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Re,骨傲天屠戮的我 > 第十八章 叛逆的骑士与死之统治者

第十八章 叛逆的骑士与死之统治者

  “?!”影之王顿时感到一股寒意,闪烁迸发着赤色惊雷的双手大剑,绝非凡物,恐怕和曾经一度支配世界的八欲王的神器有得一拼,这已经足够让他感到胆寒,可还有更加意外的——

  这个女人,居然把这等神器级的兵器,就这么丢上来了!

  消耗品?不可能!

  速度未免太快,影之王猝不及防,大剑带着赤雷从胸膛刺入,背部穿出!如果不是不死者躯体,就死翘翘了。可见不死者到底有着何等优越性。

  女人脚下一踏,竟沿着旁边建筑墙壁扶摇直上,即使如此也无法冲到影之王身边,可建筑本身就是个极好起跳踏板。

  一记“骑士踢”,朝影之王爆射而来!

  “【魔法三重最强化·悬浮飘雷[Triplet  Maximise  ting  Mine]】!”

  “嘭嘭嘭!”

  陡然出现在两者之间的三枚巨大飘雷,被女人生生踢烂,接连的爆炸对女人毫发无损,或者说就是魔法无效化了,甚至没有把女人炸下去。

  “嘭!”踢击并没有命中影之王,却让他受到了在此之上的创伤——那一脚踹在了还插在体内的剑柄上,剑柄与铁靴接触的一瞬——

  “赤雷!”女人一声大喝,赤雷从影之王体内爆发出来!

  还没完,女人行云流水地以剑柄为踏板向上一跳,强大作用力令影之王身体一沉,旋即一记可称为“斧头脚”的朴实攻击落在他的脑门上,铁靴砸穿了他的头骨和眼睛。

  自掷剑开始时间过去三秒。

  这一瞬,影之王明白了,这个女人,恐怕是个不落于几年前那个不速之客的存在。

  多亏不死者身体他才可以即使如此也依旧活着,活着继续思考对策。

  这一击之后,女人终于无法抵抗重力了,向地面掉落,当她落到自己面前伸出手想要抓住剑柄的一瞬——

  影之王快速出手,一把先扣住了女人的手,比筋力输的是自己,但每个不死者相对生者都有个毒药般的杀招——

  “【大致死[Greater  Lethal]】!”

  注入大量负能量!摧残一切生命!

  谁知女人却一脸傻眼模样:“干吗突然给我回复啊?”

  眼前的女人,似乎不是生者?为什么直到注入负能量才发现?身上有防止探查的道具吗?

  那,为什么要致自己于死地?!

  “嘭!”头盔立即升起扣在她头上,直接一头撞过来!

  顿时让影之王眼冒金星,脖子差点给巨大力道磕断了。想逃,却逃不了,因为他曾经觉得自己很强大,所以没学什么方便逃跑的魔法。

  “这样都还活着啊?不死者啊~

  “赌一把好了。”

  女人的头盔再次收进铠甲中,露出狂兽表情的俏脸。

  “把你轰得连渣渣都不剩!【对吾华丽父王的叛逆[Clarent  Blood  Arthur]】!”

  赤雷蔽空,红光燎原,轰鸣与毁灭的光束撕裂大地…………

  同时,在更深处用监视魔法窥探着这场战斗的某个穿着装备更加华丽的不死者,也是惊出一身冷汗,被骷髅系不死者设定的“强制不慌”机能稳定了两次才得以重新冷静思考。

  那两发红色光炮,威力有超位魔法,能不断连发?不可能,应该是一日有限制使用次数的那种类型。

  叫莫德雷德是吧,如果是一些游戏的重度成瘾患者,对常用作游戏背景设定参考的凯尔特神话中的人物及其背景大概能有所了解。

  连大招【对吾华丽父王的叛逆[Clarent  Blood  Arthur]】的名字都这么“历史”。

  有是玩家可能性,无效化飘雷有点像被动防御或免疫伤害技能,这是只有游戏角色才有的能力。

  战斗方式乱来,难以预测,可手段很单调,不求击败她,在她面前保命甚至当场跑路还是有信心的。

  能对话就好了,试试再说。

  可这类角色一般是男的才对,那人被叫女人也生气……女装大佬?还是游戏角色建模选择异性来骗取脸面的那种人,这情况穿越和自己变成不死者比起来谁更悲催呢?

  十数分钟后——

  莫德雷德收了王剑,一脚踩在影之王的飞灰上,啐了一口道:“这家伙就是老大吗?还挺硬的。”

  影之王吃了两发宝具附加无数平A才死掉,不是影之王不反击——

  现在莫德雷德并不等同Saber,让她在圣杯加持下做出开着飞机汽车狂舞是做不到了,可该有的技能倒是一个不少,影之王的魔法攻击都被“对魔力”技能无效化了。

  “可斩杀不死者就能维持我的灵基到底是什么原理?”

  英灵在『Yggdrasil』的世界级道具『五行相克』法则下属于能用负能量魔法回复的不死者,每当莫德雷德斩杀不死者,无意识吸收逸散的负能量就让她维持住了自身存在,哪怕克劳恩皮丝切断了契约也得以生存。

  或许斯塔是丢错地方了,不该丢在对生者来说很恐怖的地方。

  “嗯,杀了这家伙,感觉可以维持很长一段时间了。接下来——”想到这里,莫德雷德就咬牙切齿,自己为什么突然被什么黑色东西给吃了,然后给丢到个陌生世界啊?

  自己的构造似乎没变,按照圣杯战争规则自杀也不代表自己的存在会消失,毕竟圣杯战争都乱套了,就算参加也没意义,可在这里的自己却确实会死掉。

  莫德雷德直觉她的父王也在这个世界,理性则认为,既然是一起被黑影吞噬的,那没理由不在一个地方吧?在这条命耗尽前,无论如何都想向阿尔托利亚报一箭之仇。

  现在需要做的是收集情报,既然连这个为周边国家恐惧的存在在她面前也不过如此,那以亚瑟王的强大,她就不信名声会传不出去。

  如果这个世界有些许人类国度,那就算从零开始,那个人,也能成为一国之王,带领一部分人类在这个对人类好似绝望的世界走向崛起,也说不定。

  “遇到下一个能说话的,如果不冒犯我,就和他谈谈吧。”

  莫德雷德自语着,向这个地方深处走去。莫德雷德是明白一个道理的:暴力解决不了所有问题,既然维持自己灵基的杀戮已经不再迫切,那就试着好好沟通吧。

  “我是莫德雷德·潘德拉贡,亚瑟王唯一继承人,你是?”

  “……飞鼠。种族名是死之统治者。”

  (待续)

  :。:

看过《Re,骨傲天屠戮的我》的书友还喜欢