出来了。”

  “这一战是将近半年的时间,等得好辛苦啊!”

  “哈哈!擂台之战马要开始了,真正的排名不用多少时间可以出来了。”、、、、、、、、

  “呼!幸好结束了,要不然的话三位老祖该出手稳定争天图了”大殿之外,那华服的年和血追云等三人都送了一口气。

  “杀!”、、争天图,夜飞尘施展苍生剑道第二剑灭星,可是还没有等他完全出手,空间剧烈地波动了起来。

  然后周围的场景变幻,他的身体不由自主地被一股庞大的吸力给吞噬了进去。至于与他交手的宋祁,也不例外,身形消散。

  不过,灭星一剑,已经成型,这一剑若是不杀出,夜飞尘自己绝对会遭到巨大的反噬,甚至是身死道消。

  脚踏实地的刹那,夜飞尘根本无法控制体内的冲天剑意。他直接寻找了一个方向,然后一剑朝前方杀出,充满了恐怖的威势。

  他所出手的方向,正是那大殿位置的四道身形。凶狠的剑招过处,无数修者惶恐逃避,有逃避不及的,则是被那股剑意直接创伤。

  “嗯?控制不住了?”血追云脸色一凝,然后开口说道:“还是太嫩了一些。不过稍加培养,必有惊世天资。”

  说完,他的脚步猛地踏出。面对那带着天地威压的一剑,他的体内顿时冲出了一股凶戾至极的剑煞。

  “剑煞成剑!”沉喝一声,血追云凭空一握,那剑煞便形成了一柄实质的长剑。接着他平凡无地挥剑,看去很随意,但是却有无穷无尽的玄妙融合在了其。

  随着这一剑刺出,空间层层破碎。夜飞尘的灭星一式,直接被血追云的剑给破开了,那破裂的空间之无数乱流漩涡瞬间将那股天地威压给吞噬了进去。

  “嗡!”紧接着空间愈合,血追云淡定地站在原地,似乎从来都没有出手一般。

  而夜飞尘站在下面,看着远在数十里外的那一道身形,内心之的震撼根本不能用言语来形容。

  “数十里外,随意一剑,那种玄妙的剑术,刹那间撕开了空间。这个血色长袍的强者,好恐怖的剑术。我本以为自己在剑术的成已经不低了,却不料这还是自以为是啊!”夜飞尘忍不住惊叹。

  “哈哈!血追云,那家伙盯着你不放呢!”粗布汉子看着夜飞尘,一脸笑容地说道。对于之前的那一道攻击,毫不在意。

  在他们四人当,无论是谁出手,都可以轻易地破去那一剑。

  本书来自

  本书来自  https:////x.html

看过《神帝至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