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美食大暴走 > 第十二章 你来和我玩游戏?

第十二章 你来和我玩游戏?

  凌晨一点二十三分一十一秒..一十二秒..

  随着时间越来越近,陈冲的心脏便越跳越快,好似有个篮球在跳动,一下接着一下,无休无止。

  卫生间的温度很低,水龙头掉下那一滴酝酿了很久的水珠,‘滴答’一声,有水花溅在蜡烛的灯芯上,发出‘呲呲’声响。受此影响,烛火急速摇曳,时隐时现,仿佛随时可能熄灭。

  四周昏暗的视线有那么一瞬间陷入漆黑,黑暗阴冷的感觉急剧上升。

  陈冲感觉呼吸困难,仿佛有只看不见的手,扼住了自己的咽喉。当然,这并不是真的,只是一种对于未知的恐惧表现。

  好在烛火极其顽强,就在快要熄灭之际,又逐渐燃烧起来,无声无息赶走了黑暗。

  见状,原本心都已经提到嗓子眼的陈冲悄悄送松了口气,额头的冷汗因为温度变化,能看见一丝丝白烟升腾。

  二十七秒..

  呜..

  有细微的风声从窗户的缝隙里透进,带着一丝丝寒冷的夜风轻轻抚过后脑勺,就像女人的发丝一样。

  陈冲浑身的鸡皮疙瘩大片大片浮现,脸色发白的瞬间,连嘴唇都哆嗦了一下。

  他看着镜子里的画面,除了自己与身后照应在墙上,随着烛火不断晃动的影子外,便再无其他。若非如此,他可能真会认为身后阴暗的角落里站着一个长发女人,发丝飘动间,不经意触碰到自己。

  时隐时现的昏暗卫生间,一动不动站在身后的长发女人,这种画面,光是想想都让人不寒而栗。

  三十八秒..

  还有七秒..

  窗户缝隙里的风声更猛了,就连卫生间的门也开始轻轻晃动,门板撞击在门框上,发出‘咚咚’的轻响,既像老鼠用爪子划门的声音,又像细微的敲门声,十分诡异。

  陈冲一边数着时间,一边伸手相互触摸手背,哪还有正常人的温度?早就冰凉一片,手指一按,就会将血液挤压到边缘,留下明显的白痕。

  这显然是因为体温太低,导致血液有轻微凝固的迹象..而他,直到现在才察觉。

  “游戏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神经兮兮了么。”

  陈冲看着镜子中面带苦笑的自己,越看越不对劲,原本异常熟悉的脸颊竟开始逐渐陌生,到得最后,他甚至有那么一瞬间居然生出镜子中的那个人不是自己的错觉。

  当然,错觉始终是错觉。

  他知道,人的神经系统十分奇特,若是短时间发生多次重复的刺激,就会导致神经活动混乱。

  比如观察一个‘人’字,当你看得久了,会慢慢发觉这个‘人’字和记忆中的模样不同了,具体哪里不同,你却无法解释。

  四十二秒..

  四十三秒..

  四十四秒..

  当时间走到凌晨一点二十三分四十五秒的时候,陈冲缓缓闭上了眼睛。

  与此同时,他的左手悄悄握住了插在腰间的剁骨刀,嘴里默念一句:谁来和我玩游戏..

  耳畔的风声消失了,眼皮透进的烛光也稳定下来,仿佛时间在这一瞬间静止。

  空气里有清洗剂残留的味道。

  “谁来和我玩游戏..”

  陈冲努力控制着呼吸节奏不乱,并说出第二句。接着,一滴汗液自后脑勺凝聚,顺着脊椎钻入衣领,冰凉的感觉一直从脖子延伸到尾椎骨。

  哐当..

  右侧紧闭的窗户传来一道奇怪的声音,很轻,似乎有落叶被风卷住,撞在窗户的玻璃上,慢慢摩擦。

  悉悉索索的摩擦声就像指甲在抓挠,令陈冲头皮发麻,下意识紧了紧握住刀柄的手掌。

  “谁来和我玩游戏..”

  第三句一出口,陈冲顿时感到有阴影在眼前晃动,鼻尖好像被什么东西挡住,呼吸难受。

  但问题是,自己身前明明只有一根蜡烛而已..

  “按照游戏规则,默念三生之后,眼睛就可以睁开了。”

  一念到此,陈冲赶紧睁开双眼,就在左手准备抽出剁骨刀时,却发现周围和闭眼之前一模一样,没有任何变化。

  “咕噜噜..”

  头顶天花板突然有弹珠滚动的声音传下,很清脆。

  陈冲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一跳,抬头向上望去,声音消失,隐约能看见镶嵌在天花板中间的浴霸,一个个拳头大小的灯罩就像一双双泛着寒光的冰冷眼睛,一瞬不瞬的注视着自己。

  嘎吱嘎吱..

  而当他准备抽出菜刀时,身后的墙壁又响起硬物摩擦的声音,好像有某种活物在墙壁里磨牙吮血,欲要破墙而出。

  整个卫生间都在此刻充满了诡异的味道。

  陈冲看向墙壁,依旧被黑暗笼罩,那些视线无法捕捉的阴影里,同样给他一种被人盯住的感觉。

  哗啦啦..

  恰在此时,挂着镜子的那一侧突然传来刺耳的水流声,吸引了陈冲的注意力,他果断转身,却骇然发现,原本被自己亲手关闭的水龙头居然自行打开了?!

  “有什么东西在卫生间里!”

  心里生出浓浓的警惕,豆大的冷汗一颗一颗滑过脸颊,又顺着下巴掉在鞋尖上。

  陈冲紧张到了极点!

  突然,他的目光注意到洗脸池上方挂着的镜子。

  那里面的‘自己’居然诡异的露出一抹阴冷微笑!

  完全不属于自己!

  陈冲差点就要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惊得挥刀乱砍!

  这是一种自我保护意识,纯粹下意识举动。

  好在镜子里的怪物并没有其它动作,而他插在腰间的菜刀也因为腰带太紧的缘故,硬是没有拔出来。

  接着,怪物眼皮抖动,双眼开始上翻,只露出眼白与血丝,瞳孔完全藏在上眼皮之内,看不出任何情绪波动。它抬起手臂,露出满是鲜血的手掌朝着镜面一抹,留下大片殷红血迹。

  陈冲不着痕迹的后退半步,与镜子拉开距离,免得突然从里面伸出那双手,将自己抓住。

  慢慢的,镜子上的血迹开始蠕动收缩,最后形成歪歪扭扭,鲜血滴答的一行字。

  ‘剪刀石头布,赢者生,输者死!’

  血字只出现了几秒钟便缓缓消失,露出其后手臂上抬,手掌放在脑后的怪物。

  “这怪物居然还懂藏手?”

  陈冲面色古怪,同样抬起手臂,却没有像怪物一样把猜拳的手藏起来,而是大大方方的捏成拳头,一副生怕对方看不见的样子。

  呼..

  做完这一切,他重重的吸了口气,左手握着的菜刀已经抽出来一小截,右手则慢慢摇动起来。

  猜拳?他可是高手中的高手!

  “剪刀、石头..”

  (未完待续..)

看过《美食大暴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