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Re,骨傲天屠戮的我 > 第一一八章 Fate同人的灭虫传统

第一一八章 Fate同人的灭虫传统

  韦伯看着现场,暗道:在这里战斗会给学生造成伤害也说不定,先顺从一下观察情况吧,要是真能直接直捣某个筹划什么阴谋的幕后黑手据点就太好了。同时也需要一个避免弗拉特无厘头行动的限制器和足够和恶魔战斗的战力,这两个角色由莱妮丝和格蕾饰演。

  目送几人离开,他转身往反方向离去,同时捂着脑门暗道着,“毫无疑问弗拉特一直都是个白痴,妄想一大堆,可在奇怪的地方却够淡定可靠啊……天才,都是问题儿吗?”

  现在正好,弗拉特给他争取了时间调查那个宅院——间桐家的问题。那个神秘的Caster是与之合作还是相互利用的关系呢?

  啊,先处理伤员吧?

  诶?梅尔文好像没受伤啊,是他那经常一不小心吐血几升的体质发作了?

  ……………………………………………………

  ????——

  “啊,不玩儿了,什么游戏都是从第三局开始就没输过。”克劳恩皮丝把不知从哪弄来的游戏机一丢,岔开腿往床头一靠,仰头望着天花板嘟哝着。

  “那要试试Galgame吗?”弗兰切斯卡提议,那种游戏最耗时间了。

  没办法,克劳恩皮丝居然开始以不好好招待她就要强行破幻术了,只能像伺候大小姐一样上了。总之就地取材,从脏砚那人畜无害的孙子慎二房间里弄了一波游戏机来给克劳恩皮丝消遣。

  这也是心理学,弗兰切斯卡清楚克劳恩皮丝果然是想要等结果,等这边把事情办完了自己再去抢夺成果,虽然战斗实际上也都是克劳恩皮丝自己在做…………

  “那种只有立绘、CG配文字的游戏我不喜欢呢,有二战游戏或什么魔幻RPG吗?”克劳恩皮丝问。

  “嗯……”弗兰切斯卡想了想,自己没准备那些啊,天已经黑了,再过一两个小时就能让黑影再次行动了,感觉慎二持有的游戏也没有克劳恩皮丝喜欢的了,无论设法差人去商店还是邮购都觉得麻烦。

  她干脆搂住克劳恩皮丝,仰面倒在床上,把克劳恩皮丝拉倒下来:“还有点时间,我们玩些什么呢?既然不喜欢Galgame就用真人过CG吧?妖精呀,要体验一下人类身体的愉悦吗?”

  “诶?做得到吗?”克劳恩皮丝也下意识地抱住弗兰切斯卡的娇躯,一会儿,叹了口气,“果然还是只有脑子兴奋啊,尽管没礼貌,我感觉你肚子上的拉链很出戏。”

  “无论是让你拥有人类的感觉,还是拉链,都可以用幻术解决啦。”

  “可要是我一开始就知道不就没意义了吗?”

  正是玩闹时间,从内侧开始的崩溃,却来得如此突然——

  “介入开始(ct)。”那个声音,在幻术空间外,可物理距离紧紧一墙之隔的地方响起。

  “啊啊啊啊啊啊!!!”前一刻还在大床上和弗兰切斯卡玩耍的克劳恩皮丝,忽然痛苦得大喊了起来。

  “怎么回事!”弗兰切斯卡也是大骇,感觉眼前前一刻还慵懒的妖精忽然变得像是散发着即将引爆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一样!

  弗兰切斯卡维持这个空间必须亲临(在外面和人对话的是幻术身体)。原有哄好克劳呢皮丝的信心,现在突然出现变故,只能——

  “以令咒令我的身体——”弗兰切斯卡和自己的过去融为一体,既是御主也是从者,自然保留了令咒,可迟了——

  “喀拉!”痛苦不堪的克劳恩皮丝一用力,来了个怀中抱妹杀。

  很遗憾,弗兰切斯卡的身体很弱。

  弗兰切斯卡消散,童话般的城堡连同整个世界一起破碎,克劳恩皮丝继续抱紧自己全身跪在间桐宅的植物园中哀嚎。

  弗兰切斯卡脱离的灵魂发现间桐宅已一半成了废墟,另一半则是火海。

  火海之上,白与黑的身影正在战斗。那张Rider职阶卡被间桐脏砚用在人畜无害的慎二身上了呢。

  虽然是大实话,但感觉这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慎二君,穿着美杜莎的女装在战斗,真是太辣眼睛了。

  “【骑英之缰绳[Bellerophon]】!”慎二发动了宝具,骑着银白色的飞马,将作为武器的锁链化作缰绳拴在马上,向白色恶魔疾驰而去。

  海带头青年骑着飞马那是珀耳修斯,可这美杜莎女装配上去啊,真是煞风景,真是不想看。

  不知是不是白色恶魔回应了弗兰切斯卡的内心——

  “正面直接冲来?正好。”白色恶魔那咋一看还以为十分圣洁的翅膀一扇,一边浮现出一个魔法阵,从中凝聚出两颗白色的小星星:“【魔法二重最强化·白昼新星[]】。”

  靠被创造便入住脑袋的缩略咏唱方式强行挤入飞马疾驰的极短时间,释放第十位阶魔法。

  【白昼新星[]】是火系魔法,其效果却有如光炮,尽管直径也就不足两米,可一道光炮即瞬间灭了飞马,击破坐骑让令对应Rider的职阶卡凭依解除。

  第二发则让没来得及成为高空坠物的慎二连灰烬都蒸发殆尽。

  白色恶魔扇动翅膀朝灰烬蒸发处飞去,抓住了职阶卡踹进衣服里。

  可她并没有满足,伸出手对准似乎正在向安全地方转移的刻印虫群:“【死[D]】!”张开的手一握。

  旋即,一阵虫雨降下,大量刻印虫死亡或失去了控制。

  【死[Death]】是构成死亡概念的即死魔法,可远距离无视障碍物发动。对着身体的任何部位发动皆有效。

  结果,脏砚自以为自己的虫子本体很安全,觉得被他用虫子操控凭依职阶卡的慎二也有胜算而在附近观战,如果在最后一刻,他把那些当前还作为自己身体一部分的虫子和自己断开联系,让魔法无法透过作为身体构成的虫子顺到他的本体,就不会沦落到这个无声无息毫无作为逝去的境地。

  或许,在脏砚打算利用克劳恩皮丝打倒其他英灵进行吞噬的时候,就注定要遭到报应了。

  “啊,死得真惨,默哀一秒钟。”弗兰切斯卡把注意力转向造成自己死亡一次以及克劳恩皮丝痛苦不堪的罪魁祸首——和间桐院中植物园只有一墙之隔的那个金发少年。

  趁白色恶魔打进间桐宅时,趁乱溜进来的吗。

  (待续)

看过《Re,骨傲天屠戮的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