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Re,骨傲天屠戮的我 > 第十章 以教会名义,开门查水表!

第十章 以教会名义,开门查水表!

  间桐宅——

  在某种绮礼自己都无法解释的奇怪心理驱动下,他自顾自走进了宅内。

  如果是擅自入侵,那结界一定会起反应,既然没有反应,那就是间桐家同意他进来了。

  “这……是!”魔术工房内,绮礼看见了,让他再也无法淡定的场景——

  过去曾与凛在一起露出幸福笑容的那个小女孩,正眼神空洞面无表情地躺在蠕动的虫群之中。他知道间桐的魔术和驭虫术有关,可虫子的形状和他重要器官未免太相似了,纵然是绮礼这个经过相当锻炼的人也觉得非常恶心。

  “哦呀哦呀。”

  “间桐……脏砚。”绮礼脸上带着怒气,回头看着拄着拐杖的干涩矮小老头,“无论是雁夜还是樱……折磨他人就这么有趣吗?”说话的瞬间,双手已经出现了六把黑键,明晃晃的剑刃在幽暗的工房内似乎透着杀气。

  “是啊,简直百看不厌,呵呵呵呵呵。”脏砚露出了慈祥的笑容,如果忽视他的话语和作为,任何人都会觉得很慈祥吧。

  “反正雁夜很难赢下这一次战争,我们没理由不对下一场战争做准备,对两人进行魔术回路的改造不是一举多得的事情么?”

  “那两人可是你的亲骨肉和养女。”绮礼沉声道。

  “是啊,可对过继的魔术师子女进行魔术回路的改造以便传承本家的魔术,这过程的痛苦是必然,不是理所当然么?不如说我还以为你能理解我的想法呢,尽管隐藏很好,可你身上有着和我一样的,被痛苦的腐烂气味起因而来的——蛆虫气…………”

  脏砚没能说完,因为他的头掉了,被恼羞成怒的绮礼一剑砍掉了。

  但震惊的是绮礼,他看见大量虫子在那断颈上聚合,形成了新的脑袋。

  “哎呀,好可怕好可怕,到底是做过代行者么。但我放你进来,可是有着和盟友相关的重要事情——如果想眼睁睁看着你的老师的失败,你就这么离开,或是把这里的事情告诉他也无妨,呢。呵呵呵呵呵。”脏砚咧嘴笑着,他已经意料到绮礼的选择了。

  ……………………………………………………

  冬木市市区——

  克劳恩皮丝思考着对策到达了目的地——一家充其量也就是个相当于商务旅馆的便宜旅社。

  只有大厅和前台都还算像样,这氛围感觉在此贩毒都可以呢。

  克劳恩皮丝来到前台,用【迷惑人类[Charm  Person]】催眠了前台人员,问他入住者的行李问题。

  这个时代要给监视器配备的设备可不少,克劳恩皮丝上网查到过,显示器、录像机等不少,就算总体积也就是那样,可考虑到设备形状,行李的箱子大小或数量就给局限了,要么大,要么多。在这种适合男女搞一夜的旅馆,要是带上很多行李,那应该会稍微引人注目吧。

  确认后,克劳恩皮丝向仅有的几个带有特别大件行李的房间释放了隐身的小妖精。

  “确认了,有监视器配备装备的,只有703房间,仔细感受还有超级微弱的魔力波动,只是太弱了呢,不这个距离仔细感知就发现不了。”

  “里面有好多枪支弹药哦,又不是中东和非洲,这些是怎么过海关的啊?干脆直接报警让警察解决好了?也省得向敌人暴露我的存在。”

  只是这个看起来很不错的想法不得不打消了,那房间里有个短发女士,尽管魔力微弱,也是个魔术师吧,用个催眠或者暗示把警察应付过去很简单不是吗?

  “不过还是先别暴露作为Assassin的我,这身圣堂教会的服装就是为了这个准备的呢。”

  克劳恩皮丝规规矩矩乘坐电梯到达七楼,来到703房间前,把驱散闲人符咒准备好,注入魔力启动。

  这下里面的魔术师应该觉察到异样了。

  “咚咚咚!”克劳恩皮丝伸出左手使劲砸门喊道:“开门查房啦!你们涉嫌携带非法物品入境!圣堂教会来查房啦!”

  另一只手则摸出了三把黑键夹在指缝中,注入魔力显出狭长剑刃。

  黑键因为剑刃是魔力生成,平时只需要携带剑柄,很轻便,但因为剑柄很短,所以使用需要相当技巧。克劳恩皮丝没学过这种兵器的使用,但只要保证剑刃存在,收拾人类也绰绰有余了。

  “开门开门!”

  “咚咚咚!”

  飞在窗外监视的小妖精,看见那位黑色西装女士正在快速拿出武器上弹上膛,看来是没有谈话余地了。

  于是,克劳恩皮丝把黑键的剑尖对准了门,根据另一侧妖精的共享视觉进行瞄准,

  “既然是魔力剑刃,那么,【高阶全能力强化[Greater  Full  Potential]】!”

  瞬间,剑刃陡然扩大伸长,破门而入,直逼黑色西装女士的身体!

  ……………………………………………………

  久宇舞弥是卫宫切嗣的徒弟兼助手。在卫宫切嗣结婚停止佣兵生活后,相关事情一直是她代劳。

  她是个相当正点的男装丽人,与这种丽人共事,一般男性会压力山大,但切嗣却恰恰相反,因为舞弥总是能够根据当时情况做出正确而不容改变的判断。

  在切嗣召唤出Servant来到冬木市前,在冬木市的准备都由她进行。事情很多很琐碎,从对各个势力的监视到各种武器装备和魔术礼装的入境等。

  如果是传统魔术师,做到这样的事情很简单,他们的武器装备和魔术礼装都是看起来很普通的东西。可卫宫切嗣不同,他仅仅把魔术作为战斗手段,武器装备和魔术礼装也都是现代热兵器。尽管对魔术师来说偷渡入境并不难,但比起过去游走过中东和非洲的佣兵生涯,还算是稍微多了一点困难。

  明明距离和切嗣接头还有不少时间,怎么突然圣堂教会就造访了呢?他们不该保持中立吗?

  出于条件和魔术水平限制她不可能在门外装监控探头或布置使魔,可那不隔音的门外响起的异样声音,和对切嗣的忠诚,救了她一命。

  她刚刚给自己的武器上好膛,就犹如条件反射向旁边一个战术翻滚,并举起了一把大威力手枪。

  下一刻,巨大的黑键,剑刃破门而入…………

  (待续)

  :。:

看过《Re,骨傲天屠戮的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