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道姑翾楚 > 第三百九十九章:师父,我

第三百九十九章:师父,我

  翾楚心想,这萧天枢,从小修道,居然对修行这么没有主意,莫非,他说的是真的,因为他没什么主意,所以觉得后来遇上自己,所以修道也是机缘,就是为了自己才修道的?

  或者说自己一直都需要萧天枢的帮助,无形中让他觉得他就是为了自己才修道的吗?

  吕洞宾继续解释内丹道:“而这个本质性的阐释,使得我们在修行的途中少了诸多疑惑,为修炼铺平了道路。其次,作为道教最古老的修炼方法,它最注重传承问题,如果没有师傅传承,及时得到了全套修炼方法,也属枉然。但是,内丹术,作为升仙之捷径,针对传承问题,反而更加的宽松,不管师传如何,只要你有真诀,只要你能笃信道法,刻苦修行,都能得到一定的收获。”

  萧天枢说:“但是为什么会说内丹术不好呢?”

  吕洞宾笑道:“原因很简单,就是功效。是不是真的内丹术的功效不如古仙之术?不是这样的,只是由于现代学道者中,许多修道人忘记了那种灵魂深处的亘古传承的朴素。反观现在网络上的许多求道者,抱着金碗去要饭,还说我们道家保守。由于现在网络上功法太易得,导致许多人,今天练这个功,明天练那个功。不能专心而以,不将道法当成珍贵的东西。更有许多人,只看不练,历代丹经,由于门派不同,其中名词,术语自然有所差别,更由于门派传承,导致功法的发展方向不同,所以,许多人拘泥于“理法不通”,而不能刻苦修炼,好高骛远。更有甚者,一味追求所谓的神功道术,对于一些基本的东西置之不理,不屑一顾。这样的道学风气下怎会有大成就者?”

  翾楚说:“师父,你怎么知道网上这么多事情的?”我去,师父这老头,一天不会是拿自己手机乱翻,别看见自己和别人聊天的信息了!翾楚脸红的心想,肯定没看见自己和姚瑶他们的信息吧?

  吕洞宾笑道:“你可别忘了,为师的身份……呵呵……”

  翾楚眨眨眼道:“神仙么,师父的身份可不就是神仙么……”

  吕洞宾笑道:“哈哈哈,可不是,神仙不是无所不能么?”

  翾楚低头道:“哦!”仿佛隐私都给窥探到似的。

  萧天枢说:“究竟什么才是真正的“朴素道教”?”

  吕洞宾笑道:“其实,真正的“朴素道教”就是“真”。修道,又叫修仙,修真。那么,究竟什么才是真?我认为“仙道贵生,仙道乐生”就是真。我们修道以致长生成仙,就是要求大家以积极和超脱的生活态度来生活。人之生命乃是由天地的灵秀之气而化生,得之不易,应该格外珍惜。我们修道人常说别人将生命浪费在了功名利禄之上,其实我们现在的修道人何尝不是将生命浪费在了打坐修炼之上?修道主要由心性品德的修养和身形性命的修炼两个方面。心性品德的提高,是修炼物质生命地基础。修养心性的品德标准,是学修“道”一样的德行,去除一切私心嗜欲,淡泊名利,精神不要为外物所累,使生命得到保养。同时还要广行善举,利物济人,积功累德,生命的修炼则是以品德修养为根基,通过一定顺应养生之道的练功方法来促进生命的健康长久,最后达到神形同一而得到成仙。”

  又说“反观现今许多人,将打坐作为人生最重要之事,早上天不亮就起身打坐,晚上熬到子时打坐。甚至出现许多“夜不倒丹”的现象。冬练三伏,夏恋三暑。他们的生活除了打坐就没有别的事情可做。那么他们修的究竟是什么?我说这是“魔”。他们的生活本就不符合养生规律,单凭打坐练气就能长生?我看是痴人说梦吧。其实真正的修道,应该修的是一种生活处世态度,外加一点养生法则,而不是神通。

  翾楚心想,哎呀呀!这下子可糟了,自从花鑫和姚瑶知道自己住道观之后,都觉得自从见了翾楚师父吕洞宾之后,好像被施了魔法一般,都忘了哪天发生的事。

  后来翾楚看他们可怜,便说了自己情况。也因为越来越深入修道,对于自己是道姑这件事,也没有那么抵触和反感了吧!

  换个角度说,其实就是翾楚现在作为一个道姑还是挺自豪的,有了归属感吧!

  那丫头姚瑶自那之后,就迷上了翾楚师父,总是发消息问翾楚在不在道观,最重要的是问清楚是不是真的,他想要过来看看翾楚,其实是想要瞧一瞧,翾楚师父的盛世美颜。

  翾楚心里回忆起来,自己好像当时,有一句说:“别打我师父的主意,他是我的,你勾引别人去……”

  姚瑶说:“哎呀,你这丫头,你还难不成搞个师生恋不成?我跟他可是没有什么师徒的情分,你们是师徒呀,在辈分上也不可能啊,嗯,这是霸占着这么盛世美颜的美男子,我想一想他那仙风道骨的样子,就觉得好崇拜好迷恋,唉呀,你把他让给我好吧?”

  最糟糕的是翾楚现在想来当时回复姚瑶说:“我师父只喜欢我一个人,根本不可能喜欢上除我之外的人的,你休想打你的如意算盘了再说了,就算我适合喜欢,也不会喜欢你这种普通的女孩的,你就别胡思乱想,垂涎三尺的样子,真是……”

  翾楚现在想起来这话,真是羞得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唉呀,这可怎么办呀?这件事让师傅看见,那他会怎么想自己啊自己可是他得意,的好徒弟啊,再怎么说我也是也是个小孩子,他肯定看不上这么普普通通的自己啊,那自己岂不是自作多情。

  翾楚半天都没听进去吕洞宾说了什么,便嗫躇道:“师父,我,你……”

  吕洞宾笑道:“我,你,怎么了?徒儿,有什么事慢慢说,不要着急,怎么今天说话都语无伦次的,到底是何缘故呀?”

  萧天枢看着脸红气喘又憋的像个,猴屁股的翾楚,心想这丫头,不是喜欢她师父吧?

  :。:

看过《道姑翾楚》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