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航空崛起 > 第九章 歼轰七

第九章 歼轰七

  最快拿出设计方案的,是北方的六零一所和南方的六五零所。

  六零一所的设计方案,很自然的就是以歼八战斗机为基础改进而来的对地攻击型号,而六五零所则拿出了以米格二十三为基础,经过大改的强六方案,强六方案采用的正是变后掠翼布局。

  接着第三个拿出方案的就是六零三所,歼轰七方案。

  当时歼轰七方案可以说是最没有希望的。六零一所的设计方案是以现有的歼八战斗机为基础,难度较小,而六五零所的强六方案,则采用了六七十年代,广受航空界青睐的变后掠翼。

  当然对于当时的中国航空人来说,要设计研制变后掠翼战机,难度太大了,虽然有几架现成的米格二十三可以参考,但是又不能照抄,所以当时设计出来的变后掠翼结构,比米格二十三这个原型机重了百分之十几。

  当然不仅仅是变后翼的技术问题,还有强六方案采用的发动机,也难以克服技术难题。

  反倒是六零三所的歼轰七方案,虽然采用了常规的布局,但是结构简单,气动设计非常的简洁,载弹量也相对更大,航程更远。

  所以最终,赢得新机项目的就是六零三所了,只不过在设计研制过程中,同样也是遇到了无数的技术困难。

  还有空军和海军在座舱布局方面的巨大分歧,因为海军希望采用串列双座布局,而空军则希望采用苏二四那种并列双座布局,以及大量的电子干扰装置和地面匹配系统。

  最终空军型号因为有着无法克服的技术难关,而中止了。

  海军型号继续设计研制,到一九八八年十二月,首架歼轰七战斗机,在言良机场首飞成功!

  随后有更多的原型机投入试飞,一九九六年和一九九八年两届珠海航展上,绰号飞豹的歼轰七战斗机惊艳亮相并进行了飞行表演。

  当然在试飞过程中,并不顺利。歼轰七在试飞过程发生了多次重大飞行事故。甚至有一次因为发动机故障,损失了一架原型机,还有两名宝贵的试飞员!

  后来经过六零三所和西飞以及试飞院的努力,总算是完成了所有的试飞科目,顺利定型生产。

  但是又因为进口的斯贝发动机数量有限,而国产的涡扇九发动机,遇到了比较大的技术困难,迟迟难以定型批量生产,导致很长一段时间,歼轰七只装备了二十来架。

  采用国产发动机的歼轰七A,也是唐占文从陈老那里接过了总师的重任!当时他也成为了国内最年轻的飞机总设计师。

  甚至更早的时候,他之所以在工作四年后,考入北航攻读硕士研究生,就是因为在歼轰七战机在地面试验时,水平尾翼出现了剧烈抖振。参加排故的唐占文深感焦虑,国外飞机空中解体的惨剧可不少,为了解决这一飞机设计中的难题,他才攻读了硕士研究生,当时研究的就是飞机伺服气动弹性稳定性。

  一想起这些经历,唐占文就不禁有些心酸起来。

  虽然已经首飞成功,但歼轰七A的路还很长,能不能成为一款成功的型号,这是他最关心的,也是有一点点担心不能完成国家和人民赋予的任务。

  作为一个重生者,林鹏怎么会看不出来,唐总师心中的一丝担忧。

  所以,林鹏连忙就道:“唐总,我相信在您的带领下,通过咱们的努力,歼轰七A战机一定会顺利定型批产,并且大量装备咱们的空海军,成为守护祖国蓝天的中坚力量。甚至,我相信我们还会设计出更先进的战机,和世界航空强国并驾齐驱!”

  唐占文心中豪气顿生,不禁笑道:“好,我们一齐努力,让咱们歼轰七A早日参军!”

  离开唐总师办公室后,林鹏心里面也充满了一股激情,未来一定大有可为啊!有了唐总师的看好,他相信自己会有机会,为六零三所,为中国航空工业做点什么的。

  下班的时候,李铁找上了林鹏。

  这家伙搭着林鹏的肩膀就嘿嘿笑道:“羡慕啊,咱们的唐总师看上你了,怎么我就没有这种好事呢!”

  林鹏惊讶地道:“怎么说?”

  李铁笑道:“别以为我不知道啊,我可是听说,你在唐总师办公室待了好久呢!”

  林鹏无奈道:“这有什么啊,也就是唐总师关心一下咱们这些新人!你想多了!”

  李铁呵呵笑道:“那不行,今天啊,说什么也得庆祝一下,我请客,你付钱!”

