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Re,骨傲天屠戮的我 > 第二十一章 愉悦的召唤

第二十一章 愉悦的召唤

  “你呢,有何愿望啊?”archer用找乐子的语气和眼光看着克劳恩皮丝。

  “既然降临在这个世界,想随心所欲活着需要理由吗?可既然是圣杯战争,那其他对手自然都是随时可能打扰这一切的家伙,排除他们需要理由吗?当然,如果能得到额外收获我会很高兴呢。”克劳恩皮丝很是无辜地耸耸肩。

  “呵呵。”archer给自己空了的酒杯倒上红酒,优雅地摇了摇,,“我关注过哟,你的战斗,和你的随心所欲,这毫无疑问是掠夺者的行为,但我的法律不允许,决定了,我要杀了你。”

  “哦?”克劳恩皮丝做好了跑路准备。自己加上装备加成有111级,面对152级的英雄王,不跑路干啥?

  但archer方才露出的一丝丝杀意马上就变得不存在一样“把我召唤到这里的是时臣,供给魔力的也是他。所以无论如何我也要以臣下之礼对待他吧,在你我aster翻脸之前,就好好享受随心所欲吧。”

  说完,他就化作金色粒子灵体化消失了。

  “啊啊……摊上麻烦事了啊。”克劳恩皮丝身体伴随一松,东倒西歪一下坐到了沙发上,看见桌上还有开了封但没喝完的半瓶酒,便拿起仰脖“咕嘟咕嘟”灌了下去。

  酒精这东西对克劳恩皮丝一直都没用,但好酒的浓郁香醇感和甜味也是克劳恩皮丝享受之一。不得不说绮礼储藏的酒真的都是好东西,在克劳恩皮丝一直生活的异世界都喝不到,看来酿酒的技术有差异,把这个技术带回去也是个不错的收获吧。

  过了一会儿,绮礼出现在了门口。

  “绮礼,回来啦,对了,我今,天……”注意到绮礼哪怕面无表情,其氛围在快速朝负面变化,克劳恩皮丝才想起房间里的状况,连忙放下酒瓶摆手分辩道——

  “不,不是我,不是我弄成这样的,我只喝了半瓶,刚才archer来做客啦,这些大都是他喝的!”

  “到底有什么事?”绮礼的氛围重新归于平淡,不带任何感情地询问。

  “不,他只是说无聊了。”

  “原来如此。”

  “你居然信了?”克劳恩皮丝有点意外,因为通常人都不会认为本该听从主人命令的使魔会这么做。

  “其实,从老师那里听说了,archer这两天晚上都去逛街喝酒。”绮礼继续毫无感情地让人感觉自然地切入正题,“于是,今天的侦查成果?”

  “托saber阵营一开始毫无防备和rider阵营来过教会让我有了机会的福,以及成功在他们据点进行过一定程度情报获取了呢。对了,时臣一直不在意甚至小看的caster阵营据点也找到了。现在所有阵营的情报终于齐聚了呢。”

  克劳恩皮丝从衣兜摸出一张做了标注的地图递给绮礼。

  “caster阵营据点如何找到的?”绮礼看了一眼无可挑剔的地图标注,问。

  “最近冬木市不是爆发了连环杀人事件吗?因为完全不隐蔽所以追踪找到了。”克劳恩皮丝自信答道。

  克劳恩皮丝脑中有第四次圣杯战争番剧《fatezero》的部分记忆,仅仅从画面很难判断地点情报,但也大大缩小了调查范围,知道caster的据点在下水道,那就把贯通市区河流的几个排水口拉网调查一遍呗,反正也不多。

  遭到触手怪袭击的小妖精所在下水道一定就是了。

  “是吗。”绮礼拿着地图正准备离开,就被克劳恩皮丝叫住了——

  “等等,要去报告的话,重新总结一下每个势力的御主和目标如何?既然是你去报告,那由我这个亲自侦查过的servant指点一下,不是很有必要吗?最基本含有关键信息的对话记录我也交给你了,绮礼,根据过去收集的个人情报结合现在的情报分析下每个势力的参加圣杯战争的目的,为避免通常说话习惯顺序造成的无意识偏向,就按照通常习惯职阶顺序依次进行,如何?”

  克劳恩皮丝紧紧盯着绮礼,这很重要。

  绮礼靠在墙上,托起下巴思考了一下,觉得assass的要求有点逾越但也不欠妥,便开始简要分析起来——

  “r……是被一直都有圣杯降临悲愿的爱因兹贝伦雇佣甚至入赘的;

  “r就不必多说了,毫无疑问是到达根源;

  “r对圣杯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愿望,只是为了魔术师的尊严荣耀而参加战争;

  “r是学生与老师竞争关系,目的没什么不同;

  “至于r,从你刚得到的情报看,只是为了追求更高的杀人快感;

  “最后是r,间桐雁夜,似乎是为了做出某种赎罪。因为自己的逃跑而导致樱成为刻印虫改造祭品,现在他返回要求释放樱作为交换条件,而间桐家主要他取得圣杯。他与时臣的妻子葵在过去似乎有过一段情感故事。恐怕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他在几名aster之中,动机是最庸俗的人。”

  “咔嚓!”

  “什么?”绮礼看向闪光灯方向,那是他在婚后为了和妻子拍照买的相机,被拿在克劳恩皮丝手中。

  “抱歉,因为第一次看见你笑得这么开心,忍不住就拍下来了,嘻嘻。数码相机不错,索尼牌的啊。”

  “你说,开心?”绮礼语气变得有点僵硬,自己在述说间桐雁夜情报的时候很开心?但那当中不具备任何让人开心的要素才对,间桐雁夜是个门外汉对手,即使得到了更多更详细情报,也不是什么很值得开心的事情。

  “不信啊,不信你自己来看啰。”但克劳恩皮丝并没有把相机丢给绮礼。

  绮礼也没有来拿相机。

  “总之,无意识想要多了解的事情就尽可能多了解下吧。说不定你的兴趣就在那里。难得把间桐家分析了这么详细,那干脆预测一下如何,间桐家的战况。咕嘟咕嘟…………”克劳恩皮丝故作十分成竹在胸的样子,靠在沙发上继续灌起了葡萄酒。

  “失败。不论间桐雁夜有着怎样的servant,作为aster的他都无法驾驭,berserker看似在能力值上有优势,但间桐雁夜残破的身体很快就会被榨干吧。”绮礼答道。

  (待续)

看过《Re,骨傲天屠戮的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