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帝后现代起居注 > 第三百八十七章 蛇出洞

第三百八十七章 蛇出洞

  苏怡被田桂芝这话闹了个大红脸,低下头有些羞窘地不说话了。

  两人聊天的这会儿,田振成也打完醋回来了,进厨房里一看,见田桂芝也在,便高兴地叫道:“姐,你回来了,福利院那边没什么事儿吧?”

  “没事儿,已经解决了。”田桂芝随意敷衍了一句,就绕开话题说道,“饺子已经好了,你赶快端上桌,孩子们应该都饿了。”

  “别说是孩子们了,我也饿了,姐你包的饺子就是香。”田振成一边说一边端起了两盘满满的饺子,他生的更像母亲一些,倒是跟田桂芝没那么相像,外貌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还要小一些,身上有一股知识分子独有的书生气。

  田振成端着饺子进客厅的时候,黄亮亮正在跟董甜姐弟说些在叶家遇到的趣事,见到田振成进来,只看他的模样,就知道是田任之的父亲,立马站起身来与他问了好。

  “是亮亮吧,行了,行了,快别客气,都坐下来吃饭,这饺子就是要趁热吃,冷了就不香了。”她笑呵呵地招呼着几个孩子,放下饺子,又立马出去端别的菜了。

  黄亮亮几人乖巧地在凳子上坐下,黄亮亮低声对着田任之说道:“任之哥,你跟叔叔长得挺像的,你就是不说我也能看出你们是父子。”

  田任之这会儿心情很好,呵呵傻笑着回道:“那是,我爸从小就说我跟他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看就知道是亲生的!”

  田振成再回来的时候,后面还跟着田桂芝和苏怡,三人手上都端着菜肴和饺子,一下子就把桌子摆的满满的。

  田桂芝也不废话,等菜都上齐了就直接让众人开吃。黄亮亮早上早餐都只吃了一半,这会儿早就饿的不行了,夹起一个个白白胖胖的饺子便大快朵颐起来。

  田家包的饺子口味虽然没有叶家那么丰富,但田桂芝调馅的手艺却是一流,味道上还要略胜叶家一筹,黄亮亮光饺子就足足吃了二十几个,别的菜都没怎么吃就已经饱了。

  吃完午饭之后,黄亮亮几人帮忙收拾了碗筷,便坐在客厅里看电视,几个大人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商量,关在田桂芝的房间里说了将近一个钟头的话,等出来之后,苏怡便一直拉着黄亮亮的手聊天,都是聊一些无关紧要的琐事,倒是不知不觉过去了一个下午。

  天色接近傍晚的时候,黄亮亮便开始担心起来,连晚饭都没吃多少,眼睛一直时不时地看向窗外,看着窗外逐渐暗沉下来的天空,不知道黄桑那边是不是已经开始行动了。

  被黄亮亮记挂着的黄桑此刻正跟几个警卫员隐蔽的躲藏在离福利院大门不远的几颗大树后面,他们紧紧盯着大门方向,注意着从里面出来的每一个人。

  冬天的天黑的比较早,大概六点不到天色就已经一片漆黑了,一般到了这个点,福利院基本是不会再有进出的人了,借着福利院大门外那微弱的灯光,黄桑几人却是一点都没有放松。

  “少爷,人出来了。”黄桑带来的其中一个警卫员忽然压低声音提醒道,声音中带着些隐隐的激动,毕竟他们等了这么久,终于是等到蛇出动了。

  “跟上去,小心一点,别让他发现了。”黄桑拿起脖子上的望远镜看了一眼,确定了出来的人是谁,唇角上扬起一抹弧度,冷笑着说道。

  老于头紧了紧身上旧的已经没什么热气的棉袄,回头朝着福利院里头看了一眼,里面黑洞洞的,只有宿舍楼那里有一些灯光,确定这会儿没人会从福利院里出来,他才又紧了紧棉袄,转身快步朝着院外走去。

  老于头今年六十五岁,在这福利院干了也快有十年光景,院里的人大多只知道他姓于,却并不知道他的全名,他也刻意淡化了这一点,只让众人以为他只是个脑子有些糊涂的看门大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做着枯燥无聊的看门工作,他甚至不是福利院的正式员工,每月的工资只拿正式员工的一半,但因为福利院包吃包住,他的生活倒也不至于过不下去。

  五年前他本应该退休的,但因为福利院再找不到像他这样廉价的门卫,而且他自己也不想走,便一直留了下来,他想若是他不死,他应该会一直在门卫室里待下去。

  十年的时间,几乎快要让老于头忘记了,曾经的他并不是一个邋遢的看门的老头,他是接受了一个命令,被派到这个偏僻的福利院里,为的就是监视一个小女孩儿,却没成想,这一待就是十年。

  他看着那个女孩儿从幼童长到少女,他也垂垂老矣,她有许多次都希望那个女孩儿可以死去,那么他就可以离开这个该死的地方,但那女孩儿却总是有非比常人的好运气,一次又一次地躲过了致命的危机。

  当他以为他可能要在这个地方待到死的时候,机会终于来了,叶家竟然要领养这个丫头,他赶紧把这个消息传给了上头,上头很快就做出了反应,传来消息,说是会派那个丫头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过来,为的就是要破坏叶家的领养。

  他不知道上头派来的那个女人是不是真的是那个丫头的亲人,他也管不着那么多,他只知道他终于看到了离开的曙光,他在这个鬼地方待了十年,若是功成身退,就能得到一大笔钱,他可以拿着这笔钱去沪海,去申城,反正就是要离开这个鬼地方,死都不回来了。

  今年的大年初一,是老于头这十年里过的最开心的一个大年初一,他知道上头派来的那个女人今天会来,他一大早就起来,穿上了他看着最体面的一件棉袄,还破天荒地开了一瓶他平时都舍不得喝的红心二锅头,静静等着那个女人上门,等着她把那个丫头领走,他想着,那个丫头的好运气到了今天,也该到头了。

看过《帝后现代起居注》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