  这是打劫啊,不过没办法,林鹏和李铁关系处得很不错,所以两人就来到美食一条街打牙祭了。

  虽然工资不高,但是偶尔下个馆子,问题也不大。

  两人找了一家川菜馆,就一头钻了进去。

  林鹏是川南人,自然还是喜欢吃川菜,而李铁虽然是东北人,但也爱上了川菜。

  毕竟在这言良,林鹏经常吃的都是泡馍,烩面什么的,这次出来正好回味一下家乡的味道。

  李铁呢也正想改改口味,所以两人一拍即合,就决定吃川菜了。

  两人点了几道经典的川菜,就聊了起来。

  李铁嘿嘿笑道:“今天晚上,咱们两个先说好了啊,不醉不归!”

  难得让林鹏出一回血,所以李铁自然不会放过他。

  林鹏也大方地道:“好,没问题,你想喝什么酒?白的还是?”

  李铁哈哈笑道:“你说呢?东北爷们儿,有怂的吗?就来白的!”

  虽然说是要狠宰林鹏,但是酒呢李铁也没要什么茅台啊五粮液之类的名酒,哦不对,这种馆子里面,根本不可能有那些酒嘛。

  两人要了一瓶五十二度的老白干。

  几个川派名菜,回锅肉、宫保鸡丁、麻婆豆腐、水煮牛肉、风萝卜蹄花汤,价格都不贵,量还不少,当然味道也不错。

  好久没有吃到家乡菜的林鹏,闻到这川菜的味道就食指大动了,在这飞机城工作生活,平常几乎都是吃的面食,很少吃到家乡味道。

  两个人都是敞开了肚皮的胡吃海喝起来。

  当然酒喝得兴起,两杯酒下去,气氛就上来了。

  李铁笑道:“话说,这川菜确实味道好啊,比起东北菜来,的确要略胜一筹!”

  林鹏得意地道:“那是当然,在咱们中国,有八大菜系,川菜可是排在前面的,你们东北啊就没有份儿了!就听说有个什么小鸡炖蘑菇啥的!”

  李铁嘿嘿笑道:“的确,咱们东北菜名气是没有川菜大,不过呢也不止是小鸡炖蘑菇。猪肉炖粉条、锅包肉、东北乱炖什么的,也还有些名气的。当然,东北菜的历史和底蕴是没有八大菜系深厚。”

  林鹏笑道:“你还是挺有自知之明的!不怕告诉你,就我家乡的川菜,也有三大流派呢!分别是上河帮菜,小河帮菜和下河帮菜。我们那儿的小河帮菜,起源于东汉时期,你说这历史有多悠久?”

  李铁惊讶地道:“没想到啊,你继续!”

  林鹏道:“特别是到了清代,火旺水丰的井盐业,不仅吸引了来自各省的投资者、经营者来这里开设井灶钱庄票号,而且吸引周边劳动者来这里作直接或间接的劳工。当时常年聚集在这座小城的盐商与盐工达二十万人左右,按不同的社会分工被称为各种行帮。不同层面的饮食消费和嗜好,不同地域的饮食文化交融,便逐步形成了独具风味的盐帮菜系,也叫小河帮菜。”

  李铁笑道:“不错啊,想不到你对菜也有研究啊!”

  林鹏不好意思地道:“嘿嘿,我也就知道川菜而已,至于另外的菜系,我就不太了解了!”

  李铁喝了一口,叹道:“咱们这些人呐,就这么点儿工资,所以啊那些高档的东西,咱们可吃不上!”

  一说到这儿,两个人都沉默了。

  的确,现在国内的航空工业厂所,职工收入都比较低!特别是像他们这样的新人来说,就更低了。

  在飞机城,六零三所待遇还算是相对较好的了,不过像他们这样的本科学历也不高,一般飞机设计研究所,要硕士学历才会收入高一些,能达到两千左右,而李铁和林鹏一个月收入也就一千出头。

  虽然相对来说,不算低了,可是也不能说高。

  毕竟现在工资待遇也是和所里的绩效挂钩的。现在中国经济虽然好了很多,但是在采购军用装备的时候,还是让捉襟见肘的,比如说运八运输机,装备速度也一直很慢,轰六同样是如此。

  军队装备换装力度不够,直接影响到了军工企业的效益,包括设计所也是如此。

  林鹏知道这个情况不会一直持续下去的,所以他连忙道:“哎,我说老铁,咱们还是别说这么沉重的话题了。咱们要相信自己,相信国家,相信所里领导,国家一定会富强起来,面包一定会有的!”

  李铁哈哈笑道:“好,为了明天的面包,咱们干!”

  两人都是把杯中酒一饮而尽,好久没有这么痛快地喝过了!

  ……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到了二零零三年一月份,终于也迎来了六零三所的年会!

  在这其间,林鹏报送的节目,独唱歌曲顺利的通过了审核,进入了最终的年会节目名单中。

  这几天林鹏也是反复地一个人练了很多次,他觉得没问题了,这一次他就是要惊艳一下所里的同事们,谁说科研人员,就不可以会写歌会唱歌的?

看过《航空崛起》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